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正聊著,春哥和波哥也走了過來,兩個人臉上都難得的一臉輕鬆的表情。小光說道:“人到齊了,今天晚上班上聚餐完後夜宵城見阿,各位兄弟,今晚我們一定要好好喝一杯!”我們異口同聲的說道:“必須的!”我回頭看著那個“高考倒計時牌”說道:“兄弟們,你說我們今晚要不要過來把它拆了?”小雪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腰,痛得我直哆嗦,趕緊對她說道:“老婆老婆,我錯了,快鬆手,痛死了!”大家聽到一陣大笑。

高考就在我們一片歡聲笑語中落下了帷幕!

☆、難忘的夜晚

回到宿舍後,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我們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東西普遍不多,就那麽幾套衣服,兩雙鞋,三下五除二收拾好後就往行李箱裏麵一塞搞定。再看著櫃子裏麵的課本與複習資料,我將它們一一整理好,找了個紙箱打包好,打算明天郵寄回家,好好收藏起來。東西都整理好後,我看了下時間,差不多六點半了,我給小雪打了個電話,她忙的沒時間接電話了,打了兩次她才接到,說正在收拾東西,我讓她快些,準備去班級聚餐了!

學校這邊有高考完有全班聚餐的傳統,每年高考完後在班長的組織下,我們都會請上我們班主任與全部科任老師,晚上一起聚餐,一方麵使我們的告別宴,也是對老師的答謝宴。聚餐時間定在晚上七點,我對這種聚餐一般都是不怎麽放在心上的,記得去年我們宿舍幾個就是過去露了個臉,然後就偷偷溜出去自己瘋去了。今年還是不想去參加,但出於禮貌,還是要去的,等小雪等得差不多到七點了,我們趕到的時候聚餐已經開始了,一群班上的尖子生已經圍著老梁在敬酒了。我和小雪找到小光他們坐了下來(他們給我們兩留了座位),我們坐在比較偏的地方,我們一到,小光就趕緊說道:“這樣的聚餐真是無聊,等那夥尖子生敬完酒後,咱們再去灌一下老梁酒,最後灌到他以報報一箭之仇!”我無語的看著他說道:“老梁哪裏得罪你了,明明是你天天睡覺氣人家。”小光說道:“這不是他有沒有得罪我的問題,畢業後灌倒班主任是我的原則,沒得商量!”我們對他一陣無語。

隨著大家喝了點酒,聚會的氣氛漸漸的火熱了起來,很多同學都到處遊走著敬酒,幾個科任老師早早就走了,隻有老梁這個班主任還留著,也成了大家圍攻的對象,好在老梁酒桌經驗豐富,我們又都是一群菜鳥,不然早就被灌趴下了。我沒怎麽參與,因為幾個關係好的都坐在旁邊,其它人很多都不熟,也沒打算去跟他們喝。不過漸漸的還是陸陸續續有人過來敬酒,當然找小雪的比較多,都被我一一擋下,甚至還有兩個一起喝完後我回想了一下,好像在一個教室一起讀了一年書,和他們說過的話絕對不超過十句,讓我感覺有些無奈。

我看了一下這情型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於是我拉著小雪,拿了一杯啤酒走到老梁旁邊,對他說道:“梁老師,我敬您一杯,這一年感謝的的照顧!”老梁看起來喝了挺多的,臉紅紅的,不過人還很清醒,認出我後,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你小子的酒我可不喝”說著看向小雪說道“你們兩個得一起敬我”旁邊聽到的人都跟著一陣起哄,小雪害羞的躲在我背後。我尷尬的笑了笑,把小雪拉過來,把我的酒給了她,又從小光手裏拿過他的酒杯,對老梁說:“梁老師,感謝您!”小雪和我一起舉杯,和老梁一起一飲而盡!

敬完老梁後,我和小雪先找了個借口溜了,小光他們幾個也陸陸續續的溜了出來。我和小雪先到夜宵城找了個燒烤攤,先點了一些燒烤和花甲等幾個小菜,等到小光、阿文、春哥到的時候剛好差不多開始上菜。小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到店後先搬了一箱啤酒,阿文餓死鬼投胎一樣一到就開始大吃特吃,一邊吃還一邊吐槽聚餐時的菜太難吃了,他幾乎是空著肚子過來的。波哥由於還在陪著秀秀,所以說晚點過來,也不知道他現在和秀秀怎麽樣了!

到這裏後才有真正聚餐的感覺,我很不喜歡那種全班的聚餐,大多數都不熟,不想去附和別人,還是我們這種小團體聚餐才能讓我完全的放開。今晚我們是徹底的放開了自己,我毫無保留的和他們幾個拚起酒來,連小雪也加入了我們,她喝起酒來也是很瘋,還不停的吐槽我平時都不讓她喝酒。波哥在十點左右才到,本來我們是說讓他帶秀秀一起來,不過他最後還是一個人來的,來了後直接就那瓶吹,說是不能讓我們虧了,要把之前他的那份先喝完,我們知道他心情不太好,但也不太好問他,隻能大口大口的陪他喝酒了!

酒過三巡,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小光和阿文一邊喝一邊哭著大喊:“我畢業了,我畢業了,去他的高考,再見,哈哈哈”;春哥也在一旁看著他們笑,笑著笑著就哭了;波哥還是一個人默默的喝著酒,什麽話都不說;小雪則是靠在我的身上,傻傻的看著我笑;我緊緊的抓住小雪的手,也忍不住的留下來眼淚!走到這裏,大家都承受了很多,也吃了很多苦,這段艱難的路途真的不容易,好在還有身邊這些結伴同行的夥伴!

我們喝到十一點半左右,大家都吐了幾回,十幾歲的年級身體就是好,吐完後又生龍活虎了,都清醒了。小光、阿文和春哥繼續去實行我們的“放假傳統”,去網吧通宵去了;波哥接了個電話就先走了,應該是秀秀打過來的;我則打算先送小雪會宿舍,然後再去和小光他們匯合!

我和小雪打了個出租車開始往學校趕,夜宵城離學校不是很遠,出租車的話大概十幾分鍾就能到。上車後,我看了下時間快到十二點了,我問小雪“你們女生宿舍大門晚上幾點鍾關門?”小雪說:“十一點關門。”我問她:“那等會怎麽進去?”小雪說:“不知道,等會看能不能把宿管阿姨叫起來開門吧。”我皺了皺眉,說道:“這個點把人家叫起來不好吧,就算叫起來了估計也會罵你,我可是會心疼的。”小雪依偎在我懷裏說道:“那怎麽辦?”這時車已經到學校旁邊了,我突然看到了學校旁邊的賓館,腦子一熱,叫司機在這裏停車,然後拉著不明所以的小雪下了車。

下車後,小雪疑惑的問我:“怎麽在這裏下來了,還沒到學校呢!”我可能是酒還沒有完全醒過來,膽子不知道為什麽那麽大,直接跟她說:“這麽晚了,宿舍也進不去了,就在外麵住吧!”小雪笑著說:“你是不是傻,在外麵哪有地方可以睡”她說著說著可能覺得不對勁了,停了下來,然後很吃驚的看著我,接著滿臉通紅的說:“啊......你不會是想那個、那個......”。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能那麽不要臉,直接掐著她的臉頰說道:“你這個小腦袋想什麽呢,你怎麽這麽色。”小雪聽完後氣得不行,氣鼓鼓的說道:“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我帶著她找了一個看起來不錯的賓館,兩個人都非常緊張,我長這麽大,連賓館都沒住過,小雪就更不用說了。找到前台後開了一間房,前台給了我們一張房卡,我第一次見這種房卡,怎麽用都不知道。小雪此刻已經害羞的根本不敢抬起頭,全程都是低著頭抓著我的衣角跟著我後麵,我們根據房卡上麵的房間號找到房間後,我有點難住了,不知道怎麽開門,隻給了個卡,沒有鑰匙啊,想問一下旁邊的小雪,但看著她現在那完全沒有思考能力的樣子,我直接放棄問了。好在這時旁邊房間有人回來住,看到他用房卡刷房門進去,我才知道原來是刷卡進去的。

進門後我們又被難住,我們房間的燈開不了,全是壞的,我覺得有點奇怪,就隻能起身去問前台了,前台是個年級不大的妹子,聽完我描述後直接大笑了起來,說你沒有“插卡取電”燈當然用不了,因為沒電啊!我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太丟臉了。

回到房間後,終於搞定了這些事情,和小雪一起舒舒服服的躺在**,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們都無比放鬆的笑了起來......

真是個難忘的夜晚!

☆、各奔東西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1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