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死亡詛咒

我並沒有告訴鍾書同衛先的離奇死亡,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正麵的意義,我說的故事已經夠令他震撼的了。

“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這樣的話,鍾書同在聽我述說的時候,已經重複過許多遍了。

聽到當年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參加進這樣一個龐大計劃裏,即便是這樣一位高齡老者,也對孫氏兄弟到底想要做什麽充滿了好奇。所以還沒等我提出來,鍾書同已經急著要看我拍下來的照片還有那半麵幽靈旗。

“咦?”

當我先把半麵旗子展開,鍾書同卻麵露驚訝。

“就是這麵?”他轉頭問我。

我點頭表示肯定。

“和您當初畫給我的那幅圖,圖案上不太一樣,但我想不太可能孫輝祖臨死抓著的是另一麵旗吧?!”

“可是圖案和我記憶中完全不同啊,顏色倒是差不多,難道人老了記性不行了?”

“那也不一定,楊老和傅老畫出來的旗,和您畫的圖案也各不相同,而他們兩位也說自己的記憶沒有問題。或許這旗子在每個人的眼裏看出來圖案都不一樣,這旗子本來就很神了,再神一點,也不是沒可能的吧?!

“那你現在看這旗子上的圖案是什麽,是不是螭龍?”鍾書同問。

“是的,就和您看到的一樣,或許,或許這旗子破了之後,原本的作用就都消失了。”我說話的聲音又輕了下來,在這麽一位大學者跟前,說這些神神怪怪連自己都沒把握的事情,真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沒想到鍾書同竟點了點頭,又把目光轉投到旗上去了。

我本來要接著把打印的相片拿出來,見鍾書同若有所得的神色,便停了下來。

鍾書同看了一會兒,又取出高倍放大鏡細細察看,戴著老花眼鏡的臉離旗子越湊越近。

“這旗子的質地,真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非絲非棉,建議你送去檢驗一下成分。這麽多年,人都成了黃土,但時間似乎對這旗沒起多少作用啊。”鍾書同重新開口的第一句話,卻讓我有些失望。

“不過從圖案來看,這應該是一麵軍旗。”

“軍旗?”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