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藏在地下的秘密

回到報社,我就洋洋灑灑寫了篇稿子出來,把“三層樓”的曆史詳細地講述了一遍,當然實情被我改頭換麵,將孫氏四兄弟寫成了一個旗幟收集者,總是扛著收到的旗在街上走,而大學者鍾書同則親眼見到,貌似外國人的孫家兄弟在日軍來的時候,站到頂樓上,隨便取了一麵旗揮舞著,而日本飛機以為下麵是外國人在揮外國國旗,就避開不炸,於是“三層樓”傳奇性的保存至今。

因為要避開許多不能提及的地方,所以這篇報道我寫得頗放不開手腳,好在“三層樓”傳奇保存這件事本身就有相當的可讀性,所以這篇稿子還算能看看。不過一定沒達到藍頭心中的期望值,他所說的獎勵雲雲,就不聽他再提過。

鍾老已經答應不會拆穿我,而我也不太擔心楊鐵這樣的知情老人會跳出來說我造假新聞。要是他們有這樣的想法,第一個攔住他們的怕就是他們的子女,相信隨便哪個正常人,都會對他們所說的不屑一顧,而相信我報道中所寫的更接近真相。

還會有幽靈旗這種東西?說出去誰信?

藍頭交給的任務算是應付過去了,但對“三層樓”的調查卻才剛開始。不單單是對鍾老的承諾,更因為我的好奇心一旦被勾引上來,不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是沒那麽容易罷休的。

所以,我決定在報道出來的當天下午,再去一次中央“三層樓”,拜訪一下那個半瘋不瘋的錢六。盡管鍾書同說我不可能問出什麽,但隻要有得到線索的可能,我都不會輕輕放過。

本來想上午就去的,但晚上接到母親的電話,她信佛,最近我爸和她身體都不太好,希望我能到龍華寺為他們倆上柱香。

在大雄寶殿外點了香,進到殿內的如來像前拜過。雖然我不是信徒,但既然代母親來上香,許願時當然也恭恭敬敬誠心誠意。

出寺的時候,在前院裏見到一個人,稍稍愣了一下。他已經笑著招呼我。

“那多。”

我本來無意叨擾這位年輕的龍華寺住持,沒想到正好碰見了。

“來了就到我那兒喝杯清茶吧。”**笑著說。

他把我引到方丈室邊的會客靜室,這間亮堂的屋子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

和**認識其實也是工作原因。我雖然一直說自己是個沒有條線的記者,但其實還是有一根條線的,那就是宗教局。但這條線有了和沒有一個樣,由於報紙對於宗教方麵有許多限製,所以一年到頭幾乎沒有幾條來自於宗教局的新聞,就算有也是經宣傳部審了又審的統發稿,照抄上去就是了。但我接這條線之初,還是老老實實把條線上各處都一一拜訪過,除了和宗教局的領導們照個麵外,就是上海的各大寺廟教堂的當家人。**就是那時認識的,我們相當談得來,所以之後又有過一些交往,有時經過龍華寺,也會來坐坐。一般的大教堂大寺廟,本來四十歲以下是很難能做到當家人這個位置的,但近年來有年輕化的趨勢,不過像**這樣三十五歲就成為大寺的住持,還是不多見。

“知道你忙,所以本來沒想找你。”我說的是實話,這麽個大寺的住持,要操心的事情千頭萬緒,別說喝茶的了,我看就算是靜下心研究佛法都不會有太多時間。

**笑了:“就是因為沒時間,所以看見你,就有理由可以停下來喝杯茶了。不過,說我忙,我看是你正好有事忙,所以才沒心思找我喝茶吧。”

我笑了,他說的也是。

品茶間,我就把“三層樓”這件事,簡單地告訴了**。可以我和聊這些異事的人不多,**是其中一個,他的環境和他的位置,讓他的眼界和想法和常人大不相同。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