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生命中總有些人是匆匆過客,因為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隻是兩條直線僅有一次的交叉,然後再無交集!

☆、暑假工(五)

什麽叫“綠皮車”?這一次是真的見識到了。原本預計是14個小時的車程,活生生跑了16個多小時才到,並且一會正著走,一會倒著走,老是換車頭,還時不時的得停下給其它車讓道;車廂裏麵環境就更別說了,賣了很多站票,幾乎都是人擠人,我旁邊的大媽帶了兩個小孩,她隻買了一個座位,硬生生擠掉了我半個座位,我還不好說什麽,隻能一直蜷縮著身子,難受的很;各種小孩的哭鬧聲,人們的吵鬧聲,泡麵味與汗臭味混在一起,讓我根本無法入睡,就這樣16個多小時都沒有眯一下眼!

到L市時已經上午十點多了,走出車站的那一刻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胃裏麵還是陣陣翻滾,我強忍著想吐的衝動,給小光打了個電話,叫他過來接我。在車站外麵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小光同學騎了個破電動車,又頂著一個剛剃的大光頭,小光似乎對這種寸頭情有獨鍾,也不知道芬芬怎麽喜歡他這一款。見到我後就帶著他那標誌性的猥瑣笑容衝我跑了過來,一把抱住我笑著說道:“兄弟,我真是想死你了”,我趕緊推開他,說道:“走開走開,我對男人沒興趣”,小光說道:“過來了就好,在這裏哥罩著你,來上車,出發!”

小光是請假出來的,他下午還要回去上班,就把我送到他爸媽住的地方就去上班去了,好在我跟叔叔阿姨都很熟,也不會覺得尷尬。洗了個澡,阿姨弄了個豐盛的午飯給我吃,我隨便吃了點就去小光**睡了,實在是太累了,一覺就睡到了晚上,還是小光叫我起來吃晚飯才把我叫醒。飯後想了一下給小雪發了條消息:“我現在在L市了,和小光一起,明天開始上班!”晚上和小光睡一張小床,他跟我說已經和他們的生產組長說好了,明天直接去上班就行,可能是由於太疲憊了,早早就睡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光一起來到了工廠,這個工廠不大,是做衣服的,組長是個年紀不大的男人,話不多,但是挺好說話,很快就帶我辦理了入職手續,直接開始上班了。我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往羽絨服裏麵塞“棉花”(不是真的棉花,好像是一種類似的化學產品,酷似棉花,或者裏麵含有一定比例的棉花),沒什麽別的要求,塞得比較均勻就好,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我們臨時工時間非常自由,除非是很忙的時候,其它時候上班都是很隨意的,因為我們是沒底薪的,做多少算多少。工廠有員工宿舍,我晚上就將東西從小光那裏都拿了過來,搬到了工廠的員工宿舍。雖然小光再三要求讓我跟他一起住,工廠宿舍環境也很差,但我還是堅持住到宿舍來,不想太過麻煩他。

宿舍的環境確實很差,比兩年前我和小光一起去的那個工廠還要差,不過好在人比較少,我們宿舍加我才住了四個人。晚上東西都整理好後我給小雪打了個電話,想著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小雪似乎氣消了不少,總算是接我電話了,不過剛開始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說啥。為了打破這種尷尬的氛圍,我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寶貝,我錯了,我剛開始就不應該那麽傻乎乎的亂跑,那麽輕易的相信別人,還是你聰明,以後都聽你的”,小雪哼了一聲說道:“之前咋不知道這麽想,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犯,再這麽傻的話我就不理你了”,我趕緊向她保證:“小的知錯了,再也不敢犯錯了,以後事事都會先請示我家女王大人”,小雪鄙視的說道:“希望你能說到做到”。我問小雪:“對了親愛的,你現在在哪呢,我好想你”,小雪說:“你猜,猜錯了的話...哼哼!”,我趕緊投降說道:“我猜不到,你放過我吧”,小雪說道:“好了,不逗你了,我現在也在L市,昨天剛到”,我驚喜的說道:“你也在這邊嗎?要不要來我這,我們一起在這裏上班”,小雪問道:“你那邊可以嗎?”,我說道:“沒問題,明天我去跟組長說一下,這邊比較缺人,並且有宿舍”,小雪說道:“那好吧,你明天先問一下”。

和小雪打完電話後我心裏的石頭總算是完全放下了,不過卻並沒有多開心,反而是有種後怕感,這幾天過的實在是太痛苦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小雪過來了我們這邊,和我一起上班,一起住宿舍,雖然大夏天的整天呆在棉花堆裏很難受,並且以我的手速也實在是掙不到多少錢,但好在是能和小雪在一起。小光的電動車也借給我了,他讓他爸給了搞了另外一輛電動車(叔叔是修電動車的),所以我下班後還能騎著小電驢帶小雪出去兜風,到街上吃點好吃的小吃。不過好像她現在特別沒安全感,和我在一起時是那樣的乖巧,溫柔,一但不在一起就很容易生氣吵架。

可惜好景不長,我們才做了二十多天,工廠後續的訂單出了問題,我們瞬間都沒事情做了,組長讓我們幾個先休息幾天等等,就這樣等了一個星期,還是沒事做,我跟小雪商量了一下,打算回家了,這個暑假感覺運氣不怎麽好,不想再折騰了,最後跟組長提了下辭職,走了個簡單的流程後就算搞定了。臨走前一天我和小雪去附近的照相館一起拍了兩張照片,叫小光後麵去幫我們拿,拿到後再寄給我們,那是一組兩個人臉上洋溢著幸福,至今難忘的照片。

回家後休息了幾天,在一次打藍球時遇到了一個初中同學曹鋒,他和我一樣在N市讀大學,和他聊天後了解到他現在正在N市做一份兼職,工資比較高,但就是很辛苦,問我去不去,去的話過兩天一起走,他這次是請假回來休息幾天,過兩天後再過去接著做。我看現在才八月幾號,還有差不多二十多天才開學,本來不打算再折騰的,但是N市的話就無所謂了,反正很熟,到時候還能直接去學校報到,也挺方便的。這一次我學聰明了,先跟小雪好好商量了一下,確認她真的同意後我跟曹鋒一起來到了N市。

這份工作時真的很辛苦,是幫一些大學宿舍安裝電腦桌,先要把原材料木板搬到各個宿舍,再一個一個進行組裝,非常累,有時候要做到半夜,做完後就找塊大點的木板躺在上麵睡,澡也不洗,第二天起來接著幹。就這樣辛苦幹了大概半個月(做完一個學校的就會休息個一兩天),總算是掙了兩千多,但也累得夠嗆!

這個暑假,跑了幾個地方,吃了跟多苦,後麵算了一下,除去買了個八百塊的紅米1S給小雪,其它的好像剛剛夠路費,也就是差不多隻是養活了自己兩個月,讓我感到特別心酸,掙錢真不容易啊!

82肥宅的快樂生活

☆、英雄聯盟

第一次接觸到《英雄聯盟》這個遊戲的時候還是初三畢業的那個暑假,那個時候電腦都沒有摸過幾回,隻能做在我小堂哥旁邊看著他玩,隱約還記得“寒冰”,“蓋倫”等幾個最早期出的英雄。直到大一時我們班開始風靡這款遊戲的時候才對它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

我從小就是個不怎麽會玩競技類遊戲的人,從最開始的“小霸王遊戲機”,到後麵的“街機”,我都玩的很差,很次都靠我小堂哥帶著我打通關,我就一路跟著混的,所以我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那麽迷戀這款遊戲。大一的時候沒電腦,就經常坐在他們旁邊看著他們玩(小鍾他們三個都有電腦),到大二我自己買電腦了,第一件事就是下載了《英雄聯盟》,開始了一段精彩的“召喚師峽穀”(遊戲裏麵的地圖名字)之旅。

《英雄聯盟》簡稱“LOL”,中文音譯習慣叫“擼阿擼”。我們每天下課回到宿舍後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來擼嗎?”從剛開始的十幾個人玩這個遊戲到後麵發展成幾乎班上每個男生都開始玩這個遊戲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2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