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當然,為了照顧她,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一下課就飛奔向食堂,吃飯都不用排隊的。從那以後,每次都等她一起,然後慢慢的走去食堂,然後苦逼的排隊。剛開始超級不習慣,並且跟女孩子一起吃飯和跟男生一起吃飯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雖然我號稱臉皮厚的程度僅次於小光和阿文,但麵對她還是有些放不開,老是感覺有種怪怪的尷尬感覺。而這一切都被我的好基友們給打破了,也不知道他們抽的什麽風,在我陪她一起吃了幾天飯後,他們幾個也每天慢悠悠的跟著我們一起去吃飯,然後就組成了每次五六個男生(波哥有機會的話就會陪著秀秀一起)和一個女生一起吃飯的奇怪組合。

吃飯本是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了,但人有時候挺奇怪的,一個人吃飯和幾個人一起吃飯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和男生一起吃飯和與女生一起吃飯的感覺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原本我們幾個男的一起那是狼吞虎咽,都餓死鬼投胎一樣,雖然吃相難看,但效率高,速度快,吃得多;她加入進我們這個組合後我明顯變得斯文了很多,當然她也不是矯情的人,性格也挺豪爽,吃飯不會嬌滴滴的(我是最怕和這種女孩子一起吃飯的,吃半天都吃不了幾粒米)。並且讓我至今難忘的是每頓飯她都會分我一半,那時候特別能吃,女孩子飯量就沒有那麽大了,所以老是引來一道道羨慕加嫉妒的目光,對於這些,以我的臉皮自然都是無視掉的。

前麵這些都不算什麽,最讓我難堪的是小光和阿文這兩貨,和女孩子坐在一起吃飯一點也不知道收斂,以前怎麽吃,現在還怎麽吃,完全不顧形象。剛開始以我的老臉都有點掛不住,隻能尷尬地看著小雪笑笑說:“沒事,他們一直都這樣,習慣就好,習慣就好!”其實讓我一直以來很感動的事情是小雪好像對我身邊的人從來都不會有什麽意見,總能一起相處的很好,她的性格也很活潑,很容易和男生打成一片。所以即使這兩貨當年丟盡了我的老臉,她也毫不在意,反而後麵和他們也成了朋友,一起吵吵鬧鬧,度過了一段很愉快的時光!

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這些事情,我問小雪:“當年跟著我們這一群邋遢的男生一起玩你真的開心嗎?”她笑了笑說:“那個時候的你真的意氣風發,非常瀟灑,我很開心。“而這一句話是對一個男孩青春時期的肯定,讓我感到很自豪,很感動。陪你一起吃飯,或許其實是你陪著我,是那段時光最普通卻也終生難忘的事!

☆、考試來了

生活雖然還是這樣操蛋,但終究是一天天過去,複讀的教學計劃和高三基本相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每個月的月考了。“月考”顧名思義,每個月考一次,會完全模擬高考來進行,並且考完後班主任會打印出一張大大的成績排名表貼在教室最顯眼的位置,讓你隻要坐在教室裏麵就能看到,以此“激勵”我們。

轉眼間一個多月過去了,時間來到了九月一號這樣一個神聖的時刻,高一的新生滿心歡喜的步入這個全新的高中環境,此刻的他們就像三年前的我一樣,並不知道高中噩夢般的生活,接下來他們要麵對的是什麽,所以說有時候未知也是一種幸福;大一的新生此時肯定滿懷憧憬的邁入大學這座神聖般的的殿堂,終於告別難熬的高中生活,進入無拘無束放飛自我的大學;而此刻的我們,即將迎接複讀以來第一次月考。怎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呢,就是很苦澀,很無奈!原本以為能告別自己最討厭的這種考試了,卻沒想到陰差陽錯的還得再煎熬一年。

考試的這一天轉眼就到了,在經過緊張的“臨時抱佛腳”過程後,小光和阿文這兩貨都自信滿滿,一副老子能考第一的樣子,互相鄙視的看著對方。在這個早自習,兩人難得的沒有睡覺,一人拿著本書一本正經的讀著,時不時挑釁式的瞪對方一眼,然後繼續埋頭讀著。整個教室都是沉悶的讀書聲,同學們比賽誰的聲音大一樣,好像越大的聲音越能給自己心裏暗示,背下來了,從而更加有安全感。這樣的氛圍我突然間覺得索然無味,放下了課本,反正都這時候了,還不如放鬆一下等下考試好好發揮。

雖然要模擬高考,但由於教學時間安排,必須把兩天的考試時間壓縮成一天,但考試順序倒是沒變,上午《語文》、《數學》,下午《理綜》,晚上《英語》。考試前總是感覺時間過得好慢,我們總會因為緊張而覺得煎熬,而越有壓力,就希望快點過去,因為考試過後會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然後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任性一下,這是我這麽多年考試得出來的經驗。但考試時其實過的很快的,因為你得集中注意力做試卷,人在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時會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語文》、《數學》對於我來說沒什麽壓力,也不會有啥突破,感覺怎麽考都那樣,以我懶散的性子到這樣的程度已經很難再進步了。下午的《理綜》雖然有壓力,但畢竟基礎還不錯,並且複讀最好提升的莫過於《理綜》了,所以這一科算是花了我最多精力去做的。轉眼間就到了晚上的《英語》了,對於這一門課程我真的是除了恨還是恨,可能天生就沒有語言天分,從初中開始學習《英語》開始,這一科一直就是我拖後腿的科目,並且越來越嚴重。我現如今淪落至此絕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它,因為我高考《英語》成績隻有50分(總分150分),一門語言科目考成這樣我也是很無奈,與別人的差距就是這樣形成的(一般人都考100分以上)。

所以《英語》開考後我還是老規矩,先看聽力,將我“認識”的單詞做好標記,然後坐等聽力開始,聽力開始後認真聽,每一題隻要聽到了我認識的單詞在那個選項就選哪個,聽不到的話就“隨緣”選,一般選最長的選項或選“C”;“單選題”和“完形填空”基本是不會的,憑著感覺隨便選,一般五分鍾搞定;閱讀理解會認真去看,當然由於太多單詞不認識,很多也隻能瞎蒙;最後的作文想方設法的套兩個自己死記硬背的句式,再把自己會的那點可憐的詞匯都“拚湊”上去,試卷做完,然後趴著發呆!英語的考試時間是兩個小時,我一般一個小時搞定,反正花再多時間也沒有用,不會做的還是不會做。看了一下旁邊的小光和阿文都還在絞盡腦汁的做題,小光與我剛剛相反,除了《英語》好點其它學科都很差,阿文是哪一科都一般般。回想起前三年經曆的無數次考試,有點像做夢一樣,感覺自己每次考試都差不多,努力一點成績不見提升,懈怠一些,成績好像也不見退步,可能是做事情沒恒心,不夠堅持的結果吧!

當交卷的鈴聲一響起,很多同學都如釋重負的起身交卷,最興奮的就是小光和阿文了,這兩貨交完卷就不見了蹤影應該是又躲著抽煙去了。正當我無精打采的趴著桌子上時,小雪一蹦一跳的跑到我麵前,“考的怎麽樣?”我懶洋洋的趴著不願意動“就那樣,我永遠都是老樣子!“她看著我笑了一下說:”考完了,要不要去操場上走走?“雖然不想動,但也不想掃了她的興致,就拿起東西很瀟灑的對她說:”跟著,哥帶你去溜達溜達。”

九月的天氣還是很熱,但在晚上確實難得的有些涼爽,晚風習習,滿天繁星。學校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大的,我們沿著田徑場周圍走著,田徑場外圍是一圈有路燈的小道,並且種滿了一圈的小樹,非常適合晚上散步。我們一起聊著以前初中時的一些傻事,不時哈哈大笑,也很感慨能一起再上高中,再次同班。初中時我們本沒什麽交集,高中時卻因為無話不談而成為知己,但那時不在一個學校,離得也比較遠,最後高考雙雙落榜,然後一起來這裏複讀,頗有一番“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那天晚上,小雪對我說:“來到這個陌生的學校,有你在真好”。我豪情萬丈的對她說:“有哥在,去哪裏都罩著你”!晚上的X縣一中很安靜,讓人很輕鬆。學校林蔭道上,昏黃路燈下,男孩,女孩,身影拉得很長很長,畫麵就此定格!

10難忘的周末(上)

☆、難忘的周末(下)

球打完了,汗水也揮發光了,饑餓的感覺也來了。都是十八九歲的年紀,中午又沒吃飯,小光和阿文早餐都沒吃(睡過頭了),所以每次這時的我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立刻飽餐一頓。

周末我們一般不會在食堂吃,我們是封閉式教學,平時根本出不去學校,隻有周末才能出去換換口味,改善夥食了。高中旁邊雖然不像大學一樣有那麽熱鬧的後街,但也有好多的小餐館,價格很實惠,對於我們這種住校生來說,這些小餐館就是我們打牙祭的地方。X縣是江西山區的貧困縣,但縣城卻還建設的不錯,環境優美,空氣質量好的沒話說,學校所在的地方就更好了。我們最喜歡去的一家店就是建在一個小山坡上麵的小店,老板人很厚道,飯菜價格便宜分量足,一個小炒加飯就六塊錢,每次我們都是按人頭點菜,每人六塊錢,對於當時我們那邊的消費水平來說確實非常實惠的了。

一群人興高采烈的跑進了小山坡上的小菜館,這裏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人很多,老板忙著炒菜幹的熱火朝天。我們很快點了幾個比較愛吃的小菜,坐著幹巴巴的等著,肚子餓的咕咕叫。老板炒菜技術很好,速度也很快,沒等多久,幾個香噴噴的熱菜就已上桌。我們幾個餓死鬼投胎一樣立刻開始狼吞虎咽,一點形象都沒有,當然,我們吃飯好像從來都沒有形象。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