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由於是同校學姐帶隊,我也沒怎麽問,反正就覺得靠譜,暑假工又沒啥技術含量,無所謂了。不過中途有個小插曲,我跟小雪說這事時她明顯很不高興,她打算去她親戚呆的L市玩(我爸和我堂哥他們離那都不遠),她想讓我陪她一起去那邊,但我覺得我去那邊也隻能去玩,掙不了錢,所以我跟她好好的溝通了一陣,她終於勉強同意了。

去往W市的行程非常趕,我們期末考試考完最後一門課後就立刻收拾東西準備走了,連去跟小雪道別的時間都沒有。下午六點左右,一輛旅遊大巴就到了我們學校門口接我們(車費三百多之前就已經付了),我和熹哥老羅早早的就上了車,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人終於到齊了,開始發車前往W市。

W市離我們J省比較遠,中間還隔了一個省,不過行車時間卻比我想象中還要長很多,由於去往一個陌生的地方大暑假工,本身也沒報什麽期待,反而有些焦慮感,在車上麵一整晚都沒睡,到第二天上午才眯了一小會。

差不多上午十一點多,我們才到達目的地,W市的一個工業區,不出意料的這邊有很多的加工廠,跟之前打暑假工的地方很像。我們這一車人的中介負責人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據說的我們那位學姐叔叔的同事,他們一起開的中介公司。下車後中介負責人帶著我們到了一個辦公室集合,不過進去後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為這個地方是一個辦公區域,但不像是工廠。中介負責人叫我們先在一個休息室先休息一下,我剛好趁這個機會給小雪發了條消息報平安。

過了一會,就有人進來點名叫我們一一去拍寸照,說是工作需要,我們很多人都帶了照片,但還是被要求重新拍,說之前的不行,我雖然沒帶照片,但還是聽了很不爽,總有那麽幾分強迫我們的味道,並且拍一份九張的小寸照居然收二十塊(我們在學校附近拍時一般都是十塊錢左右)。雖然很不滿,但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隻能先忍忍了按照他們的要求來做了。

上午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午餐的話我們得自己解決,我和熹哥老羅一起到附近找了個快餐店,隨便吃了個快餐,不過讓我們比較吃驚的是這邊的消費真的很高,我們吃個快餐都去到差不多十五塊錢一份,還沒有學校裏麵八塊錢的兩葷兩素分量足。

下午一直待在那個休息室裏麵傻傻的等著,坐的我都快睡著的時候終於有幾個人走了進來,然後一個個點名讓我們上去領“證”,拿到後我才發現這是一個“從業經曆證明”(偽造的)。我看著這個證明,整個人都蒙了,有種很不好的感覺,我和老羅還有熹哥商量了一下,一起去找到當時介紹我們過來的那位學姐,問一下具體是什麽情況來著?找到她後她給我們的解釋是:“這邊比較嚴格,原則上是不招收暑假工的,但是不用擔心,他們都有關係,到時候拿著這個證去走個過場就可以入職了。”我將信將疑,總覺得哪裏不對,但又說不上來,她不過想到畢竟是同校的學姐,也就隻能暫且相信她了。

就這樣一直待了一個下午,終於把我們的“證”都能好了,再做了一個簡單的麵試培訓,反正我是困得很,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中介負責人說今天已經太晚了,無法去麵試了,先帶我們去找賓館,明天再帶我們去麵試入職。可能由於現在是暑假旺季,賓館很難找,並且還很貴,帶著我們一直找到晚上九點多,我和熹哥老羅入住了一個小賓館,連房間都沒看就三個人開了一間單間,畢竟身上都沒多少錢了,打算隨便擠擠算了。進了房間後才發現比想象中還要差很多,房子很小床也很小,帶一個獨立小衛生間,馬桶都是老舊的不行,還帶著一股臭味。東西放好後老羅和熹哥下去吃飯(我們沒吃晚飯),我是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一個人躺在**發呆。

W市的夜晚帶著一股嘈雜聲,讓人聽了很心煩,由於床太小,我們三個人隻能打橫著身子睡,非常不舒服,我就這樣一直胡思亂想著久久不能入睡!

☆、暑假工(二)

一個晚上的時間感覺很長也感覺很短,不知道是因為睡得太不舒服了,還是因為前一天太過疲憊,總之這個晚上一整晚都沒睡著!

早上我們在約定的地方集合,雖然還是感覺有點惡心沒胃口但還是勉強自己吃了兩個包子,今天還有得忙呢,吃飽了才有力氣。

七點半,大家都在昨晚約定好的地方集合,隻是讓我比較無語的是上午居然又帶我們來到了昨天待的那個辦公室,又這樣幹坐了一個上午。吃完午飯後,總算是帶我們到了一個叫“綠點科技”的公司,進門後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這個工廠看起來確實很大,有一整個產業園。我們到了麵試等待期,這個區域也好大,一進去嚇我一跳,裏麵至少有兩三百人,都是過來麵試的,我們到的比較晚,連坐的地方都沒有。

我們的中介負責人去幫我們拿了《麵試報名表》,我們幾乎都是站著找個牆壁,將紙墊在牆壁上麵填寫,花了半個小時,填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總算是差不多搞定了,中介負責人幫我們將填寫好的《麵試報名表》提交上去後,我們就坐等排隊麵試了。因為之前學姐說過他們都打點好了,麵試就是走個過場,所以我也就沒啥壓力的等著。

等待是漫長的,算一下我差不多兩天兩夜沒好好睡覺了,頓時感覺很疲憊,不過得強打起精神,我心想撐過等會的麵試就算是完成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睡一覺。心裏還盤算著在這邊好好做兩個月,聽中介說這邊包吃包住一個月工資至少3000,如果加班多的話會更多,那麽兩個月我最少能存5000,差不多是夠我下半年的生活費了,回學校後再做做兼職的話還能給小雪換個她喜歡的手機。想到這裏,我就感覺現在吃的這點苦根本不算什麽。

就這樣一等就等到下午五點多,在我腳都快站麻了的時候總算是快到我們了。老羅剛好在我前麵一個,還跟我說有點緊張,我笑著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多大點事,咱們就進去走個過場,然後就辦理入職就可以了,暑假工很簡單的,哥以前做過”。

走進麵試的小房間時,看到麵試官有三位,兩女一男,都是正襟危坐,看起來很嚴肅,我內心不禁一樂,“這架勢還真是裝的逼真,不就走個過場嗎,這樣認真幹嘛”。中間那位女麵試官看了一下我填的《麵試報名表》,問道:“朱小帆,20歲,一年工廠流水線工作經驗是吧?”我淡然的說道:“是的”,她繼續說道:“先做一下簡單的肢體動作,比如立定跳,下蹲以及簡單的手勢動作”,我不明就裏,但是照著她說的做了。不知為何此時的我內心產生了一陣不安感,感覺這個麵試好像根本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麽簡單。果然,肢體動作做完後,旁邊那位年齡大一點的男麵試官問道:“你之前是在W市‘XXX公司’工作過一年是吧,那麽請問這個這個公司的地址在‘XX區XX街道XX號’?”聽到這個後我一下就蒙了,這是什麽鬼?問的這麽詳細?說好的隻是走過過場呢?這個時候要是那位學姐在我麵前的話我一定對她破口大罵“哪有這樣坑學弟的,真是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一種強烈的被欺騙感油人而生,看著麵試官那種鄙視的眼神,我瞬間覺得自己像個騙子一樣恨不得在地上挖個坑鑽進去。可能是過於心虛,看著幾位麵試官死死的盯著我,我腦子一熱蹦出一句:“我不記得了!”說完後老臉一紅,自己都覺得太假,旁邊那位看起來很年輕的女麵試官直接沒忍住笑場了。

我迷迷糊糊的走出麵試間,腦子還是處於類似於缺氧的狀態,無法思考,回過神後感覺一陣虛脫,不禁苦笑,“我還是太年輕了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2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