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孫輝祖的白骨

拿著形狀奇怪的金屬片撥動了幾下,衛先輕易就打開了地下室的鐵門。

“還記得鍾書同當年,在一個趕火車的早晨所看到的情景嗎?”

“是的,你那本工作手冊裏提到過。”衛先隨手關上鐵門,“轟”的一聲,我們就被關在了黑暗中。

“現在想起來,我都奇怪自己怎麽會漏過這麽明顯的線索,嘿嘿,而且你也漏過了。”

衛先沒有接我的話,他從懷裏取出一個特質的手電打開,一道光柱從手電裏射出來。手電的光源過於強烈聚集,反倒讓這道光對周圍的黑暗無甚幫助,有了這道光,四周反而顯得更加幽深。

衛先調節了一下手電,光學鏡片的角度發生了某些變化,那道光柱很明顯地擴散了開來。看來這支手電,是他行走地下陵墓時的一把利器。

“你現在已經想到了吧,當年鍾書同看到的是許多車土從一幢三層樓裏被運出來,也就是說,當時那裏有一個通道的入口。現在那幢樓已經不在了,但就算在也沒什麽幫助,因為多半完工後,那個僅為了運土而存在的出口會被堵上。但是,在這幢中央三層樓,當年孫氏三兄弟住的這幢樓裏,還是非常有可能會保留一個入口的。而如果這個入口存在的話,就在錢六的地下室裏。”

衛先借著手電的光找到了幾個開關,但都沒有反應。

“真見鬼,這種老房子不可能單獨切斷電源的,難道那個為主人看了六七十年門的死瘋子平時都不用燈?”

我想起前一次來時的情景,看來多半就是這樣了。

一個生活在黑暗中的老人。略微想象一下他的生活,我的呼吸就不由得粗重了幾分。

地下室的空間大約二十平方米左右,雖然不算大,但在僅靠手電照明的情況下,要找出一個莫須有的通道,還是有難度的。

對於這方麵,我插不上手,衛先是相當專業的,看他的動作就知道了。我站在床邊,看著手電的光柱緩緩地移動,隨著光柱照到的地方,衛先或摸或敲,他的手腳相當靈巧,居然沒有碰翻什麽東西。

“必有一天死於地下”。我又想起了衛不回的斷言。

我扶著床沿,這張**,昨天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而在他還沒變成屍體的時候,曾經發出過“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的感歎。現在想來,這感歎多半隻是針對孫氏兄弟死在地下而發的。

“你去啊,去那裏,去啊。”我耳邊仿佛又聽見錢六尖銳的嘶叫聲在黑暗裏隱隱傳來。

那時候,我還記得,他揮舞的手臂險些打到我。

他是不是在向我指出地下室的入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