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艾亦到來(1/3)

“做我女人,我便不殺你,”林天戰嘴角勾起一縷邪笑說道。

洛若天沒有說什麽,自己艱難的爬坐在地上,麵無表情的說道:“你,沒資格。”

四個字仿佛深深刺入了林天戰的心,竟讓林天戰麵色通紅,怒氣衝天地罵道:“你個賤人,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會服軟的。”

在林天戰拿到黑劍的時候,艾亦便有所感應。

黑劍即使隻剩下了一半,即使不知隔了多少世,他都依然是黑劍的主人。若是除他兩人以外的人拿著黑劍,黑劍定然會有抵抗的情緒,而剛剛黑劍抵抗的情緒,卻是被艾亦感受到了。

黑劍劍靈不會反抗被洛若天拿著,那隻能說明,黑劍被他人搶了,之前血陰說他們後邊有黃雀,想來是那守株待兔之人出手了。

從感受到黑劍排斥的感覺的時候,艾亦便服下了一顆青玉靈丹,借用血陰的力量,踏著玄寒極影步,以及秘術引爆以極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她是賤人,那也是我的人,她吃苦,那也隻能吃我的苦,她服軟,那也隻能向我服軟,你,算個什麽東西!”

就在林天戰要繼續對洛若天施虐的時候,一道冰冷,夾雜著殺意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山穀,一道白影,就站在山穀入穀處。

此時的艾亦,心中甚是憤怒,雖然因為上荒的事,他對洛若天並不算是太想見,但她畢竟是他指腹為婚的妻子,數十萬年,為他守身如玉的女人,豈能任由他人欺辱?

“是你。”聽到聲音,林天戰便知道來人是誰,心中反而是有些好笑,與些許怒意。

“是那個混蛋?他跟姐姐,到底是什麽關係?”聽到熟悉的聲音,洛天雨抬頭看去,卻是發現了那道讓她恨不得抽筋拔骨的家夥,自己當初把被欺負的事告訴洛若天的時候,她竟要她就此算了,當時她心裏還很不樂意。

熟不知,兩人之間的事,洛若天又怎會開口,告訴於她呢。

“今日我便當著你的麵殺了她,看你能奈我何。”林天戰狂笑著揮動手中黑劍斬向洛若天,他要讓艾亦嚐嚐,自己心愛的人在自己麵前被斬殺的痛苦。

就在林天戰以為自己要得逞之時,從艾亦口中傳出了三個字。

“幽冥闕”冷漠的三個字,傳入人心,當然,除了他,沒人知道是什麽意思,包括洛若天。

隨著艾亦口中三字吐出,林天戰揮動的手臂停了下來,任他如何用力,手中的黑劍始終未動分毫。

“怎麽可能?”林天戰不可置信的後退了兩步,鬆開了握著黑劍的手,卻見黑劍就那麽停在空中,動都不動。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這把劍的主人,是我。”平淡的聲音從艾亦口中傳出,艾亦腳踏虛空,一步數米,向其靠近。

“槍來”林天戰自然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隻見他伸手一招,不遠處那把長槍便飛到了他手中,長槍在手,林天戰二話不說便刺向洛若天。

艾亦

沒有再控製黑劍,也沒有取憫世,若是被這一槍刺中,洛若天必定身隕。

見艾亦竟然無所作為,洛天雨著急,也迷茫,看著那長槍距離自己姐姐的小腹處越來越近,可她根本救不了她,心中一股無力感突生,頓時便沒了力氣。

艾亦並不是無所作為,隻是黑劍正在醒靈,已經無法控製,無論是仙縛索、憫世,還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那麽快趕過去,冰蓮移形暫時也是無法使用。

想了想,艾亦決定試一試,便用左手捂在右手手腕下,後背上的翅膀形印記上,小聲說道:“爹爹,娘親,那可是,你們的兒媳婦呀。”

隨著艾亦說完,便覺得體內真元盡數消失,一道白光從手腕上飛出,就在林天戰手中長槍要刺入洛若天丹田之時,白光擋在了長槍前。

“當”一聲輕響,槍尖像刺在了什麽鋼鐵之物上了一般,林天戰和他手中的長槍被狠狠地彈飛出去。

聽到這一聲清翠的聲響,原本已經覺得洛若天,她的姐姐洛天若必死無疑洛天雨,仿佛又生出了一絲希望,慌忙站了起來,看向了洛若天所在的方向。

白光向旁邊匯去,沒了白光的籠罩,隻見一對帶著很淡很淡的青色的聖潔翅膀正擋在洛若天身邊。

白光漸漸凝聚為兩道虛幻的身影,雖然兩人的身形虛幻,但身上的氣勢,卻是不弱,瞬間便將試煉之地內所有的人都壓趴在地上,此刻不受影響的,也唯有艾亦與洛若天了。

即使如此,兩人目中看著艾亦的眼神,卻充滿了溺愛。

“爹爹,娘親?”艾亦定了定,根本無心去管其他人,踏著玄寒極影步便向兩人疾飛而去。

試煉之地內突然出現如此強大的氣息,讓各大聖院靈院向試煉之地傳送的傳說中紛紛震動,一幕顯象也在快速準備著。

“孩子,你長大了,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保護好諾兒。”艾亦之父輕聲說道,兩人目中盡是不舍,仿佛是感受到了天上有隻眼睛即將把這裏的情況查看的一清二楚般,兩人身形再度化為白光,飛入那翅膀中。

艾亦還是遲了,當他飛過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身化白光,飛入了翅膀中。

顯象出現,在各聖院靈院的傳送陣上,此處的一幕被盡數投射了出去,然而,他們卻隻見到了,那獨站在荒土上的艾亦,躺在他身旁不遠處的洛若天,還有受了傷的林天戰以及還趴在地上的其他年輕修士。

“這……難道是他?”已經恢複過來的丘壑就站在那方高台之上,本來他正在與北天欣榮等其他人一起喝茶的,卻被試煉之地的異動給驚動了。

之前他讓人查那參加試煉之地的人中,有大氣運的人,一直沒能有結果,不過這一次試煉之地內的異動,卻讓他敢肯定,他的師尊,算遠道人所說的那個人,正是艾亦,隻是他不知道,引起這異變的,到底是因為某件神兵利器,還是因為艾亦的修為。

一瞬間,艾亦便感覺

自己又被許多人給盯著,這次艾亦很理智的,沒有再瘋掉。

在眾目睽睽之下,艾亦伸出右臂,半曲向上,那對潔白的翅膀便華為流光,飛入了艾亦右手背腕下的印記裏。

看著已經身受重傷的洛若天,艾亦心裏略有些慚愧之意,取出一件厚白袍,艾亦蹲在洛若天身前,小心的把白袍披在她的身上。

“你是傻的嗎?明明有辦法讓我知道你受傷了,為什麽不告訴我。”艾亦有些窩火的取出一顆二品仙藥給洛若天塞進嘴裏。

乖乖服下丹藥後,洛若天臉上有些小委屈的說道:“我不想你,再借用別人的力量。”

四目相對,艾亦知道,她說的,是自己借用血陰力量的事。

艾亦沒有再說這件事,而是一把將洛若天橫抱起來好奇的問道:“你的洛神羽跟洛神劍呢?”

若是有洛神羽或是洛神劍再手,她今日,也斷不會如此了,那兩把劍都是她的,神劍自會護住,若是那兩把劍在此,憑他林天戰,又有何資格傷著洛若天呢。

“洛神劍在族裏,洛神羽,在這裏。”洛若天玉指輕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說道:“她沒醒。”

艾亦抱著洛若天站了起來,看了看遠處的林天戰,從他體內向後,退出了一道身影,正是血陰。

妖顏和唐落水並沒有那麽快趕過來。

“主上”血陰從艾亦身後走到艾亦身前,恭敬的隊長艾亦抱手,隨後才艾亦口中將洛若天給接了過去。

艾亦伸出一隻手擒著洛若天的下巴,目色略微緩和了些許說道:“你看好了,我就算是不用別人的力量,依然可以給你報仇。”

說完,艾亦便轉身,隨手將那定在空中的黑劍取了過來。

“林天戰,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戰一場嗎?今日,我便不避了,你若能勝我,任你離開,若你敗了,我會讓一生,都隻能做個傀儡。”艾亦的聲音,很輕,也很淡,卻字字句句都透露著殺機。

“呸,你以為仗著身上寶物多就能勝我嗎?”林天戰輕碎了一口,從口中吐出些許血水,手一招,他那柄長槍便飛回到了他的手上。

艾亦並沒有與之逞口舌之厲,而是將黑劍橫於眼前,即使對方的鍛造之術很強,但在劍身一半的位置,依然有著一道細微的裂痕。

艾亦用左手雙指扣在黑劍劍刃上,慢慢劃過,手指劃過,在黑劍上留下來鮮紅的血液。

看著手中之劍,艾亦平淡的開口說道:“幽冥闕,你,也該醒了,補劍吧。”

隨著艾亦一語道盡,劍身上的血竟緩緩融入了劍身。

此時,艾亦也知道他被許多人給盯著呢,但對他來說,就算是被別人看見了,又如何呢,難不成他們還有本事從自己手中將這把劍給奪走不成?

沒多大會,從黑劍中,便有無數的黑色霧氣飛出,並且慢慢的將艾亦和劍身籠罩了起來。

一人一劍被黑霧籠罩,顯象也無法透過黑霧,而這正是艾亦所想要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