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霸占著男人

出了凱悅,外麵的天色已經很黑了,悠遠看著窗外,沒有說話,窗子是打開的,有冷風吹了進來,把她的頭發吹得四處亂飛。

悠揚坐在旁邊,想了一陣子,這才把窗戶關上,然後伸出手,親自為她寄了安全帶,動作一氣嗬成,隨後問道:“去哪裏?回你住的地方?”

悠遠點了點頭。

悠揚這才發動了車子。

到了悠遠住的地方,悠揚靜靜的停下來了車子,側過頭,伸出手,拍了拍悠遠的小腦袋,像是嗬護著自己寵愛的小動物一樣,淡淡的說道:“請我上去坐坐?”

悠遠默默的搖了搖頭,側過頭,像是沒事的人一般,笑吟吟的說道:“不了,太晚了,謝謝你的晚餐!”

邊說著,邊要推開了車門,下車。

悠揚伸出手,一把抓了她的手腕。

悠遠側頭,恰好和悠揚的視線對視在了一起。

悠揚的眼底,流淌著濃濃的寵溺,意思不拉,盡數的傾瀉了出來,鋪天蓋地的席卷了悠遠。

“悠遠,你不開心?要不要,陪不坐會,聊會天?”

悠遠被他眼底的那一層濃情蜜意,濃的有些恍惚,可是她總覺得自己的心底沉甸甸的,無法呼吸,無法釋放,壓抑的她很想哭。

她想,現在的秦釋在做什麽?

肯定是在跟Sunny在一起吧?

他們去了她的家,能做什麽?

她不敢想下去,她深深的閉上了眼睛,其實女人本就是如此的吧,心底霸占著男人的心的同時,其實也在霸占著男人的身體。

她掙紮了自己的手,從悠揚的鉗製之中掙脫了出來,然後才看說道:“我很累,想回去休息了。”

隨後,她便頭也不回的徑自的上了樓。

這是她租來的房子。

她的簽證,馬上要下來了,那個時候,她隻需要跟秦釋離了婚,就可以徹底的分開了。

這X市所有的事情,都與她無關了。

悠揚看著她的背影,徑自的坐在車子裏,遲遲未曾離去。

夜深人靜了,世界都安眠了,他卻覺得自己一點困意也沒有。

秦釋將Sunny送到了她住的樓下,遲遲未曾下車。

Sunny看著他,突然間覺得自己的心底,莫名其妙的開始疼了。

她是故意說給悠遠聽的。

就是要讓那個女人,以為秦釋現在跟她什麽都做了。

但是,她卻沒有半點報複過後的快感,反而整個人的心底愈發的淩亂和煩躁了。

“秦釋,你不是要跟我一起上樓嗎?”

秦釋聽到這樣的話,才緩緩地回過神來,慢吞吞的看著Sunny,眼神有些冷,抿了抿唇,他卻未曾開口。

Sunny知道他是在生氣。

她卻覺得自己不怕了,還傻嗬嗬的笑了起來,笑的跟個傻子一樣,看著秦釋冷若冰霜的臉,一字一頓的說道:“怎麽了?你再不開心嗎?對啊,你吃醋了!”

“其實,你現在在嫉妒吧,嫉妒悠揚可以抱著她離去,而你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比誰都希望去抱一抱他,是不是?”

“敲你現在的樣子,秦釋,你照照鏡子,你多可憐!”

Sunny說著說著,就笑不下去了,反而哭了起來:“秦釋,你為什麽不正眼看我一下?你三年前,都已經把我要了,我已經是你的人了,現在您親吻我一下,就這麽的難嗎?”

Sunny到了後來,簡直像是撕心裂肺的再喊。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的心底住著她,你跟我在一起就好,就好了!”

她的聲音,一點一點的裂開,然後湊上前,捧住了秦釋的臉,不由分說的低下頭,要去親吻他。

秦釋沒有閃躲。

秦釋整個人的表情,一下子錯愕了。

半天,他才緩緩地回過神來。

這不是悠遠。

隻是他閉著眼睛,把她幻想成為了悠遠。

他這般的一清醒,居然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頓時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Sunny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她剛剛入戲,唧唧歪歪的叫嚷著:“秦釋,秦釋……”

誰知道,秦釋卻緩緩的抬起頭,雙眼無神的看著她,微微的動了動唇,卻沒有說出來半個字,反而東起手來,替她整理衣服。

Sunny看到他這樣的舉動,身體頓時冰涼一片。

她的眼淚,這一次,落得安靜無聲。

他,是什麽意思?

都到了這一地步,居然還可以刹車?

他……

Sunny忍不住的有些冷笑,冷笑過後,卻突然間狠狠地抓著秦釋的手,定定的看著他:“秦釋,告訴我,為什麽不繼續了呢?不要跟我說,我們還沒有到那個時候,你知道,我跟你,已經在一起很久了,完全可以做這些事情了,你說,你到底是什麽意思?難道我身材不夠好?不夠吸引你?”

秦釋幹澀的咽了咽口水,半天才擠出來了一個字:“對不起,我做不到。”

對不起。

我做不到。

做不到這麽跟你做。

我總是覺得,有愧疚感。

這種愧疚感,從何而來,我自己都是不知道的。

“sunny,改天吧,改天我們在做,今天,我真的,不想。”

“秦釋,你覺得我稀罕你跟我做嗎?你的表情,告訴我,你跟我做,你很委屈的!你知道不知道,我……”sunny怎麽也說不下去了,她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伸出手,狠狠地給了秦釋一巴掌,然後轉身,匆匆忙忙的離去了。

她不服輸!

她不服氣!

為什麽,她會落得如此地步?

他們想在一起,是不是?

他們還是相愛的,是不是?

那麽,她偏偏要讓那個女人,對秦釋徹徹底底的死心!

徹徹底底的放棄!

Sunny和秦釋的那一次事情之後,兩個人好多天都沒有見麵。

秦釋硬生生的承受了那一巴掌,倒是覺得很舒服,從心底到身體上,都是舒服的很。

其實在他的心底,他已經漸漸的有了自己的想法。

他跟Sunny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

曾幾何時,原本自己隻是抱著蒙騙自己的奶奶的婚禮,在平常的打打鬧鬧,吵吵鬧鬧之中,卻變成了深愛?

曾幾何時,那個自己一直放不下去的夢中天使,卻在一瞬間,緩緩地消散了,被一個叫做悠遠的小女人取代了呢?

曾幾何時……他自己的世界裏,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呢?

秦釋想了很久,想了很久,他才漸漸的想通了,其實自己,如果真的喜歡了,那不如就鐵下心去喜歡吧。

他做不到放棄了悠遠。

他主動要對不起Sunny!

秦釋足足想了十多天,他才給Sunny打了電話,約她跟自己見麵。

Sunny卻說,去他的公寓。

秦釋這一次沒有拒絕。

他老老實實的在自己的家裏等著Sunny的到來。

Sunny推開門,看到秦釋的架勢,女人的直覺都知道他要對著自己說些什麽,她壓著心底那些翻滾著的不服氣,抿了抿唇,才走上前,當作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自欺欺人的說道:“秦釋,你想我了嗎?”

她邊說著,邊走到了秦釋的身邊,伸出手,緩緩地撫摸著他的臉,還不忘了低下頭,親吻了一下秦釋的麵孔。

秦釋側了頭,沒有吭聲。

指了指自己對麵的位子。

Sunny坐了下來,看著秦釋,率先的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些什麽,但是能不能,求你不要說?”

“你要跟我分手,我同意,但是秦釋,你可不可以,讓我替你泡杯咖啡?”

秦釋的表情微微的僵硬了起來。

sunny並不等著秦釋同意,就徑自的向著廚房裏走去了。

她找到咖啡機和咖啡豆,安安靜靜的開始煮咖啡。

秦釋坐在客廳裏,聞著一會飄出來的咖啡濃香味道,漸漸的閉了閉眼睛,其實他的心底,隻是覺得很對不起sunny,這個對不起,無關愛恨,無關過去,無關將來,隻是覺得對不起罷了。

也許,每一個男人的心底,都有一個對不起的女人吧。

他卻是沒有想到,這個人,會變成自己的夢中天使。(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