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老王自己幹了一瓶500毫升的白酒,此刻見人就拉著喝白酒;艾□□(我們隔壁宿舍的小胖子)直接喝醉了,抓著人就親,豪言要將全班人(兩個女生除外)都親一遍,這樣他的大學才算完滿,這會正將一個死死掙紮的同學直接壓到了地上一陣狂親,親完後看著地上那位滿臉生無可戀的同學嚇出我一身冷汗,太凶殘了,這家夥估計是“初吻”了,心裏為他默哀三秒鍾,趕緊逃進廁所才躲過一劫。最後艾□□被他宿友抬進醫院洗胃,好在問題不大。

酒會結束後我們一群喝酒喝的不多的人在班長的組織下一起坐到了田徑場的草坪上,大家圍成一個圈,拿個酒瓶,開始玩“真心話大冒險”。我們帶了很多沒喝完的啤酒過來,大冒險就是直接半瓶酒,難得的是我們班僅有的兩個女孩子都來了,這時才發現,好像大學四年都沒跟她們玩過,話都幾乎沒說過。一直玩到半夜,我也喝的很醉了,望著天空中的滿天繁星,思緒飄向遠方,我的未來會在哪裏呢?

第二天我約了“13電子信息工程籃球Club”QQ群(我創建的QQ群)上的所有人到籃球場集合,大家一起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場,可能是最後一次能這麽齊的聚在一起打球了,打完後,我含著淚將QQ群解散,仿佛青春的落幕!

最後就是學校官方組織的拍畢業照,我們都有租好了學士服,每個班輪流跟學院領導們一起合影,穿上學士服的那一刻真的是百感交集,十幾年的讀書生涯仿佛畫上了一個句號。在將學士帽甩向空中的那一刻,大家都激動的喊出:“我們畢業了!”畫麵就此定格,時間仿佛就此停止!

大家開始陸陸續續離開學校了,有直接回老家的,有直奔工作崗位的,有做好計劃去某個城市闖**的,也有先去旅遊或者出國留學的。我們一一告別,不管平時關係怎麽樣,走的時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敲開了班上一個又一個宿舍的門,跟同學們告別。我走的時候班上已經走了大部分人了,我一個一個宿舍走過去,感覺心裏空落落的,一邊走一邊拍照,拍了宿舍大門,拍了學校“觀光車”,拍了圖書館,拍了校門口,最後拉著行李箱走出校門。

離開了這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這個可能是人生中最後的“白色象牙塔”!在這裏,四年來走過的所有足跡都將會漸漸消失,然後重新換上後來者的足跡;所有的遺憾和後悔也終將煙消雲散,在這一刻結束,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

走出校門後我給小雪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後我對她說道:“寶貝,我畢業了!”

☆、G市

“畢業等於失業”,這句話非常真實的反映了我們當代大部分大學生的狀態。由於校招時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所以我一畢業就相當於失業了!

在答辯完後的幾天,我們宿舍晚上經常和對麵411宿舍一起喝酒看電影(用筆記本電腦看),之前我們兩個宿舍的關係就特別好,每次打遊戲都會一起玩,所以他們宿舍的四個人我都很熟。而杜玨絕對是最有特色的一個,因為名字有點奇怪,很多人剛開始都把“玨|(jue)”念成了“yu”,並且很像女孩子的名字,但本人卻是十足的鋼鐵直男一枚,由於他酷愛搖滾樂,結合他名字首拚字母,所以我們給他取的綽號叫“DJ”

DJ在G市實習工作了幾個月這件事,是我在向G市那邊的公司投了幾天簡曆後才知道的。知道我在找G市的工作後,DJ跟我說他們公司現在急招技術員(他目前也是這個崗位),與我們專業很相符,問我要不要來他們公司。我聽到後欣喜若狂,有種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馬上就讓他跟他們老大聯係。由於他們公司是新成立沒多久的創業公司,目前很缺人,也沒有太多繁瑣的流程,在跟DJ部門老大電話溝通完後,就準備學校這邊全部結束後就過去麵試了。

G市是我國一線大城市之一,地理位置非常好,處於沿海區域,四季如春,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地方!最主要的是小雪也喜歡這個城市,很早以前就跟我說以後如果去外地打拚的話首選G市。我比小雪先畢業一個星期,這樣的話我正好可以先去G市那邊租好房子等她過來。

跟DJ談的差不多後我給小雪打了個電話,接通後我說道:“親愛的,我找到工作了,直接去G市那邊就可以上班了”,小雪比我想象中要冷淡好多,淡淡的說道:“嗯嗯,那就好,我現在很忙,要準備畢業答辯,先不說了”,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我心中有點莫名的小失落,不過想起能找到G市的工作,我就很興奮,這點不愉快就很快忘了。

G市離N市很遠,由於高鐵票太貴,隻能買了一張普通火車的硬座票。臨行前我本來很想和小雪見一麵再走,可惜她跟我說要忙畢業設計太忙,並且畢業後就會去G市找我,不差這幾天,我內心失落的同時也不得不自嘲自己準備畢業答辯的時候好像比小雪差遠了,她好像真的很認真!

買的是晚上七點左右的火車票,因為到G市差不多十二個半小時,到那邊就剛好是早上了。坐了一晚上的車,腰酸背疼,車廂環境太差,我幾乎一夜沒合眼。由於今天是星期五,DJ要上班,沒辦法過來接我了,他提前打電話跟我說了先去他住的地方,房東會幫我開門,並將公交路線發給了我。

G市火車站與地鐵站是連通的,所以出站後就可以直接進地鐵站。走進地鐵站後第一次被一線大城市深深震撼到了,感覺整個地下被挖空了一樣,四通八達,地鐵站裏麵有各種各樣的店鋪,最多的還是密密麻麻的人。N市也有地鐵,不過隻開通一條線,我買票幾乎沒排過隊,而G市就完全不一樣了,買個票都排隊排了十多分鍾,這還是大部分人都有“地鐵卡”的情況下。

照著DJ給我發的路線,迷迷糊糊的轉了好幾趟地鐵,一個小時後我終於來到了地麵上。此時上午八點半左右,看著有點刺眼的陽光,感受著這個城市的溫度,我深呼一口氣,終於到G市了。接下來還有一趟公交,DJ公司在G市“科學城”,一個相對比較偏的地方。半個小時後,我終於到了此次的目的地,一個叫“簡莊村”的城中村。走進村子裏麵,密密麻麻的房子,讓我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樓層都不算高,隻有一條主路(也不過兩三米寬)進去。

DJ住的地方離村口不遠,我很快就找到了他住的地方,房東是個比較年輕的婦女,對我態度很好,給DJ打了個電話確認了我身份後就很快帶我去他的房間了。房間不大,也沒什麽裝修,整體比較舊,一室一“廳”(廳是個三角形的,像是正常廳用牆隔開成兩半中的一半),臥室很小,放了一張床和一張小桌子後幾乎沒剩什麽空間了,不過臥室采光還不錯,窗戶正對著村外大馬路。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2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