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三隻眼”的秘密

終於又回到上海,坐在出機場的出租車上,夏侯嬰蒼白的臉上才微微回複些血色。

剛才飛機上,快到上海的時候,夏侯嬰突然臉色慘白,汗如雨下,雙手緊緊抓著座椅的扶手,太陽穴的青筋都隱隱浮現。我嚇了一跳,忙問她怎麽,她說是頭痛病,遺傳的,過一陣就好。

看她的樣子,這頭痛的還真是厲害的很啊。看來不管有多大的能耐,總還是有解決不了的麻煩在。夏侯嬰這病,她自己束手無策,現代醫學恐怕也沒什麽辦法。

在這個社會裏,奇人異士隻要願意,總不會缺錢用,我等普通人隻好望之興歎了,夏侯嬰入住的是四季酒店,上海最豪華同時也是房價最貴的酒店之一。和她約好次日上午九時在酒店門口碰麵,進行第二次的墓室探險。而今晚我則另有事做。

夏侯嬰所能解決的是墓室中最神秘且殺人於無形的東西——暗示符號,可我卻未曾忘記,孫輝祖所受的那幾十處有形創傷。這樣的墓室機關埋伏是一慣的傳統,死了衛先,這部分連夏侯嬰都有些發愁。她本想先進去看一看再說,我卻自告奮勇,說願意去請請能人看。

有這份能耐,又不用我對這件事的內幕多作解釋的,除了衛不回還有誰?

敲開了中央三層樓二樓衛不回的門,盡管我已經想好了種種說詞,也預演了衛不回見到我後的種種反應,可他當頭一句話,還是讓我有點懵。

“我等你很久了。”說著這句話,衛不回卻依然站在門口,沒有移開的意思。

“等我?”我看著眼前的衛不回,往日若有若無籠罩在他身上的落漠,和有神雙眼背後的暮色,此時竟再找不到一星半點。

“你準備什麽時候再下去?”不給我喘息的機會,衛不回仿佛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意,直接問了出來。

“呃……明天,大概上午九點半。”

“好,我去。”說完這句話後,那扇朱紅色的木門又“砰”地把我關在了外麵。

這樣被動的感覺,這種不容置疑的口氣,是那個消沉了六十多年的盜墓之王又回來了嗎?

衛不回是怎麽知道我要再次下去,他怕了六十多年,怎麽又忽然不怕了呢?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卻怎都想不通。

第二天九點見到夏侯嬰的時候,我竟看見她穿了件寬大的長袖襯衫,這外麵可是三十六度的高溫啊。更誇張的事她穿了一襲水綠色的長裙,她當自己去參加舞會嗎?

“那個,要不要換條褲子?”我忍不住提醒她。

“沒關係,我們走吧。”夏侯嬰無視於我的暗示,揚手叫了一輛出租。

她鑽進出租,回頭卻看見我一副為難的樣子,笑說:“你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種為了漂亮不知輕重的女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oulingqi/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