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每天下午五點半閉館,我們在五點左右就開始收拾東西,將機器關機,然後圍繞展位一圈拉上透明膠帶,就算是結束了。正當我背起書包準備走時,一個女孩子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回過頭來看向她,有點好奇的打量了一個這個很“唐突”的女孩,,一身標準的職業裝,上身白色襯衫,下身黑色半身裙,穿著鞋底不是很高的高跟鞋,一頭好看的長發,大概一米六的個子,看起來很瘦。她麵帶微笑的對我說道:“你好,我是你們隔壁展位的,請問你們這邊還有透明膠帶嗎?我們忘記帶了”,說完還不忘吐了吐小舌頭,很是可愛。我說道:“嗯嗯,有的,我去拿給你”,我打開儲物櫃,將膠布給了她,她笑著說道:“太感謝了,你稍微等我一下,我用完後馬上還你”。

我叫寶姐和阿馳先去開車,我馬上過去。等了幾分鍾,隔壁的女孩小跑過來將膠布還給了我,笑著對我說:“謝謝了,真是幫了我大忙了,不然就得被領導罵死了”,我接過膠布,說道:“不用謝”,她似乎很趕,急忙跟我說:“那我先走了,我還有急事”,我和說道:“好的”,她往前跑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對我說:“對了,我叫韓寧,明天見”,說完快步跑著離開了。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韓寧,還真是個風風火火的女孩子!

展會的第三天,剛好是周五,在S市工作的熹哥和艾□□聯係我約我晚上一起吃飯,他們剛好放假(他們都是雙休),一個多月沒見,再次見到他倆我感到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了,上一次在G市見麵的時候我和小雪帶著他們一起去吃自助餐,猶記得艾□□一個人吃一堆肉的場景,真的很開心。

我們找了一家烤魚店,叫了幾瓶啤酒,他們應該也是從DJ那裏知道了我的近況,也沒有對我說啥安慰的話,艾□□給我點了支煙,熹哥幫我倒上酒。S市的晚上越來越冷了,一口幹掉一杯啤酒冷得我全身發顫,但我還是很想喝酒,很想宣泄一下,對於這段感情,我真的感覺我快撐不下去了,熹哥和艾□□也很理解我,不停的陪我喝著。

酒過三巡,手機傳來微信消息提示音,我拿起手機一看,小雪發過來的消息:“我搬走了,過幾天離開G市”,我麵無表情的放下手機,拿起酒杯,對他們倆說道:“來,兄弟們,幹!”

和熹哥他們分開後,我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我很想很想問小雪“為什麽要這樣對我?為什麽這麽殘忍?不是說好的等我回去再說嗎?為什麽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就這樣想著想著忍不住痛哭出來,一個二十幾歲的男人,一個人在S市繁華的大街上,哭的像個小孩子一樣,一輛一輛的車呼嘯而過,人行道上麵人來人往,我全都看不到了,自顧自的哭著,自顧自的往前走著,一直走向黑暗深處!

最後我什麽都沒問,隻是跟小雪回了個“恩!”

第二天,展會照常,我像昨天一樣努力工作著,不過像是沒了靈魂一樣,隻是機械式的完成自己的工作。展會的最後幾天,還是照常過著,我對任何東西都失去了興趣,期間隔壁那個叫韓寧的女孩經常過來“串門”,很是熱情,不過我情緒低落,也隻是禮貌性的和她打招呼。

展會結束,我正在收拾東西準備走,韓寧走到我麵前,遞給我一隻公仔,笑著說道:“送給你,那邊有個公司搞活動送的,我拿了兩個,送一個給你,就當是感謝你那天借我膠布的禮物”,我有點意外,長這麽大還從來沒有人送過我公仔,我接過公仔,對她說道:“謝謝”!很久以後看到那隻公仔,回想起來還真是覺得莫名的溫暖,那個叫韓寧的熱情女孩,你還好嗎?

展會結束後,按照公司安排,我還會在S市呆一晚,明天會G市。晚上,接到小雪的電話,小雪說:“我要走了”,我問她:“你打算去哪?”她沒說話,我瞬間意識到她對我的疏遠感,我心灰意冷,雖然覺得無法接受,但也隻能對她說:“那,好好照顧自己”,她說:“恩”,然後掛斷了電話。她走了,帶走的還有我的心,我的愛,我感覺自己已經被完全掏空了。

阿馳帶我去KTV玩,我點了一首傑倫的“珊瑚海”唱著,這一刻才發現以前喜歡周傑倫的歌是覺得好聽,現在喜歡周傑倫的歌是能感同身受,“海鳥跟魚相愛,隻是一場意外,我們的愛,差異一直存在......”,唱著唱著我就哭了,再也忍不住,再也沒辦法偽裝自己,“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我們的愛,差異一直存在,你要的所謂的“成熟”,我現在給不了,和別人不一樣,我從出生開始就是負重前行,我沒辦法做到你想要的樣子,而最終,還是我愛你多一點。

這一曲“珊瑚海”唱完,曲終,人散!

☆、驀然回首

回到G市一個月後,我開始漸漸變得越來越不想說話,不想與人交流了。工作時我每天都表現的像個沒事人一樣,正常上班下班,但是一回到我們那個破舊的小出租屋裏麵,我就習慣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子裏麵。剛開始抽煙,一抽就停不下來,一口氣抽一包,因為自己有鼻炎,鼻子受不了了後我就改喝白酒,很想喝醉,但每次都喝到吐,就是喝不醉,直到自己胃痛的受不了了才稍稍收斂。我天天晚上都會哭,我很想小雪,越想越覺得自己沒用,越想越傷心,然後就會崩潰到失聲痛哭。我天天都活著一種“自我否定”的情緒裏麵無法自拔,我始終覺得小雪的離去都是我的過錯,是我不夠“成熟”,是我太過憂鬱,是我自己沒能力,給不了她想要的安全感!僅僅一個月下來,我瘦了十幾斤。

周末,雙休,我慢慢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在這個破舊的小出租屋裏麵醒來,我已經睡了差不多一天一夜了,最近老感覺怎麽睡都睡不夠。我爬起來照了一下鏡子,兩天沒刮的絡腮胡已經滿臉都是,亂糟糟的頭發,深邃的黑眼圈已及無聲的眼神,襯托出我無比頹廢的氣息,乍一看都像三四十歲的大叔了,我自嘲一笑,打算再回**躺一會。

突然傳來敲門聲,我想應該是DJ又來找我了,我慢慢走到門口,打開門。我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白色的T裇,藍色的緊身牛仔褲,一頭烏黑的頭發慵懶的灑落在雙肩,不施粉黛的臉上洋溢著俏皮的微笑,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透著靈氣,不是小雪又是誰?

看著她我腦子瞬間一片空白,隻是傻傻的看著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小雪俏皮的說道:“怎麽,不歡迎我?”我看著她,再一次確認真的是她,我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我將她緊緊的抱入懷中,帶著哭腔說道:“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不要再拋下我一個人了好不好?”小雪一邊拍著我的肩膀,一邊安慰我說道:“傻瓜,我不會離開你的,還記得以前我對你說過的話嗎,你這輩子別想跑,你得一直陪著我”,我哭著說道:“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我會像牛皮糖一樣緊緊的粘著你!”

我抱住她久久不願意放開,最後小雪快被我抱的喘不過氣來,才慢慢掙脫開我,然後看著我帶著怒氣說道:“你看看你都成什麽鬼樣子了,我才一個月不在,你就邋遢成這樣”,用鼻子聞了聞我身上,做出咧著鼻子的可愛表情接著說道:“渾身都是臭的,你們男人平時就是這樣生活的嗎?還有還有,你看你這胡子邋遢,蓬頭蓋麵的樣子,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你說說你,多久沒洗澡了?枕套和床單有換洗嗎?還記得襪子和衣服不能和衣服一起泡在桶裏麵嗎?洗臉有用我給你買的洗麵奶嗎?不會還是隨便搞兩把冷水到臉上就算洗臉了吧!還有還有......”小雪一口氣說了一通,估計說道自己都累了,才無奈的說道:“算了算了,我不在你身邊,你記得個啥,你就是頭懶豬”。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2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