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噩夢開始

我已經按第三次門鈴了,居然還沒有人來開門。

我再次看了看房號,沒錯,這就是衛先的房間啊。

難道這家夥拿了日記跑了?我心裏閃過這樣的念頭。

應該不會是這樣的人吧,可要是日記裏記載了什麽了不得的東西……

我正要用拳頭捶門的時候,門終於開了。

“你怎麽了,這麽長時間才來開門?”

“哦,沒什麽,發了會兒呆。”眼前的衛先臉上有著一絲迷惘。

風吹在我臉上,風很大。我望向衛先的身後,窗大開著,這裏是希爾頓的十八層,樓高風急,窗這樣開著,幾張紙被吹在地上,屋裏顯得有些亂。

“開那麽大的窗幹什麽?”

“透透氣,有點悶。”

衛先的臉上竟似有些恐懼?

或許是我看錯了,他在怕什麽呢?在那墓裏都不見他怎麽怕。

茶幾上,我一眼就看見了那本日記。

孫輝祖的血早已浸透了這本日記,雖然它並沒有被箭射到而導致紙張支離破碎,但凝固了的黑褐色血液,仍給閱讀帶來很大的障礙。

我拿在手中,便聞到了上麵的淡淡血腥。

小心翼翼地翻開,生怕紙張破碎,略微翻了一下,卻發現除了開頭的幾頁,後麵的紙都被血粘在了一起。

原本開始幾頁也都是粘在一起的,但顯然被衛先分開了。

“怎麽你沒看完啊?”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