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你在關心我?

悠遠看到秦釋一直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她這才緩緩地開了口:“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說完,便繞過了秦釋,向著樓裏走去,剛剛走過秦釋的身邊,他突然間伸出手,一把抓了她的手腕,悠遠下意識的狠狠地甩開了秦釋,向著後麵連連的退了兩步,她的聲調,有些淩厲:“別動我!”

秦釋被悠遠這般一甩,一喊,弄得一愣一愣的,他的麵容,有些苦澀,她卻是連自己動她一下,都不願了嗎?

他不像是之前的秦釋了,沒有那麽大的勇氣,抓了她,偏偏的強迫著她了,他發現自己的心底,有了這個女人之後,就愈發的沒有勇氣了。

他看著悠遠,立刻鬆開了手,然後聲音低低啞啞的:“我……你別怕,我不會怎樣的,我隻是來看看你,先跟我去我車子裏,在下大雨,車子就在那裏……”秦釋說到這裏,還指了指不遠處的方向:“我隻說兩句好,我保證,我不會怎樣你的。”

悠遠下意識的就拒絕了:“不要,有什麽事情,你在這裏說吧。”

“下雨,凍感冒了。”秦釋看著悠遠,表情有些僵硬,有些傷感,他的聲音,有點無奈:“我保證,不會怎樣你的……”

那一句話,他又重複了一遍。

悠遠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秦釋就那麽站在那裏,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悠遠。

“你有什麽,就速度說吧。”悠遠歎了一口氣,還是鬆軟了語氣:“你也知道,在下雨,這麽下去,你會生病的。”

秦釋的眼睛倒是突然亮了起來,看著悠遠,有些小小的激動:“你是在關心我?”

悠遠翻了翻白眼,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秦釋,向著樓內走去。

秦釋看著她的背影,突然間開口,喊了一句:“你等一下!”

悠遠停頓下來,沒有回頭。

秦釋從自己的褲兜子裏,翻了半天,翻找出來了一個紅色的盒子,打開,從裏麵拿出來了哪一條曾經給她買的手鏈,走到了她的麵前。

他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這才抬起頭,看著悠遠,然後熟練的打開了手鏈的扣子,輕聲的說道:“我給你戴上。”

悠遠下意識的就推開了秦釋,可是秦釋卻還是不由分說的抓著她的手腕,低低的聲音,帶著一抹乞求:“你別怕,我不會怎樣你的,我就給你戴上去,我立刻走。”

悠遠不說話,手本來是想要抽開的,可是不知道,覺得他的手指很涼,語氣都是那般低三下四,委曲求全的,她頓時把那些想要拒絕的話,吞進了肚子裏,動了動唇,還是任由著他去了。

秦釋見她不躲閃了,這才低下頭,向著她的手腕上套去了。

的頭發一直向著下麵滴答著水,他有些看不清楚,所以一直低著頭,好半天,才皺著眉,給她帶了上去,然後那在自己的麵前,輕輕的看了半天,半晌,才問了一句:“緊不緊?”

悠遠沒有說話,隻是看著秦釋,不懂他到底是什麽意思。

她下意識的想要把這個手鏈摘了下來,還給了他,可是秦釋卻搶先一步的對著悠遠說道:“別摘了,這個東西,本身就是賣給你的,一個月之前就已經買了,如果sunny沒有出現,我早已經把她送給了你了,sunny出現了,這個東西就被我一直留著,留到了今天,突然間看到了,就想起來了你,便把她送了過來,沒有想到你戴起來,還很合適,還很漂亮呢……”秦釋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有點苦澀,他看著她,努力的給了悠遠一個笑容,然後輕輕的說道:“真的很好看,當時一眼就看上了,覺得很配你,沒有想到,你帶上去,居然比我感覺起來的還要好看……你喜歡嗎?”

秦釋一直說了很多的話,悠遠聽在耳邊,覺得有些好笑,她不懂秦釋此時此刻又在發什麽瘋,頓時冷冰冰的對著秦釋說道:“我雖然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但是秦釋,我還是會對著你說,你不要在影響到我了,你這樣,會讓我覺得很惡心。而且現在我過得很幸福,很快樂,求你,別破壞我的幸福和快樂了!”

悠遠的話,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把秦釋整個人劈裂了,秦釋低下頭,沒有吭聲,他全身都是濕漉的,身子冷的打顫,他伸出手,摸了摸臉,把雨水摸了下去,有一些不小心浸到了眼睛裏,酸酸的澀澀的很是難受,他突然間很想哭。

有些狼狽的轉過頭,避開了悠遠的眼光,胡亂的摸著自己的臉,喉嚨上上下下的滾動著。

她說,她現在很幸福,她說她不想讓他破壞她的幸福和快樂了。

他不,他聽她的話什麽都聽她的,不破壞她的幸福和快樂了!

秦釋悶不吭聲的站在那裏,他看著站在那裏,一樣發呆的悠遠,然後澀澀的張開口,說道:“我知道……我以後不會了,我絕對不會破壞你的,你怎麽高興,你怎麽來,但是,這個手鏈,你留下來好不好?悠遠……就當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好好的留著,然後……你別不理我,你別仇恨我,我們就單純的做朋友,你讓我跟著你就好了。”

悠遠總覺得他說的這些話,都很好笑。

她不覺得堂堂正正的秦家大少爺,會這麽委曲求全的,也許,下一秒,他會翻臉無情,不知道怎麽針對她呢!

她搖了搖頭,然後輕聲的說道:“東西我收下了,我回家了,謝謝你的禮物。”

“再呆一會吧。”

“雨很大,你也早點回去吧,凍病了。”

“就一會,我說兩句話,你在走,成不成?”秦釋頓了頓,看著悠遠沒了任何的動作,他咽了咽唾沫,才有了下文:“你跟他在一起,很開心吧……我看你笑得很開心,你開心,就好了……”

他明明是在問悠遠問題的,可是問到最後,總是自言自語的回答了。

其實,他又不是傻子,他看的出來,悠遠是喜歡悠揚,悠揚是喜歡悠遠的,如果她不高興,就不會對著悠揚那麽親密的笑了吧!

悠遠看著秦釋,她知道秦釋誤會了,可是她也不解釋,她就是要讓他誤會的,他不是說了嗎,隻要她有了男朋友,過得幸福了,他就跟她離婚。

那就早點離婚,早點解脫吧。

她很平靜的開口,提醒秦釋:“還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話嗎?我們都有了彼此的幸福,就可以離婚了。自由了。”

秦釋的心底愈發的堵塞了,她又要跟自己離婚了,她肯定是想要跟悠揚真真正正的在一起吧,他低下頭,然後又輕聲的說道:“我記得,你高興就好,但是等一陣子吧,等奶奶過完生日,我們再商量這些事情,好不好?”

他知道,他隻是找個借口,找一個堵塞她的借口。

他不想離婚。

一旦離婚,他和她最後的一點牽扯,都沒了。

悠遠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畢竟秦奶奶和秦媽媽對自己很好,秦奶奶身體不好,而且要生日了,自己在秦奶奶的心底,都是名副其實的孫媳婦,她不可能不給她過生日的。

“好,奶奶生日之前,我們不說這些事情。”

秦釋聽到這樣的話,就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那,就沒事了。”

“沒事,我就走了。”悠遠很迅速的接了話。

秦釋點了點頭,他依舊笑著:“再呆一會吧。”

“你不冷嗎?”悠遠看著這個都渾身打顫的男人,問道。

“冷,可是看著你,就不冷了。”秦釋真實的說。

這樣的話,落在了悠遠的耳中,覺得有些胡鬧。

秦釋卻自顧自的笑著,然後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又在胡說八道了……你別在意,你往心裏去……”

秦釋伸出手,繼續摸了摸臉上的雨水,覺得心底澀澀的:“悠遠,我說我的,你不聽也成,我隻是見到你,就高興,就踏實,就安心,你不知道,這幾天我多想你……”

他說著說著,有些恍惚了,也許是被雨水淋了這麽大半天,養尊處優慣了,什麽時候收到過這麽嚴重的摧殘,所以,便晃了晃身體,看著悠遠,認真的說道:“你別覺得我是壞人,我真的不壞……我之前隻是糊塗了,什麽事情都搞不懂,我知道,你現在根本不信我,懶得聽我說話,不過沒關係,悠遠,這樣吧……”

說到這裏的時候,秦釋整個人向著前麵栽了下去,口裏,還緩緩地說著:“我當你小三,成不成?”

悠遠聽到這樣的話,表情是那般的不可思議,她看著秦釋,覺得他像是在說夢話,秦釋接收到了她的眼光,反而愈發的認真了,專注的盯著她,一字一頓的又說了一遍:“悠遠,我當你小三,成不成?你要我……”

他說的有些可憐巴巴,像是討不到糖果吃的小男孩,又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麽,就變成這個狀態的茫然少年。

秦釋想,他隻是懂得晚了點,但是,不至於,一切都完了吧。

他現在不渴望能當他老公,能當他男朋友,就當他小三,她想跟悠揚在一起,那他也不管,隻要她肯要他,就成了。

可是……悠遠卻像是聽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半晌沒有說出來一句話,反而真的把秦釋當做了神經病,甩手離去了。

秦釋看著她的背影,心底急的很,他忍不住的大聲喊了一句:“悠遠,你聽到我說的話沒有,我不是再跟你鬧著玩,我是認真的!你要我,成不成?”

悠遠依舊向著前麵走,根本沒有回頭,秦釋卻覺得心底堵堵的,很是難受,一時半會,沒有站穩,也不知道是淋雨久了的緣故,還是別的問題,下一秒,就栽在了地上。

悠遠本身是不想理會秦釋了,可是突然間聽到“咚”的一聲,她下意識的回頭,卻看到秦釋高大的身軀,栽在了地上的汙水之中,一動也不動了。

悠遠嚇了一跳,以為他是在逗著自己玩,張開口喊了一句:“秦釋……秦釋,你別鬧了,你快點起來……地上很髒的!”

地上的人,依舊是沒有任何動彈的。

“秦釋,你別嚇我,你快點起來。”悠遠繼續喊著。

這才發現,男子依舊躺在那裏,甚至聲音都沒有發出來一點。

悠遠向著秦釋走來,她被他騙了次數有些多,所以不大相信了他,隻是拿著腳尖頂了頂他的腿:“你別跟我鬧著玩了,秦釋,我現在一點也沒有心情跟你鬧著玩,你到底要怎樣吧!”

可是,秦釋還是沒有動。

這一次,悠遠似乎隱隱約約的發現了秦釋的不對勁了。

她彎下身,伸出手,拽了拽秦釋的衣服,發現男子似乎是真的昏迷了過去。

悠遠這一次真的立刻把傘扔了下去,蹲了下來,伸出手,抱住了秦釋的頭,卻發現他的腦袋熱得很,唇瓣都是蒼白的,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他不是在嚇唬自己,他是真的生病了……怕是淋雨淋得,凍病了……悠遠的大腦裏,先是空白了足足三是秒鍾,這才想起來掏出手機,趕緊撥打了120。

悠遠的手指,都是萬分顫抖的,她從沒有這麽害怕過,嚇得差一點也跟著秦釋昏厥了過去,手指一直不停的抓著秦釋的衣襟,搖晃著秦釋,“你醒醒,你快點醒醒……”

悠遠這一瞬間,隻是覺得害怕的很,怕他就這麽死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