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今年的夏天來的比以往更早了一些,隨著高考的臨近,天氣也越發的炎熱了起來,我們的高考衝刺也漸漸進入了尾聲。糟亂的頭發,大大的黑眼圈,萎靡的精神狀態,每年的這個時間段,在學校裏麵遇到這樣的學生的話,那麽他肯定是畢業班的學生沒錯了!

”高考倒計時牌”上麵眨眼間就到個位數了,快得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這段時間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我們幾乎天天都在考試,糾錯題中度過,考的好點的時候滿心歡喜,考的差點的時候崩潰的都有,有些成績不穩定的同學幾乎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感覺每天都是不同的狀態!小光這段時間連去理發的時間都沒有,原本的大光頭也被滿頭糟亂的頭發所取代;阿文還是改不了信奉“鬼神”的習慣,天天求神拜佛,如果不是騷氣不減,我還真以為他已經被逼瘋了;春哥和波哥是我們宿舍成績最好的,也是最努力的,成績一直都很穩定;小雪這段時間狀態不怎麽好,成績忽上忽下的,我有點擔心她,所以天天給她打氣,不過她每次都很懂事的叫我不要擔心,不要因為她而影響自己的學習!

我們爭分奪秒的學習,卻無法抓住飛逝的時間,五月份就這樣匆匆結束了,我們備戰高考徹底進入了白熱化,高考時間為每年的六月七、八號兩天,也就是說我們僅剩不到一周的時間了!這種時刻班上的同學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什麽樣的“變態”都有,簡直超乎了我的想象,有“加班”到半夜,困了就揪自己頭發,或者掐自己肉的,就差沒“懸梁錐股”了;也有半夜跑到操場中央大聲呐喊,“鬼哭狼嚎”的,甚是可怕;還有像阿文這種神神叨叨整天祈禱的;更有心裏承受能力差,突然間崩潰大哭的!

看到這些奇葩的同學我真是感慨不已,果然,複讀班比應屆班還是恐怖多了,這個時候我們宿舍幾個倒還好,都還算正常。我本人是個越是臨近考試就越不想學習的人,因為我從來不相信“臨時抱佛腳”有用,所以這種時候還不如讓自己好好放鬆一下,調整調整心態。這幾天就打算隨便看一些基礎的公式,以及背背古詩,相對而言還算比較從容,小雪感覺越來越緊張了,但她很努力的沒有在我麵前表現出來,隻是每天都“加班”到很晚,這種時候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她,隻能天天陪著她一起學習!

在高考的前兩天,學校按照每年的慣例,給我們放了兩天假,我和小雪家都離學校比較遠,就沒打算回去了,因為學校教室是開放的,可以去自習,並且會有科任老師輪流過去陪著,方便我們有不懂得問題隨時可以為我們解答,所以實際上大家最後兩天幾乎都會待在學校裏麵。最後的兩天時間,小雪打算在教室好好複習,為高考做最後的準備,我當然是陪著她的;小光和阿文約定高考前最後去網吧浪一次,一放假就跑去網吧了,波哥則回家了,好像家裏有什麽事。

最後的兩天,教室還是有點壓抑,這種時候我很不習慣這種氛圍,在教室裏麵從早上待到了晚上,感覺要喘不過氣來了,完全沒有心思看書,頭也覺得暈暈的,有種想吐的感覺。小雪發現我的不對勁,對我說:“你要不要出去散散心,不用管我的。”我滿不在乎的說道:“我沒事,你專心看書就好。”小雪皺了皺眉,說道:“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吧,你這狀態我會擔心的!”我不想她擔心,更不想影響她的學習,於是跟她說道:“我出去走一下散散心,你乖乖的待教室學習,晚點我來接你。”小雪乖巧的說道:“那好吧,你先去吧,我在教室等你。”

走出教室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我伸了個懶腰,呼吸了一下自由的空氣。學校為了安排我們高考,早早的就給非應屆班的學生放了假,此時學校裏麵格外的冷清。剛走到教學樓門口,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老同學阿爭,他看到我後,高興的向我打招呼說道:“兄弟,最近都好忙,好久沒一起玩了,這時打算去哪?”我笑著說道:“是好久沒一起聚了,我打算出去隨便走走。”阿爭說道:“看你也挺憔悴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掛水’?”我疑惑的看著他說:“‘掛水’?你生病了?”阿爭笑著說道:“沒病,不過這該死的高考也快把我的身體搞垮了,我打算去掛瓶‘葡萄糖’!”“掛‘葡萄糖’?”我狐疑的問道:“有用嗎?”阿爭立刻一本正經的說道:“根據哥的親身經曆來說,絕對有用,掛完‘葡萄糖’,包你精神百倍!”雖然還是有點懷疑,但架不住好奇心,反正也花不了多久時間,就跟著阿爭一起跑去校醫務室了。

阿爭明顯就是輕車熟路了,找到醫生後就直接說“醫生,我們是高三的,最近熬夜熬多了,頭暈的厲害,我看是營養跟不上,你給我們吊瓶葡萄糖吧!”這醫生明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不耐煩的說道:“先過去坐著量一□□溫吧,自己去桌上拿體溫計。”量完體溫後我們都很正常,醫生也不怎麽想搭理我們,就直接開始給我們掛葡萄糖,打好針後跟我們說“快掛完了叫他”,說完頭也不回的回辦公室了。阿爭偷偷對我眨了眨眼睛,我對他豎起了大拇指,暗讚他確實厲害。

葡萄糖吊的很快,半個小時就打完了,讓我吃驚的是,這東西還真是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感覺全身的疲憊感一掃而光,瞬間滿血複活,完全不敢想象。由於阿爭還有別的事情,我們在醫務室門口就分開了,我想了一下好像也沒什麽地方可以去,自己狀態好了很多,有點不放心小雪,於是打算回教室了。路過小超市的時候,給小雪買了個她最愛的“巧樂茲”,大步向教室走去。

回到教室後,教室裏麵還是滿滿的人,我來到小雪旁邊坐下,將雪糕遞給她,她看到雪糕,立刻兩眼發光,接過雪糕後貼著我的耳朵小聲的說道:“謝謝親愛的!”看著她那憔悴的麵容,我不禁一陣心疼,在桌子下偷偷的牽住了她的手,握緊,在她耳邊對她說:“加油,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41高考前夜

☆、高考(一)

“高考”一個神聖而又莊嚴的詞眼,在我們從小接觸的教育中,高考就是無名的終極目標,學習的一切就是為了高考!十多年的學習生涯,不論你是付出了所有的時間與精力,孜孜不倦的學習;還是整天吊兒郎當,不思進取;在高考麵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所有的一切都將以高考成績來衡量成敗!人生的前十八年,沒有什麽事情是比高考更重要的。“高考”就像是一場戰爭,而你的對手就是廣大考生,所謂的“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用來形容高考再貼切不過了!

今天是六月七號,高考的第一天,我再一次踏上了高考這個戰場!早上五點就已經睡不著醒了,昨晚加起來睡了不到三個小時,腦袋昏昏沉沉的,閉上眼睛勉強自己再睡一會,可惜越睡感覺心越慌,索性就直接爬起來洗了把冷水臉。天剛蒙蒙亮,我站在窗台深呼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一些。回想起去年這個時候,估計還在呼呼大睡吧,不禁苦笑,看來自己遠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強大,複讀一年,傷害最大的不是自己的身體,反而是自己的心靈,遠沒有以前那邊自信樂觀,長期高壓下的生活,讓自己都有些恍惚了!

在**一直坐到七點多,洗漱完畢,檢查完自己的所有必須物品後才從宿舍出發。我們縣的高考學生考場安排一般都是各個高中的學生教程分配的,也就是說你考試是左右兩邊幾乎不可能會遇到同校的同學,幾乎都是外校的,今年我和小雪的運氣比較好,分到的考場都是在本校,就不要跑到外校去考試了,省了不少麻煩。教學樓已經封鎖了,外麵早早的就畫好了警戒線,非考試時間是禁止靠近的。我到小雪宿舍樓下等小雪一起去吃早餐,由於今天高考,所以校門時開著的,我們可以自由出入,打算帶小雪去校門旁的早餐店吃點好的!

我和小雪走到校外的早餐店時,這裏已經人滿為患了,老板尤為熱情,為了支援我們高考,給我們每個考生免費加荷包蛋,肉餅湯也是最濃最新鮮的,我和小雪一人點了一碗“三鮮粉”加個肉餅湯,味道非常好,吃完後終於讓我感覺有了點精神。小雪擔心的看著我說:“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很不好。”為了不讓小雪擔心,我笑著對她說:“不用擔心,隻是昨晚有點沒睡好,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生活快結束了,有點小激動!”看她還是有些擔憂的看著我,我趕緊岔開話題道:“這樣吧,還有點時間,我們去附近走一下吧!”說完就拉著她往校門口走去。

X縣一中的校門外有一條大約100米筆直的水泥路,從校門口一直延伸到大路邊,據說以後校門會直接擴建到大路邊。這個點這條路上麵已經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車子,有學校包的班車,負責送到別的高中考試的考生;有一些私家車,專門過來送自家孩子或者是過來給孩子加油的;還有一些出租車以及其它社會車輛,這種事專門過來給高考應援的免費自願車,怕某些學生來晚了無法感受班上的班車,他們就會負責送過去。並且沿途看到了很多交警,跟去年一樣(我去年高考是分在外校考試),幾個高校之間的路段應該都有交警叔叔維係交通。

我和小雪逗留了一下就趕回學校裏麵了,畢竟我們今年分在本校考試,不需要關注這些。每年的高考考試安排幾乎都是固定的,第一天上午考《語文》,下午考《數學》,上午九點鍾準時開考,我們提前半個小時開始進考場,經過一係列嚴格的身份證、準考證、金屬掃描(主要查看是否有攜帶電子產品)等,我們終於步入了考場。每個考場30個人,我的座位在教室偏後麵的位置,看了一下四周的考生,果然沒有一個認識的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1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