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的那一刻,在她麵前你就已經輸了,你會變得卑微,變得不自信,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她會永遠的成為你的‘甲方’”!

我想我是真的很愛很愛小雪,這一點我從未動搖過。我現在有很多東西想不明白,也感到非常的迷茫。吵完架的第二天,小雪同樣很晚才回來,回來後沒有跟我說話,隻是洗完澡然後睡覺,把我當空氣一樣。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照樣上班下班,不同的是小雪不在跟我有任何的互動,隻是告訴我讓我給她時間冷靜冷靜。理智上來說,我是應該給她時間讓她好好想清楚,但不知為何,我總有種強烈的危機感,如果現在不努力抓住,我可能要永遠失去她了。

我開始每天早上提前半小時起床去給她買好早餐,等她洗漱完後就能吃,可是她並不領情,反而挖苦我說:“如果是之前,我會很感動,但是現在,你這樣做讓我覺得很尷尬!”我並沒有因為這樣的小打擊而放棄,還是堅持天天給她買,盡管她並不吃。中午在園區食堂她也不跟我一起吃飯了,天天和她一群同事一起,DJ很疑惑的我:“你們是不是吵架了?”我沒什麽解釋的心情,隻是跟他說:“沒事”。晚上她的下班時間是下午五點二十分,我的下班時間是五點半(我一般都需要加班),每天我就卡著她下班的那個點在窗口看著她從樓下走過。似乎下班時間是她最放鬆的時間,她依然那麽漂亮,甩著那一頭長發,歡快而輕快的小跑著下班,每次看著她下班離開的背影,我都會冒出“是不是因為沒有我,她才會感到如此輕鬆,而現在的我對於她而言,是一種包袱和負擔嗎!”這種奇怪的想法。

這幾天,我渾渾噩噩的過著,由於小雪對我的冷淡,我每天都盡可能的加班到很晚才回去。這天晚上,大概九點半左右,我照常一個人下班回去,從公司到簡莊的路不長,兩公裏左右,我一個人在黑暗中慢慢的走著,走到轉角的地方(大概一半路程),我突然看到馬路對麵有個女孩子很像小雪,走近點一看才發現真的是她。我趕緊跑過馬路,跟在她的身後,這段時間對於我來說實在是太折磨了,我不想再這樣繼續冷戰下去了,趁著現在這個機會,我打算跟小雪好好談談。

天氣比較涼了,她穿得很單薄,我默默跟在她身後,她插著耳機聽著歌,雙手插兜,時不時的抬頭看看天,慢慢的走著。看著她的背影,我突然間發現,小雪瘦了很多,差不多一米六七的身高卻顯得那麽小,那麽小,很像將她擁入懷中,卻又感覺很有距離感,無法做到。我幾次伸出手想拉住她,卻一次次退縮了回來,我有點害怕,害怕抓不住她。

可能是由於靠的太近了,小雪終於發現了我,回頭看到我的那一刻她的雙眼滿是驚恐,然後憤怒的說道:“你是在跟蹤我嗎?”,我一時語塞,硬著頭皮解釋道:“我沒有跟蹤你,隻是......”,“好了你別說了,我跟你說很多遍了,讓我靜靜,讓我靜靜好嗎?我已經很煩了你知道嗎?”小雪打斷我說道!我感覺我的心髒在顫抖,被痛苦麻痹的大腦開始嚴重影響我的語言功能,甚至都說不出話來。見我沉默,小雪扭過頭來快速往前走,我鬼使神差的拉住了她的手,胡言亂語的說道:“求求你,別走,你知道嗎,這幾天我像是活在地獄裏麵一樣,我沒有一刻不在想你,別生我氣了好嗎,都是我的錯,我一定好好改,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會給你幸福的......”!

小雪用力掙脫了幾次沒掙脫掉,幹脆就不動了,冷冷的看著我,我從她那冰冷的眼神中看到了絕望,我徹底的慌了,我明白那意味著什麽,我拚命想努力抓住的東西即將要失去了。小雪冷冷的說道:“朱小帆,我跟了你五年,五年,每次吵架,你都是隨便糊弄過去,然後讓我一個人慢慢好,慢慢忘記,你知道我背著你流了多少次眼淚嗎?你老是說你錯了,但你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錯哪裏了,每次說你會改,但你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什麽事情都以自我為中心,從來就不會考慮我的感受”,小雪邊說邊流淚,很可怕的是連哭泣的聲音都沒有,她甩開我的手接著說道:“我從來就不要求跟著你大富大貴,我隻想要一段美好的愛情,沒有錢沒關係,但你要體諒我,願意為我改變,而跟你在一起我就像帶了個小朋友一樣,我很累。你什麽時候能變得‘成熟’一點,我才二十多歲,我也想有人疼,有人愛,可以在自己男朋友麵前撒嬌,可以無理取鬧後他還會來哄我,可是跟你在一起,我就必須讓自己懂事,讓自己強裝做理解你,在你的朋友麵前表現的很賢惠,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嗎”!

我徹底的崩潰了,此時此刻,我感覺全世界都拋棄了我,一直以來我所堅信的幸福,我所謂的付出了一切的愛情,我的過去,我的現在,我的未來,全部崩塌,我心裏不停的對自己說:“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我拚命的想抓住什麽,我抓著小雪的手,跪在地上求她,求她別離開我,而小雪麵對已經失去理智的我,拚命的甩開我就往前麵跑,我痛苦流淚,已經徹底的迷失自我了,我在後麵追著她叫她不要走。直到她沒走人行道,直接麵對著大量汽車跑向馬路對麵時我才瞬間清醒過來,我嚇傻了,我一邊跑一邊對著她喊道:“危險,危險,別再往前跑了,你說什麽我都答應你好嗎?我不纏著你了,我放你走好嗎?快回來”。我也追著衝向了馬路中間,車子一輛一輛的從無身邊呼嘯而過,而我的眼中隻有她,等到她安全跑到馬路對麵的那一刻,我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瞬間感覺雙腿發軟,兩眼一黑,倒在了馬路的邊緣。感受著身邊車輛飛馳而過帶來的陣陣輪胎摩擦聲,我全身都無法動彈,感覺我好像已經死去了......

DJ趕到的時候我已經不記得過去了多久,DJ把我拉到路邊,大罵道:“你神經病嗎?你你知道剛才有多危險嗎,我靠!”我回過神來,覺得身體能動了,我趕緊抓住他問道:“小雪呢,你有看到她嗎?”DJ說:“不用擔心她,你擔心擔心你自己吧,就是她打電話給我叫我過來救你這個瘋子”,我問他:“那小雪現在在哪裏?”DJ說道:“她剛才說了,今晚她去她同事那裏住,不用擔心,她已經到她同事那了”,我放下心來說道:“那就好”,DJ還是憤憤不平的說道:“不是我說你搞什麽啊,至於搞成這樣嗎,嚇死老子了......”!我沒有說話,一路聽著慢慢的走回去,DJ一路上不停的對我“囉嗦”,他的聲音不停的在我耳邊飄**,讓我在這個黑暗的夜晚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這一晚過後,我們終究是漸行漸遠!

很久以後回想起這個夜晚,感覺很羞愧,我就是一個大騙子,我錯在哪裏?我憑什麽覺得自己能改,我有憑什麽覺得自己能給她幸福;我也是個極度缺愛的小孩子,哭著喊著向小雪乞討愛,像個卑微到塵埃裏麵的“愛情乞丐”,這是我一生都不想回首的過去!

☆、我們,分手吧!

那晚後,我搬到了隔壁和DJ一起住,並發消息告訴小雪讓她回來住,我們都需要冷靜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我不會打擾她。

又是一個周末的早上,陽光明媚。G市十一月份不是很冷,溫度維持在二十度左右的樣子,不愧是擁有著四季如春般氣候的城市,非常舒適。在小小的出租屋裏麵,采光很差,隻有小小的窗口透些光線進入房間裏麵,辛苦忙碌了一周的工作,此刻卻照常一大早醒來。

我已經一周沒和小雪說過話了,每天也隻能是等她下班時都在公司辦公室窗口偷偷的看著她走過,連食堂都不敢去,每天都叫DJ幫我帶飯或者不吃,我真的好想她。

我輕手輕腳的打開了我和小雪的出租屋房門,站在門口,望著熟睡的女孩,昏暗的光線灑落在她美麗的臉蛋上麵,襯得原本憔悴的麵容更加暗淡,皮膚還是一如初見時那般好,隻是臉上的嬰兒肥卻不知在何時已經完全不留痕跡了,眼角還帶有絲絲淚痕,我的心感到一陣莫名的悸痛!

我就這樣看著她,眼中的淚水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一陣深深的無力感陣陣襲來,那晚吵架的情形還曆曆在目,這個陪伴在自己身邊五年的女孩第一次讓我感覺到有些陌生。她迷迷糊糊轉了個身,我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慢慢關上門離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2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