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取出芯片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傷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太陽經和陽明經同時發病的情況下,但是卻沒有發生下泄的情況,不過有嘔吐的情況發生。這個時候應該用葛根加半夏湯來治療。

成分為:葛根12克,麻黃9克,甘草6克,芍藥6克,桂枝6克,生薑6克,半夏9克,大棗12枚。這種情況就要與上一種區分,一種是下泄,一種是上吐,上吐為胃氣上逆,所以重用半夏,來降逆止嘔。”

隻見陳教授猶豫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咬咬牙,用堅定不移的眼神回應道:“來吧。”

天琦也自然知道陳教授有所害怕的原因,不過他怎麽可能讓陳教授失望呢。

原本已經漸漸鬆開的四手又緊緊握在了一起,大量的元素湧入天琦的可控製範圍內,隨之,一團五彩的氣霧朝著陳教授的口中飛去。

而此時,陳教授已經緊張得閉上了眼睛,皺起眉頭,握緊拳頭。

這時,徐教授說話了:“天琦,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麽取下來,不過還是希望你輕一點。老陳這個歲數的人了還能這樣真是實在了不起。我不希望他再多受那麽多痛苦了。”

“老徐,你不要說了,這點痛我怕什麽,當初我可是親自一針一針地將其縫上去的。”

原本那前進的氣霧停止了一會,天琦則是趁著這時傳給了徐教授一個自信地眼神,這也讓徐教授稍許放心了點。可惜,這個陳教授沒有看到,此刻的他依舊雙拳緊握。

就在下一刻,那團氣霧已經進入了陳教授的控製。感覺就像棉花糖一般,軟軟的,不過卻就是咬不下去,把陳教授的嘴巴完全撐了開來。

而這時,陳教授的舌頭突然間完全失去了知覺,就像已經不屬於自己一樣。但是卻也不同於打麻藥,打麻藥是依然能夠控製自己的舌頭,現在就好像自己天生沒有舌頭一般。

此時,徐教授所見就是一團氣霧撐開了老陳的嘴,裏麵什麽也看不見,他也對這種不知道是什麽的東西充滿了擔憂。但是,在看到天琦那專注的眼神後,也就隻好靜下心來等待結果了。

此時,嘴巴裏麵的動靜已經相當地大了。一團氣霧分出連個頭來,一頭一飛速將線頭拆下,而另一頭則在恢複那被針線折磨地千蒼萬孔的舌頭。

不一會,那顆芯片已經鬆動了下來,不過要知道,這時已經拆除了一百多根線了啊。

又過了一會,那顆芯片才掉了下來。此時,共拆除三百零八根線。要不是不斷地在治療者這舌頭,恐怕現在舌頭上已經血肉橫飛了。真不知道當初教授是怎麽一針一針地縫上三百多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