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最近愛上了睡覺,愛上了一個人縮在房子裏麵不出門,曾今試過雙休時沒出過房門一步,就吃了一桶泡麵和一個麵包,也不會感覺餓,就是特別嗜睡,可以不停的睡。我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狀態是否正常,隻是單純的覺得這樣挺好,能讓我空落落的心會感覺到一點踏實的感覺。

老媽現在習慣性的天天給我打電話,對我各種各樣的囉嗦,好像想將這麽多年沒給的關心一股腦的給我,不過老媽確實不善溝通,嘮叨的話說多了後,她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問什麽了,所以後麵她幹脆換了個方式,開始換成天天給我打微信視頻電話了,也不用多說什麽,好像隻要能看著我好好的她就能放心。我很明白她的擔心,我從小就是個不會哭鬧的人,不管在外麵受了多大的委屈,或是生病了之類了,從來都不會找我媽哭訴,習慣了一個人長大,一個人麵對所有苦難,不讓他們擔心。我也知道她心裏的難過,但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安慰她,隻能每次視頻電話的時候盡量把自己打扮的精神一些,表現的樂觀積極一些,減少她的擔心!

DJ找了個很愛她的女朋友,總算是不再天天嚷嚷著以後要出家當和尚了,天天在我麵前膩歪,整個人都胖了一圈,我笑著說他這是“幸福肥”,他本就樂觀,現在更是容光煥發,活成了我最羨慕的樣子。有一天DJ問我:“小帆,如果有機會的話,你還會去找小雪嗎?”我沉默了一下,抬頭看著遠方,苦澀地說道:“不會了”,DJ問:“為什麽?不愛了嗎?”,我說道:“因為太愛了,所以分開時才會格外的痛,刻骨銘心,而這樣的痛,我沒辦法再承受了;我們之間有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再也沒可能了!”

臨近年關,小光發來了他一家三口的照片,他現在在N市當上了人民警察,和芬芬一起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一家三口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打電話時寒暄了一番後,他語重心長的對我說道:“兄弟,我們都長大了,有些東西我本不想提,但還是要對你說,該放下了!”我笑著說道:“好的!”小光歎息一聲,罵道:“你這家夥我早就看透你了,當年就跟你說你不適合談戀愛,我就知道遲早會受傷,會被傷的很重......”說著說著他聲音哽咽,說不下去了。我安慰他說道:“我沒事,放心!”小光最後對我說:“過年早點回來,酒我給你準備著!”我說道:“好”!

我終於搬離了簡莊,搬離了曾經屬於我們的小房子。離開的那一刻,我將房子打掃的幹幹淨淨,清除掉屬於我們的所有痕跡,以後如果還會有一對剛畢業的情侶住進來,我真誠的祝願他們能從校服到婚紗,能勇敢,堅持,幸福的走下去,不要像我一樣成為一個失敗者!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回家時路過縣城,鬼使神差的提前下了車,突然間特別想去X縣一中看看。我再次回到X縣一中的門口,這裏變化很大,校門重新翻修過了,周圍建起了一棟棟的學區房。我在門口久久佇立,卻始終沒有邁進校門,這裏是關於她的起點,也是曾經一切美好與幸福的開端。往事不堪回首,過去的記憶一幕幕如潮水般湧上心頭,不知不覺中紅了眼眶!夕陽的餘暉將我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映射出我孤單的身形,寒風陣陣,刺骨冰涼,我的心也仿佛漸漸冰封,然後慢慢轉身離去,不再停留!

“為你彈奏肖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跟夜風一樣的聲音,心碎的很好聽......”耳邊響起熟悉的音樂,此時此刻感覺如此的應景,我們曾一起哭過笑過,我們曾一起許下愛的諾言,曾以為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但最終,我們還是天各一方。我們的過往終究還是埋葬在了這裏,我們的愛情,終究還是死去。一起走過的五年裏,因為你,我卸下了自己一層又一層的偽裝,敞開自己的心扉,將自己暴露在陽光下;如今同樣也是因為你,我在自己的心口又築起了一道又一道的高牆,蜷縮在自己世界裏最陰暗的角落。

時間如流水一般,很多東西兜兜轉轉又會重新回到原點,多年前我曾是一個人負重前行,如今我同樣是一個人砥礪前行。我回過頭,看著曾經蜷縮在黑暗中的自己,微微歎息;轉過身,堅定地大步向前走去。

“在你的生命中,總有那麽一個人,溫暖了時光,驚豔了歲月”,而當這個人離去時,你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自己,好好成長,在歲月的流逝中,成為愛你的和你愛的人的那一道光!

☆、尾聲——記憶的最深處

我叫朱小帆,今年二十九歲,2017年普通本科大學畢業,電子信息工程專業。一轉眼在QD已經工作五年了,QD公司這五年發展的非常快,全國各地開了二十多個分部,目前正在進軍海外市場,正在為“上市”做最後的衝刺!目前在S市分公司已經上了軌道,而我,成為了分公司的技術總監。

五年來,工作成為了我生活的全部,經常全國各地出差,加班更是家常便飯,偶爾會加班到深夜,也時常會被難纏的客戶罵的狗血臨頭,承受著項目上各種各樣的巨大壓力,我們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的技術難關,也搞定了一個又一個難纏的客戶,我也在其中不斷成長,相應的也不斷升職加薪。

去年,我終於幫助父親還完了最後一筆債務,放下了心中常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的石頭,現在終於感到一身輕鬆。

至於小雪,我早已沒有了她的任何消息,或許是命運,或許是我刻意的不想去麵對,總之我的生活中沒有了她一絲一毫的痕跡,或許已經嫁人,或許還在某個地方生活著。而我,隻是會在某個孤獨的深夜,翻開記憶深處時,內心偶爾還是會傳來陣陣刺痛。我曾經花了五年的時間去愛她,如今同樣花了五年的時間去努力將她忘記!然而即使過去了五年,我還是愛著她,或許再過五年,十年,我還會愛著她,不過這個“她”卻不是她了,隻是我記憶中那個曾經給與我溫暖的那個她了。

大海,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此刻的我終於站在了大海邊上。曾夢想著攜手此生最愛的人,一起光著腳漫步在柔軟的沙灘上麵,留下兩行長長的腳印,感受著濕潤夾帶著鹹味的海風,看著水天一線的海平麵,緊緊相擁到永遠!

可惜的是,我卻是孑然一身的來到這裏,看著無邊無際的大海,挺起胸膛深深吸入一口微腥的海風,再輕輕呼出,感受著這大海的氣息!“陽光灑在海麵上,波濤翻湧而起將光芒打成無數耀眼的白色的浪花,然後全部納入自己的懷抱中,顯出無盡的藍,一直延伸到遠處和天連接到一起”——《曆史的塵埃》

五年來所有關於她的記憶,為她許下的承諾,對她此生唯一的愛,凝結成一顆記憶的種子,永久的塵封在我記憶的最深處!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