第五十二章 最後的局

村裏的規矩,死者要在三天內下葬,而且,生前的親朋好友都要來參加葬禮,以示對死者的尊重,而像村長這樣的人物,一般都是舉行全村的葬禮,在所有村民的祝福下,才進行下葬,這樣村長來生可以投胎到一個好的家庭。

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村子裏的每一個角落,大家陸陸續續都來到了村長家的門口。不一會,村長家門口已經站滿了人,但是,卻沒有一點混亂,大家都出奇地守秩序,兩三個人兩三個人地分批進去,外麵的人也是一直保持著安靜。

屋子裏麵。

“老村長啊,你怎麽走的這麽突然呢?我還沒好好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呢,你怎麽就可以走了嗯?你還記得嗎?當初,我家裏收成差,還碰到旱災,小孩都快餓死了,這個時候你跑了過來將自己的糧食分給了我們,後來,我們才知道,你們家因此一個月沒有吃上一頓飽飯啊。你讓我怎麽還這筆債啊!”

“孫老啊,您怎麽就不聲不響地離開了呢?您還記得嗎?當初,您答應過我們,要讓我們村子大家的生活都變得好起來,現在大家的生活都改善了,您現在卻看不到了。”

“孫爺爺啊,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小皙啊,記得嗎?我小時候經常生病,我們村子醫療設施又不好,經常就有人因為一些小毛小病而失去生命,您在做了村長後,第一時間就堅決要求廢除祈神治病的方法,要大力發揚我們村子的醫療。那個時候,我有一次發燒發到昏迷,半夜裏,是您親自背著我跑了幾十裏路道山外的一所醫院裏的啊,要是沒有您,我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裏了啊。”

“老媒人誒,你還記得不,當初我年幼喪夫,一個人連孩子都沒有守寡到中年,一個人孤苦伶仃,連家裏幾畝地都要一個人辛苦地每天勞作,是你破除萬難,又給我介紹了一個相公,雖然他年歲比我大許多,但是,自此以後我就生活漸漸充裕了起來,也有時間和街坊四鄰聊聊天什麽的了。”

大家都一個接一個地進來,像是在和老朋友談心一般,聊完後默不出聲的出去。屋子裏始終隻有一個聲音在哭訴,仿佛隻有兩個人一般,一個是說者,一個是聽者。

這種長龍式的告別持續到了第二天早上,在經過了全村人們的祈福後,村長終於可以休息一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