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N市的公交車都出奇的大,最起碼是我們縣城那邊公交的兩倍大,可能是由於還沒開通地鐵的原因,對公交的需求非常大。220路公交的人也特別多,幾乎都是學生,從上車到下車幾乎一直都是人擠人,一路擠著搖搖晃晃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到火車站。火車站有點老舊,但是旁邊各種各樣的小吃倒是特別多,由於沒吃早餐就出來了,所以我先去買了一份看起來很好吃的拌粉,讓我無語的的看起來很好吃的拌粉,吃起來超級難吃,除了鹹味就沒別的味了,我吃了幾口就直接丟了。我看了下時間才到九點多,小雪應該還有一個小時才到,我找了個幹淨點的地方坐著,無聊的玩著手機消磨時間。

一個小時後,我終於見到那個思念中的女孩,穿了白色T恤,藍色牛仔褲,小白鞋,紮著長長的馬尾。小雪看到我後直接向我撲了過來緊緊的抱住我,高興的說道:“小帆,我好想你啊!”我將她抱起來轉了個圈,說道:“親愛的,我也很想你!”

小雪拉了個很大的箱子,背上還背了個包,我很自覺的拉起她的箱子,幫她背著包。箱子和包都很重,看來帶了一大堆的東西,我不由的感歎,女孩就是女孩,東西永遠都那麽多。小雪開心的挽著我的胳膊,整個人都掛在我身上,把我累得夠嗆,不過為了男人的麵子,我隻能麵不改色的任由她鬧!

小雪錄取的學校是“J省財經大學”,算是我們省數一數二的學校了,隻不過我感覺專業不怎麽好,叫“市場營銷”,當時也是亂報的,應該是被調劑了。小雪他們學校對於迎接新生安排的比我們學校周到很多,他們學校會派人派大巴過來車站迎接新生,我們沿著火車站轉了一圈後找到了他們學校新生的集合點,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一些人了,等到差不多滿一車人的時候就開始出發,直接送到學校,帶他們去辦理入學手續。

又做了一個多小時的大巴車,終於到了小雪她們學校,下車後,立刻就有一群“好心的”學長過來幫女孩子拉箱子,很快小雪吸引了一位學長的注意,接著幫忙的名義過來搭話,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單手摟住小雪宣布主權,理都沒理他,氣得那家夥臉青一陣白一陣。我不由得感歎“這種□□絲風氣真是哪個學校都一樣”,我和小雪跟著大部隊往前走,一邊走我一邊偷偷對小雪說:“看來我得緊緊跟著你,你們學校狼太多了”,小雪笑著說道:“沒辦法,姐姐天生麗質,就是這麽有魅力”,我狠狠的摟緊她,對她說道:“你是我的!”小雪惱道:“好了,都弄疼我了,我是你的好吧,大醋王!”我得意的鬆開她,摸摸她的頭說道:“這才乖嘛!”小雪看著我翹起嘴角,小手不知道何時已經伸到了我的腰部,狠狠用力一掐,我......

等小雪入學手續已經辦好,送她到宿舍安頓好後,我趕緊開始往學校趕了,因為明天我就要開始軍訓了。小雪的學校在N市的北邊,而我學校在N市的西邊,隔得比較遠,我百度了一下公交路線,好在隻需要轉一趟車,不過花費的時間比我想象中的要久了些,足足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車才回到學校。

我看了下時間,差不多下午五點了,我趕緊跑向領軍訓服裝的地方,新生群裏麵已經通知了今天下午五點半前必須到指定地點領取軍訓服裝。到了指定地方後,有兩個被曬的很黑很黑的教官(大二學長)在那裏發衣服。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大一時候被虐的太慘了,現在升大二了格外的有優越感,對我們態度極其惡劣。有位長相很清秀的同學領的鞋子太大,想換一雙,竟然被那個黑臉教官嚴詞拒絕,理由是剛才那位同學報出的鞋碼是41碼,但是這種解放鞋比平常我們穿的鞋要大一號,而教官給他配的就是41碼的鞋,沒有第二次機會,不能換,搞得那位同學委屈的走了。我實在有點看不過去,這點小事這麽拽。至於嗎?不過“強龍不壓地頭蛇”,何況就我這小身板還不是強龍呢,不可能去為他出頭,隻能心裏為他默哀一秒!

回到宿舍進門的一瞬間我就驚呆了,我看到了什麽?我的天!三個“大光頭”,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說道:“你們三個幹嘛,咋都剪這種發型?”小鍾詫異的看著我說道:“你不知道嗎?咱們學校的傳統就是軍訓時都得剪‘軍訓頭’”,我聽得有點蒙,問道:“啥意識?是每個人都得剪這種發型?”得到那麽三個肯定得回答後,我瞬間心如死灰,從我記事開始我就沒剪過那種頭發,聽我媽說,隻有三歲以前剪過光頭,對於我這種愛美愛耍酷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死刑,完全沒辦法接受。我走到鏡子旁邊,摸了摸自己帥氣的流海,想到要剪成那種光頭,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不甘心的問丁風:“哥,你是本地人,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不剪會怎麽樣?”丁風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兄弟,放棄掙紮吧!據我所知,我們的教官都是學校教官隊的,也就是大二的學長,他們被大三的學長已經狂虐了一年,現在一個個內心都黑暗的很,他們也留了整整一年的大光頭,你覺得你一個人不剪,這種挑釁的行為他們能受得了嗎?為了你能活著熬完軍訓,還是老老實實去剪吧!”聽我後我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癱坐在椅子上麵不想說話,想到自己剪成大光頭的模樣我感覺自己要瘋了。

這讓我以後怎樣見小雪阿,淚奔!

☆、軍訓開始

經曆過幾個小時激烈的思想鬥爭,我還是選擇了低頭,不是因為我慫,而是從今天見到的教官來看的話,這些家夥選擇肯定一個個心理變態,肯定想著法子來虐我們,以求心理的平衡,所以我隻能選擇暫避鋒芒了!

晚上第二次來到了學校的後街,隨便找了家理發店,直接跟理發師說給我剪個“軍訓頭”,這邊的理發師估計也見多了和我一樣的學生,也沒覺得有什麽奇怪,直接問我“剪兩毫米還是三毫米?”,我內心吐槽道:“這有區別嗎?”不過能長一點十一點嘛,就跟理發師說“三毫米”!一縷一縷的頭發漸漸的從我的頭上落到地上,我感覺我的心在滴血,隻能無奈的閉上眼睛索性不去看了。“軍訓頭”剪的很快,大概十來分鍾就好了,給了老板錢後我鏡子都沒敢照就直接出來了。此時後街很熱鬧,人好多,走到街上我都不好意思抬頭,越發的覺得尷尬,一直低著頭快速趕往學校。路過一家精品店時突然一眼瞥道了裏麵的帽子,我靈機一動,趕緊跑進店裏麵隨便買了一頂鴨舌帽,戴上帽子後才感覺好了很多,開始快速趕回宿舍。

到宿舍後差不多到晚上十點了,想去我得給小雪打視頻電話了,我一陣頭痛,感覺自己在小雪心中的光輝形象馬上就沒了,我就一陣歎息!在糾結了一會後,我準備給小雪打視頻電話了,畢竟該麵對的還是得麵對,這個也沒辦法躲。我戴好帽子,給小雪撥通了視頻電話,很快電話被接通,畫麵那邊露出一張敷著麵膜的臉。小雪說道:“怎麽這麽晚才給我打電話哦,我都打算敷完麵膜去睡了”,我尷尬的說道:“早先有點忙,有點忙”,“咦,你戴哥帽子幹嘛?我好像重來沒見你戴過帽子”小雪疑惑的說道!我有點鬱悶的想著:“這姑娘咋這麽眼尖呢”!我隻能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那個就是想戴帽子了,沒啥,沒啥”,小雪眼珠子一轉,似乎發現了什麽,狡黠的說道:“小帆同學,我對你的帽子很感興趣啊,你摘下來給我看看吧”,我無奈的說道:“我的的姑奶奶,我真是服了你了,算了算了,長痛不如短痛,直接給你看吧”!說完我就把帽子摘了下來,一臉慷慨赴死的模樣給她看。小雪明顯愣住了,估計是被驚呆了,過了幾秒鍾後她淡定的蹦出一句:“恩!還挺帥的!”

“什麽?”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對小雪說:“寶貝,你剛才說啥?”小雪笑著說道:“我說挺帥的啊,從來沒見你剪過這種發型呢,還不錯,頭圓圓的”,我還是不敢相信,本以為小雪看到後一定會笑話我一頓。我苦著臉對小雪說:“寶貝,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做了啥對不起我的事,你這樣反常我心裏慌的很”,小雪立刻火冒三丈的跳起來說道:“朱小帆你個大傻瓜,對你好點你還不自在了是不是,滾!”說完就氣氛的掛了電話。我罵了自己一句“嘴賤!”,然後趕緊打電話過去給小雪道歉,哄了好久才哄的不生氣了,再次掛完電話後終於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感歎道:“唉!都是自找的,啥時候能不這麽犯賤”!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鬧鍾吵醒,睡了一個暑假的懶覺還真不習慣早起。我迷迷糊糊的爬起來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七點四十分了,我瞬間一個激靈,通知說今天早上八點準時在田徑場集合,我趕緊將他們三個睡得更死的叫起來,宿舍一陣雞飛狗跳,我們匆忙的洗漱完畢,然後奔向田徑場。到這時才發現軍訓服裝質量真的是差的要死,穿著身上感覺像掛了快樹皮在身上一樣,又重又難受,鞋子的成本我都在懷疑要不要十塊錢,除了長得和解放鞋一個樣,質量實在是太爛了,連阿輝都忍不住吐槽說道:“要是真穿著這東西上戰場,估計還沒見到敵人,衣服就壞了!”

在起床洗漱的速度上不得不佩服丁風和小鍾,丁風速度是真快,三下五除二洗漱完畢,憑借著大長腿的優勢,是我們宿舍第一個趕到田徑場的;小鍾是最後一個起床的,不過這家夥直接起床換好衣服就直接飛奔出去,幹脆連洗漱都省了,驚呆了我和阿輝。當我和阿輝趕到田徑場時,已經遲到了,班級已經差不多拍好隊列了。軍訓是以班級為單位的,一個班算一個排,五個排算一個連,一個學院算一個營,而我們《電子信息工程》專業剛好隻開了一個班,一共五十個人。

我們教官是一位臉快被曬的像黑炭,身高比我高一點點,帶著一副眼鏡,一臉嚴肅的大二學長。由於我和阿輝是最後到的,並且還遲到了,教官走到我們麵前對我們說道:“遲到,在軍訓期間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不過看你們是新生,就簡單一點好了,一個五十個俯臥撐,做完後站到隊伍最後麵去!”我和阿輝一陣叫苦,簡單點就五十個俯臥撐,那複雜點還得了!

好在我和阿輝運動細胞都不錯,五十個俯臥撐雖然很吃力,但還是堅持做完了。由於我們排剛好五十人,所以我和阿輝成了最後麵的兩個尾巴。我們入隊後,教官極其嚴厲的喊道:“立正、稍息、向有看齊,向前看、立正、稍息、立正......”。雖然沒有訓練過,但這些簡單的指令還是能勉強完成,當隊列排整齊後教官開始訓話:“我姓胡,你們可以叫我胡教官,軍訓時間為期半個月,第一個星期練習基本動作,第二個星期開始分軍團,這個具體的後麵再說。我現在要強調的是軍訓是你們入學的第一堂課,是要考核的,並且成績會納入教學係統的;我知道你們一個個都是嬌生慣養的,但是我告訴你們,在這半個月,是龍也得給我好好盤著,你們從現在開始把自己當成軍人,我會以軍人的要求來要求你們,凡是不聽命令的,沒有按要求行事的,我保證,會讓你們的軍訓生活會終身難忘!”說完還看了我和阿輝一眼。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