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暗世界的聚會

到了加德滿都國際機場時已入夜,在海關辦了落地簽證後出關,外麵的情況讓我嚇了一跳。

怎麽說這都是一個國家的首都機場,外麵竟看到不燈火,一片混亂的樣子。一群人高舉著寫著名字的牌子圍在機場門外的小路旁,高聲叫著。

“taxi,taxi……”“hotel,hotel……”許多人叫嚷著在我身邊擠來擠去,我下意識地緊了緊自己的行李包。

真是一片混亂。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派到這裏的戰地記者,戰地記者可以在這樣的狀況下迅速進入狀態,可我現在真是有些無措。

我隻好勉力分辨著有沒有寫著我名字的牌子,但夜色讓我很難看清楚那些不住晃動的牌上的字。

我站在門口被人流推得湧來湧去,四處張望著,可怎麽有那麽多的牌子,亂七八糟的環境氣氛加上我本來就不太清楚的腦袋,連數牌子都數不過來,剛眯起眼睛看了幾個,一擠就搞不清哪邊看過哪邊沒看過了。

大約在人流裏搖擺了有近二十分鍾,我正不知道還要再繼續這種情況多久,要不要試著給路雲打電話的時候,一個舉著牌子的當地人擠過我麵前的時候,忽然回過頭來說了一句。

我沒聽清。

他又說了一遍,我這才聽到,他的發音有些近似“納豆”。

我這樣說,所有的讀者都會知道其實他是在喊我的名字,可我當時過了足有五秒鍾才反應過來,可以想見當時我的精神狀況有多麽的糟糕。

我抬頭看了看他舉的牌子,怪不得我剛才一通猛找都沒找到,這牌子上寫的並不是漢字“那多”,而是我幾乎不怎麽用的“NADO”。

自始自終我都不知道這位身材幹瘦的年輕人名字怎麽寫,隻能根據他的發音揣摩為“尤尼克”,他的英語很差勁,和我一樣差,所以我們交流起來連說話帶比劃,吃力得很。

他取出一封路雲給我的信,內容隻有一句話:“持信者將帶你來見我。”

坐上尤尼克的吉普車,他一路開得飛快,路況又差,震得我頭暈眼花,耳機都掉出來幾次。尤尼克也不是個多話的人,交流起來既然那麽困難,但索性閉口不言,我則知道他是帶我去見路雲,又沒有寒喧的心情,也樂得一心一意聽我的佛經。

開了一段時間,我覺得不對,怎麽不是往市裏開,越來越荒僻啊。

開了近三個小時,我終於憋不住,問尤尼克還要多久能到。

雖然我已經對尤尼克的英語發音不準有所了解,但因為他的答案和我預期的相差太大,他重複到第三遍,我才聽清楚。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