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盜墓之王

雕像僅僅隻是雕像,那手指的方向並沒有什麽特別含義,古樹確實是後來移植的,卻與孫氏兄弟無關,是上海市園林局因為市政工程,三年前把這株古樹從別處移來的。

衛先住在希爾頓飯店,我對他經濟實力的疑惑在他坦誠自己的職業後得到了解答。

所以我必須要糾正自己的錯誤看法,他不是一個小賊,他是個大盜。

“我是曆史的見證者。”衛先悠然給我倒了一杯茶,用的是一柄銀胎彩釉鶴嘴壺,杯子是銅質鎏金的**盞,古意盎然。事實上這的確都是價值驚人的古董。

“上次我去徐州,那裏的山坡都已經被洛陽鏟打成蜂窩煤了,你們就是這樣見證曆史的?”我哂笑。

“嘿,不用對我這麽充滿敵意吧,既然已經決定合作,就別那麽記仇。”衛先嬉皮笑臉地說。

伸手不打笑臉人,衛先到現在也表現出了合作的誠意,我也不能太過份了。

“你是記者,不過把英國王妃黛安娜逼死的呢,也算是記者嗎?作家挺高尚的吧,可寫色情小說的呢,也算作家嗎?同一個領域內也有高下之分,所以不要把我這樣的曆史見證者和山野間的盜墓賊等同起來,他們除了破壞什麽都不懂。”

“本質也沒什麽區別,對記者來說都要采訪,對作家來說都是寫字,對你們來說就是把墓裏最值錢的東西取出來。”他既然提到了我的職業,讓我不得不小小的反唇相激一下。

“哈哈,記者的本質是采訪?作家的本質是寫字?奇妙的說法,不過你不會真這樣想吧。”衛先笑得很開心。

我發現自己說了蠢話,這時候再堅持就更愚蠢了,隻得默不作聲,心裏不得不承認衛先的水準出首我的意料之外。

“而且,對我們來說,把地下最值錢的東西取出來並不是最恰當的說法,事實上要把地下最有價值的東西取出來。這其中所要求的專業素養,可不是一般的高哦。”

“得了,你別再自吹自擂了,你是通過晨星報上我寫的報道盯上我的吧,但你是怎麽知道三層樓的?”

“我的家族非常龐大,家族裏的成員,其本都是……這個領域的,在我祖父那一輩,出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對於地下的世界有著天生的直覺,這種直覺幫他成功找到了許多傳說中的墓,那種地方,許多原先隻存在於典籍之中,能找到就已經不容易,活著進去再出來一次就已經是奇跡,但他卻接二連三,當時聲名之著,一時無倆。”衛先的眼中露出神往之色,顯然對於這位傳奇人物無限崇拜。

“天下第一的盜墓之王。”我說。

衛先點了點頭:“當時衛不回絕對可當如此稱號,但有一天,他去盜一座墓,卻真的如他的名字一樣,再沒有回來。”

“三層樓!”我脫口而出。

衛先沒有接我的話,自顧自說了下去:“當時他的朋友完全不知道他去了哪裏,隻知道很久之前,他就在尋找這座墓,早到他取得那些驚人的成就之前。所以可想而之,這座墓是何等的隱秘,又是何等的重要。他慣常獨來獨往,所以關於這座墓,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具體情況,隻知道他似乎一下子有了重大進展,然後就出發前往,再也沒有回來。在那以後的日子裏,無數人想找到那個墓,因為誰找到那個墓,誰就是天下第一。”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