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突然心虛

直到星離開始接手白氏集團的事情,她才發現白墨淵沒有開玩笑,也不是在穩住她,將她困在白家。

“你認真的?”

星離眨巴著眼睛,和白墨淵簽合約在她看來重點是半年,而不是接手白家。

那些說是把白家賣了換錢也不過是玩笑話而已,如今把這些東西一樣一樣擺在麵前,還要帶她出席董事會?

她原本想著,就算白墨淵能兌現合約,應該也是建立在他們弄假成真的關係之上,她也不過是那個幕後的人。明麵上的一切,總是有白墨淵出麵去打理了。

她甚至不要臉的想過,白墨淵這次對她不再變心,打算一輩子養著她做白家的太太,也不會真的需要她出麵去經營公司的吧!

如今怎麽一副,這男人要撂挑子跑路的架勢。

白墨淵抬手敲了一下她的額頭:“我說過,這些事隻要你心中有數就行,具體事項的打理國內有阿應,國外有三叔撐著。”

他沒有說是如何鉗製住程應和白三叔的,他怕說出來嚇著星離。

“那你呢?”

星離突然心虛。

桌上的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是一部黑色的方塊手機,白墨淵總帶在身邊,但是從沒見他使用過。

星離看見白墨淵表情微變,轉瞬後恢複平靜。

“你去阿應那邊幫我取個文件。”

白墨淵將電話捏在手裏,直到星離出了辦公室的門才劃開接聽鍵。

星離穿過兩棟樓之間的回廊,抬手敲門,頭頂一抹黑影攏下來。隨後,一股刺鼻的味道襲來,頭皮發麻竄向周身。

等星離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廢棄的汽車修理長裏麵。

濃重刺鼻的汽油味道夾雜潮濕發黴的味道,天花板上一盞吊燈,燈罩已經壞了,發出微弱的光連天花板都無法照亮。

更可怕的是,一隻烏黑枯瘦的手在她身上胡亂的摸著。

“唔唔......”

星離出不了聲,也動彈不得,周身被一條拇指粗的黑色繩子捆綁著。

“嘶~”

封口膠被粗暴的拉開,嘴皮被扯破,血珠滾落進嘴裏,鹹澀發苦。

“你是什麽人?”

屋裏很空,星離的聲音傳來回音。

‘啪嗒’。

打火機的微光照亮了眼前的情形。

她被綁在一輛廢棄的摩托車上,跟前站著一個幹瘦的老頭兒,老頭兒身後還有幾個帶著鬥篷看不清臉的人。

他們的個子都很瘦小,氣場去是陰森冷冽。

“找到了嗎?”

老頭兒問站在距離星離最近的人。

“沒有,可能不在身上,也可能是加了護罩。”

那就直接帶走,丟進異世,那東西自然能活著出來。

星離聽得一頭霧水。

“什麽世?”

“什麽東西?”

沒有人理會她的問題。

距離她最近的男人提著後領將她提起來夾在了腋下。

星離想要掙紮,卻根本使不上力氣,像是被什麽東西控製著,就連發出的聲音都格外綿軟。

她就那麽頭朝下地被人夾在腋下往外走,惡心陣陣襲來。

她不知道她身上加了兩層相衝突的符咒,體內的靈珠肆意衝撞,想要衝破符咒,攪動得她五髒六腑天旋地轉,眼前發黑,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