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晚自習我一般還是很認真的,要不認真做題,要不認真“看書”;她突然間坐在我旁邊,我還真是有點不習慣,突然間不知道該幹啥了。你說我做題吧,有顯得我太裝,與平時的形象不符;看小說吧,有顯得太廢,再說人家難得來一趟,我悶頭看小說不理人家也不好,頓時覺得有點左右為難了。

不過她似乎沒有意識到我在胡思亂想,隻是安靜地趴在桌子上麵,帶著一絲慵懶,像隻小貓一樣;烏黑的長發隨意的披在雙肩,不是很長,但也不短,應該是剛洗頭發,散發出屬於少女的清香;大大的眼睛有些無神,似乎在想些什麽;皮膚偏暗,但很光滑,仿佛沒有一絲瑕疵。我不禁看呆了,直到她回過頭來看向我時,我才反應我來,頓時心跳加速,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她疑惑地看著我說:“怎麽了,這麽看著我幹嘛?”我頓時有些心虛,有點不知所措,隨口就蹦出一句:“你怎麽這麽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麵對她那要殺人的目光,瞬間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變冷了。她的眼中泛著淚花,看了我一下,然後轉過頭去趴在桌子上不理我了。我頓時非常愧疚,真想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嘴真賤,看來是跟小光待久了!我支支吾吾的向她道歉,說著一些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無心的,其實你真的很美之類的傻話想哄她開心。很明顯,那時的我真的大豬蹄子一個,確實不懂得怎麽去哄女孩子(當然,現在也不怎麽樣),所以,沒有取得什麽效果,她還是不理我。我頓時有些頭大,也有些無語,咋女孩子這麽麻煩!雖說我說話有那麽一丟丟過分吧,可是我都不停的道歉了,還想讓我怎麽樣嘛!頓時我也有些惱怒,哥啥時候幹過這種委屈事,所以我也就不說話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麽,然後就這樣兩個人沉默了下來。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鍾後她慢慢轉過頭來看著我說:“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心中那點鬱悶瞬間跑到九霄雲外了,突然非常心疼她,感覺自己的心莫名變得柔軟起來。我看她那快哭了的架勢,我立刻賤賤地說:“哎呀,我的小寶貝,你可別哭啊,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她瞬間就變了臉色,氣鼓鼓的說道:“你要死啦,再這麽惡心信不信姐揍你”。我感覺求饒道:“別啊,老大,這樣吧,下自習後我請你吃好吃的賠禮道歉好不好,我這小身板可經不起你一頓揍啊”。她傲嬌的說道:“哼!算你識相,等會我要吃最貴的,吃死你”。我哭笑不得,沒羞沒臊地說道:“你咋這麽可愛呢”她:“滾!”

☆、今晚的月亮有點圓

晚自習很快就結束了,十點半一到,我就拉著小雪跑出了教室,今晚也算是難得的準時下課了。食堂離教學樓有一段距離,會經過做早操的操場,然後是籃球場,再經過田徑場外圍,走到盡頭後就是食堂了。我們倆一路小跑跑到了食堂,

晚上食堂的人不多,夜宵的種類也不多,主要是為了高三的學生準備的。不過好在有我和小雪都喜歡的麻辣燙,那時候我也是到複讀這一年才吃到過麻辣燙,以前我們這邊以及學校裏麵都是沒有這種東西的。我和小雪有一點真的非常像,就是我們都是十足的“吃貨”,對於好吃的,從來都是沒有抵抗力的;不過我是肉食動物,她愛吃素。老板非常熱情,對我們都非常好,之前跟他聊天時才知道他兒子也在讀高三,非常理解我們的辛苦,所以他做的麻辣燙味道好、分量足、價格實惠。我點了牛肉丸、貢丸、肉片、香腸等一堆肉,小雪要了一堆生菜、金針菇、海帶絲等素菜,她酷愛吃辣,又叫老板給他配了特辣。江西人一般都比較能吃辣,不過我可能是家庭因素影響,能吃一點辣,但吃不了太辣,所以我一般吃啥都叫微辣,而這一點,小雪明顯是早就知道的。

看著香噴噴的麻辣燙,對於十九歲讀高三的我來說,簡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了。話不多說,立刻就準備開動了,小雪興致很高,笑嘻嘻的對我說:“謝謝你的夜宵哈,不過我今天突然想吃肉,要不這樣,咱兩換吧”?我瞬間一個激靈,有種不祥的預感。“你看看你最近都胖了,要多吃點素菜才行,來試試我的,都是姐姐最愛吃的”說著就把我們的碗對換了。看著那一大碗素菜,我欲哭無淚,主要也不是我不吃素菜,雖然我愛吃肉,但是也不反感素菜,不過她那一碗是特辣啊、特辣。我站起來對著她擼起來袖子說:“看看哥得肱二頭肌”,再露出我的肚子,“再看看哥的腹肌”,然後摸摸我的臉蛋,“再看看哥英俊的臉蛋,我哪裏肥了”?小雪鄙視的看了一眼我“姐說你胖了就是胖了,有意見”出於條件反射,我隨口就是“沒意見,領導”然後乖乖坐回去了!

在此我要著重申明一下,我那個時候身高170公分,體重60千克,由於熱愛運動與經常參加宿舍俯臥撐比賽,身材是真的不差。另外為什麽我會毫無尊嚴的附和她呢,並不是因為我怕了她,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尊重女性的五好青年,本著不跟女同誌一般見識的行事準則,所以我“讓著她”!

於是整個高中生涯吃的第一份“特辣麻辣燙”就這樣含著淚吃完了,在“領導”麵前肯定是不能渾水摸魚的,所以我連湯都喝光了,最難受的還是全素的。吃完後感覺整個人都能噴出火來,出了一身汗,眼裏鼻涕一起流,把小雪樂的不行,還就這件事後麵嘲笑了我好幾天。吃了這一次虧後,我也是瘋狂的聯係自己吃辣的能力,隻是一直到現在也是效果不佳,還是達不到小雪那種無論吃多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地步!

吃完後差不多十一點了,雖然我吃的很不舒服,但小雪倒是很開心,圍著我轉來轉去的取笑我,我雖然表麵上很鬱悶,但看到她現在這樣,總算是安心了一些,畢竟她今晚有些心情不好。我跟小雪說“我送你回宿舍吧”,她大大咧咧的說“不用了不用了,又不遠。”我還是堅持要送她,這可是我的原則,我大言不慚的跟她說“晚上十一點讓一個女孩子獨自回去,不是本帥哥的風格”!她很無奈的看著我“我看你主要是順路吧(食堂回去先是女生宿舍,再過去就是男生宿舍了),哼”!我摸了摸鼻子,尷尬的笑了一下說“主要是我怕你掉坑裏”,說我這句,我趕緊就撒開腳丫子跑了。

小雪腦袋瓜子老是轉的比我慢半拍這件事上麵(僅限於鬥嘴時)我是非常滿意的,所以每次我都能先跑開,然後她再氣急敗壞的追著打我。我們一路吵吵鬧鬧很快就到了她們宿舍樓下,她氣喘籲籲地對我說“不鬧了,今晚放過你了,姐姐累了”,我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那明天呢?不能記仇的哈”,她傲嬌的說道“明天看姐心情,哼!”然後對我揮揮手“走了”。看著她的背影,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她回頭看向我“怎麽了?”我收起了自己的玩世不恭,很認真的看著她“你還好吧,我可以做你垃圾桶,有啥不開心的可以往我這裏吐,我幫你裝著。”她沉默了幾秒鍾,對我說“其實沒什麽了,隻是突然間來到這個陌生的環境,並且背負的家裏的期望,壓力有點大,放心,我沒事。”

我拉著她坐在田徑場的旁邊(田徑場就在宿舍旁邊),很不要臉的跟她說“那你陪我坐一下吧,我也心情不好。”她問道“你咋了?”我說“因為你心情不好就虐待我。”她說“那是我的錯咯?”我趕緊說道“你先把拳頭放下,有話好說。說正經的阿,教你個好的減壓方法,現在躺下來,感受一下夜晚的微風,看看天空。”

田徑場上麵還有些青草,稀稀疏疏的,卻有股好聞的青草味;天空中一汪明月,又圓又亮,帶著一些朦朧的光輝。小雪按照我說的安靜的躺了下來,我閉上眼睛,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隻有身邊女孩身上散發出的陣陣清香,感覺所有的煩惱與焦慮都不見了,隻剩下平靜!

良久,我才睜開了眼睛,小雪還在看著天空發呆,我問她“想什麽呢?”她回過頭來看著我說“我在想十年後我們會是什麽樣子”,我對她說“以後我們一定會越來越好的,還是能沒心沒肺的笑,哈哈。”

我再次送她到了宿舍樓下,對她說“別想太多,好好睡一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她轉身輕輕擁抱了我一下,在我耳邊對我說“謝謝你!”然後跑著回宿舍了。我呆在原地好一會都沒緩過來,雖然說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抱吧,但我一直自認為這種事情我應該不會像現在這麽沒出息,有啥啊,隻是朋友之間一個簡單的擁抱而言,心跳快的自己都控製不了了。看來很多東西書上說的再好都沒用,還是要親身經曆才能正在去體會。

已經十一點多了,我美滋滋地走向宿舍,抬頭看向天空,今晚的月亮有點圓......

☆、月考成績單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