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期末考試

大學的生活對我來說是比較輕鬆的,我沒有什麽考研的打算,也沒想著能在大學做什麽大事,隻想著能按部就班的讀完大學四年,順利拿到畢業證就行,所以我成了很多前輩口中那種沒有明確目標與方向,隨波逐流的人,而大學中像我這樣的人是最多的!

輕鬆的時間總是感覺過的很快,每天除了陪小雪的時光,其它時間都在渾渾噩噩中度過,現在所學的課程中,除了《高數》外,其它的基本上都聽不懂,也沒有用心去學,反正據說隻要期末考試不掛科就行。所以雖然每天的課程都安排的很滿,還有晚自習,但真正做的事情也就是看小說,以及找下一本小說看。社團生活遠沒有以前想象中的那麽充實,在社團籃球聯賽結束後,學生會的日子除了每天的簽到還是簽到;創業俱樂部估計都快把我給忘了,一個學期過去了好像就去了兩三次,每次都是部長毫無營養的打雞血,並且說不了幾句就趕我們走了,說他要開始忙了,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忙著啥。

大學的寒假很長,差不多有四十五天,所以我們早早的就迎來了我們的期末考試周。由於學科比較多,我們的考試周一共有兩周,這兩周不上課,隻是考試。學生會也是很大度的最後兩周放過了我們,總算是不用天天跑去痛苦的簽到了!選修課是不需要參加學校係統的考試的,一般都是完成老師交代的作業就可以及格,這一塊對我而言倒是毫無壓力;體育課由於我選的是《籃球課》,所以成功的拿到了個高分;《高數》和《英語》是重中之重,占的學分也高;而其它的類似於《思修》這種課程的話就聽天由命了,看到時候能不能抄到吧,反正現在叫我就背書是不可能的!

考試來的比想象中要快,現在的天氣已經很寒冷了,我們都裹著厚厚的羽絨服。第一科考的就是《英語》,考試時按照班級來排座位的,一個大教室(大教室一般是用來給幾個專業共同上公共課的,教室很大,考試的時候很多科目會選用大教室來考試)一般會安排兩到三個班一起考試,而比較有意思的是每個班級的作為排名都是按照自己姓氏的拚音首字母來排的,由於我姓“朱”,拚音首字母是“Z”,所以我被安排在了教室最後麵角落的“黃金位置”!

說到大學時期的考試在此就不得不提到我們班的一個重量級人物,他就是“朱熹”(與那個詩人‘朱熹’同名),我們都習慣性叫他“熹哥”。熹哥是個外表不出眾,但是學習成績是班上數一數二的,並且學習非常刻苦,是我們班少有的幾個學霸之一。最最重要的是熹哥為人極度仗義,仗義到什麽程度呢,平時幫幫同學,給借借錢什麽的小事就不說了,我們大學四年,他每次考試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完,然後提前交卷去外麵給我們發答案,一發就是四年。所以一直到大四畢業,我們班都有一大群人以“熹哥的小弟”自稱。熹哥是我大學時期最佩服的人,沒有之一,折服於他的無私與不求回報,努力拚搏,待人以誠的人品。他給我們發答案這件事客觀來分析可能是不對的,但對我而言,不求回報的他卻是對我幫助最大的人,我很感激他!

熹哥和我同姓,所以在整個大學期間,幾乎所有的考試他都坐在我的前麵。“作弊”是個藝術活,我一直是這麽認為的!首先,你得有一定的膽識,要做到一切風清雲淡,不要緊張,俗話說:“怕什麽來什麽”,越害怕別監考老師抓就越容易被抓;其次就是得臉皮厚,當監考老師已經開始懷疑你或者已經開始用眼神警告你的時候,一定要沉住氣,先收斂一點,等會該偷看時還是得偷看;最後就是視力要好了,像我這種左眼5.1,右眼5.3的,幾乎眼神一瞄過去就是五個選擇題的答案。不過作弊最忌諱的就是留下證據,所以能用眼睛偷看就盡量用眼睛偷看,最好不要用什麽小紙條,不然一被抓就完蛋!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我這麽幸運能有一個熹哥這樣的人一直坐在前麵的,所以大家作弊還是得靠手機。《英語》考試剛開始時,監考老師就帶著“金屬探測器“(和高考時的一樣)”過來嚇我們將手機上交,沒想到大學的考試這麽嚴,一大波人都被嚇得將手機交上去了,我也不例外,隻有像阿輝這種能想到將手機藏在上衣袖子裏麵,膽大包天的人才敢不上交手機。試卷發下來後,監考老師果然開始用金屬探測器對我們每個人進行“搜身”,有幾個心存僥幸的倒黴蛋當場被抓。我就比較輕鬆了,有熹哥坐我前麵,並且他很配合我,會將試卷放往旁邊,讓我一眼就能看到,就這樣熹哥做一道,我就跟著做一道,以至於到後來我隻要看著熹哥寫選擇題答案時筆頭晃動的軌跡,我就能知道他寫的是哪個字母。

《高數》考試就相對比較輕鬆了,由於高中時候的數學底子還在,再加上最後兩個星期的臨時抱佛腳,突擊訓練了一下,做了一些題,背了幾個公式,基礎的考題差不多都能自己做了,靠自己及格不掛科應該沒問題。其它幾科副科考試就幾乎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比如阿輝這種玩手機玩到出神入化的人就直接用手機百度,據說他可以完全不看手機閉著眼睛都能準確打字,並且能單手在半秒鍾內將手機滑進直接衣服袖口裏麵,他就憑著這一手絕技縱橫了大學考場四年。大部分同學都是在等熹哥發答案的(副科考試沒有那麽嚴,一般不會來搜查手機),所以就造成了一場考試前一半的時間我們班大部分人的試卷都是空白的,熹哥交卷後的十分鍾,大家試卷就會快速寫滿,這個現象曾經被一個監考老師發現過,不過好在他沒有深究,也沒有抓到明顯的證據!

經過兩周的考試周,當最後一科交卷後,我長舒一口氣,感歎道:“高中時是一個學期無數次考試,天天都是挑戰;大學是一個學期就一場考試,撐過去就行,所以才能造就了我們這麽多自製力差的大學混子學生”!

☆、大一第二學期

2014年的年初,家鄉下了好大一場雪,待到春雪消融後,我們也迎來了我們嶄新的大一的第二個學期。

大學的學費都是按年交的,所以第二學期入學手續就非常簡單了,隻需要拿著學生證去學院蓋個章報到就行。我們宿舍也煥然一新,最主要是他們三個每人帶了一個筆記本電腦過來,把我羨慕的要死,我長這麽大都還沒摸過筆記本電腦呢。

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學生會那邊跟陳俊,李明他們都很熟了,雨欣雖然話不多,但也能漸漸的和我們聊幾句了,幾位學長似乎漸漸失去了他們在我們心中的威嚴,隨著一起玩多了,逗逼性格也慢慢暴露了出來,畢竟都是差不多年紀的人。創業俱樂部那邊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新學期開始時叫我們過去聚了一下,說了一大堆無關痛癢的事,然後部長又開始忙了,將我們一個個的趕走了。阿輝這種長得帥又有特長的人是我們宿舍幾個中過得最精彩的,他加入街舞社後由於實力夠強,很快就成為了社團的核心人物,收獲了一大群小迷妹與小迷弟,不過平時跟我們在一起時還是那副永遠都打不起精神的懶樣子。小鍾和丁風自從帶電腦來了後已經完全沉迷遊戲無法自拔,天天一有時間就玩“QQ飛車”,特別是小鍾,現在打籃球都沒有以前那激動勁了,入學時那要好好練球的目標早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而我,還是那樣“佛係“的過著,上課看小說,下課打籃球,放假找小雪,雖然很頹廢,過得沒什麽目標,隻想無憂無慮的過完這四年,成功拿到畢業證,然後畢業出去工作,好好掙錢!

大學的生活過了半年了,對於男生來說,大多數都是變得越來越宅,特別是對於我們這樣的理工男來說,不但宅,還越來越邋遢,連阿輝這樣的小帥哥,都變得越來越不要形象,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周圍都沒女孩子,打扮給誰看!”,對此我深表認同。高中時期的我再怎麽忙,每天洗個頭,吹個頭發是必須的,哪怕是冬天也一樣,可現在周圍的人估計沒幾個人會這樣做,幾乎都是好幾天洗個頭,上課時也就搞點水隨便抓兩下,有時澡都不洗,反正大家都一樣不要形象,也不會誰取笑誰。像我這種有女朋友的還好一點,最起碼放假時會稍稍打扮一下自己。而女生則恰恰相反,一到大學,很多女生(我們那時候農村的女孩子中學時期一般都不會化妝)的第一大變化就是都漸漸學會化妝了,會越發的注意打扮自己了,所謂的“女大十八變”指的就是這個吧;外貌上麵的變化是一部分,而思想上麵她們會顯得比同齡的男生成熟的很多!

小雪漸漸的成為了我生活的全部,由於對學業上的迷茫,我整天真正需要思考的事情就是和小雪約會,每天都期待著與她見麵,每天晚上的電話粥都能煲一個小時以上,雖然大多數時間都在聊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但是很開心。長達半年的電話,對宿舍造成最大的影響就是他們三個現在全都能聽懂我說我們那邊的家鄉話了,要知道阿輝可是從小講粵語長大的,普通話都不標準的人,居然能聽懂我講家鄉話,讓我不得不感歎道真是神奇!

經過大學半年的洗禮,小雪越發的漂亮了,現在每次和我見麵都會化上美美的妝。化妝品是個神奇的東西,小雪以前臉部皮膚有點偏黑,以前還沒在一起時還經常嘲笑她是“小黑鴨”,學會化妝後,似乎彌補了她外貌上麵最大的缺陷,加上她將近一米六八的身高和不足一百斤的身材,十足的大美女一位了。每次見麵時我都會調侃道:“這麽漂亮的女孩子,怎麽就被我追到了呢”,每次小雪都會憤憤不平的說道:“哼!那是我傻,我是被你騙過去的,你哪有好好追過我!”不過說起來我好像還真是沒有怎麽追過她,隻是水到渠成的就在一起了,我也曾一直一位,這樣的愛情才是最好的愛情!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1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