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車停了下來,打開車門後映入我眼簾的是一雙足足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不過高跟鞋的主人明顯還沒有學會怎樣好好駕馭它;一條青色緊身褲完美的修飾了主人的美腿,上身搭配簡單的白色T恤;頭發沒有完全吹幹,散發出洗發水的清香;臉色花了淡淡的妝,連平時略顯黑色的皮膚都變得白了很多。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比我高半個頭的大美女,我感覺眼睛都要被亮瞎了,呆了一下不得不感歎“女大十八變!”

我感覺帶她回到了我家,奶奶剛好出去買東西了,我直接帶她去了我房間,我拿了一雙我的拖鞋給她“換上這個吧,你那雙鞋我看著都累,就你現在這水平,崴到腳了就麻煩了。”她笑著換上了拖鞋對我說“怎麽樣?好看嗎”我幹笑了一下“那個啥,你穿這鞋太高,我看不到你的臉啊。”她說道“你這個家夥看來是不喜歡我穿嘍”,我義正言辭的道“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是不排斥的,女生穿高跟鞋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你在我麵前穿吧難免有點傷自尊!”說我後我過去摸了摸她的頭說道“這不是你的錯,誰叫你長這麽高呢。”小雪立刻拿開我的手說道“把你的爪子拿開先,明明是你太矮了好嗎。”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毫不猶疑的說道“濃縮就是精華。”小雪掩麵做嘔吐狀“你的臉皮真是比城牆還厚。”我馬上挺起胸膛道“謝謝誇獎!”

拌了一會嘴,我開始跟小雪說今天的計劃“首先,就你今天這身裝備爬山抓兔子是去不了了”,小雪驚奇的問我“你們這邊真的有兔子?你真能抓到?”我心裏偷偷樂了,這傻姑娘,就我家後麵那幾個小山包哪來的兔子,就算有我也不會抓啊,她還真信了。這些話我當然不會跟她說,看著她那副期待的樣子,我說道“兔子雖然可愛,但跑的太快了,你今天沒穿運動裝出來,我的衣服你也穿不了,還是算了等下次吧!”小雪一臉失望,還是不甘心的跟我說“你說的哈,下次一定要帶我去抓兔子,我要抓一隻回家養,白色的小兔子最可愛了。”看著她那花癡樣我也是挺無語的,平時追著我打得時候那麽凶,想不到還有這副小女生樣。

總之,抓兔子這個是泡湯了,我也鬆了口氣,我沒想到的是小雪對我昨天晚上說的話記得那麽清楚,馬上就說道“兔子抓不成了那就去河裏摸魚吧,你們這邊小河在哪裏?”說完擼了擼袖子。我不禁一陣心虛,我家附近是有一條小河,小時候河水清澈,河裏的小魚也到處都是,夏天還能到河裏去洗澡。隻是後來毒魚的要流入了我們這邊,大家為了抓魚都整箱整箱的藥往河裏倒,現在河裏連個小魚苗都看不見了,再加上河流上遊的胡亂排放,河水都被汙染了。我對小雪說“你都多大了,你現在都成年了,都是大姑娘了,怎麽還像個小孩子似的。”小雪像隻小貓咪一樣對著我張牙舞爪“那你的意思是今天啥也玩不成嗎?”臉皮厚如我也有點尷尬,總不能兩個人一直待房間裏麵吧,我想了一下突然靈機一動,對她說“有個地方不錯,可以帶你去玩一下。”

“獨橋”是我們那邊比較有特色的一個東西,其實它是農民伯伯建起來用來過水的水渠,因為會有很多人通過它來過河,所以我們這邊又叫“獨橋”而我家附近的小河上麵剛好有一座跨過整個小河的“獨橋”。它大概有一百米長,離河中央的地麵最高,大概有三四十米高,橋體形狀相當於一個圓柱體從正中切開一半,中間剛好可以過水,外圓直徑大概一米,內圓直徑大概八十公分。“獨橋”離我家不遠,走路大概五分鍾就到了,這個季節剛剛好,“獨橋”裏麵沒有水,可以直接走在上麵。

很快我帶著小雪來到了“獨橋”麵前,隻見她臉色慘白的看著我對我說“這就是你說的很有意思的地方?我們不會是要走到上麵去吧?”我滿不在乎的抓住了她的手對她說“不要擔心,哥五六歲的時候就開始在上麵跑來跑去了,有我在,絕對能保證你安全。”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她走到了橋頭,她可能是因為太過緊張了,另一隻手也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看著有些好笑,不禁調笑道“你不是怕了吧,哈哈?”她倔強地看著我說“誰怕了,我才不怕。”不過她抓著我胳膊的手倒是沒有絲毫鬆開的意思,看著她這個害怕的樣子,我也不忍心取笑她了,抓緊了她的手往橋上走去。

才走了幾步,我感覺她手心都是汗,整個人都快貼到我身上了。越往中間走離地麵的距離越高,這個季節也沒什麽河水,露出了河**麵的岩石,往下看的話確實有點滲人。看她快堅持不下去了,我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相信我嗎,相信我的話就把眼睛閉上,我牽著你走過去。”小雪很聽話的閉上了眼睛,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我拉著她走到“獨橋”中間位置,扶她坐在橋邊緣,讓她睜開眼睛。她一睜開眼就驚叫了一聲,立刻抱住了我。我一下呆住了,長這麽大除了我媽和奶奶,還是第一次被女孩抱;她也好像意識到了此刻的尷尬,也僵住了沒動。我們保持了這個姿勢十幾秒後我先反應了過來,裝作什麽都沒發生一樣對她說“我說你膽子也太小了,這個位置風景最好了,不信你感受一下”,說完小雪慢慢鬆開了我。

橋中間風景確實很好,這一點我們騙她,以前我經常一個人在這個上麵坐著吹吹風,思考思考人生!經過剛才的尷尬,她也漸漸緩過來了,沒有那麽害怕了。今天的天氣很好,藍天白雲,十月份了溫度也不是很高,坐在小河上麵的“獨橋”上麵,陣陣微風吹過來,夾雜著河水與泥土的味道,很是清涼。

在橋上麵呆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小雪在我的幫助下走完了全程,下來後她很是興奮。她跟我說“她從小就恐高,沒想到今天完成了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笑著對她說“聽說大城市遊樂園有個叫‘蹦極’的項目,很刺激,以後我帶你去玩”,她開心的說道“好啊,好啊!”

小雪在我家玩到下午才回去,我奶奶熱情的招待了她,給她做了一大桌好吃的,不過她今天比平時都吃的少,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我這樣想著。

接下來的兩天,我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宅男本質,白天躺在家裏看小說,晚上用DVD放著周傑倫的歌,時不時的跟著唱幾句,過的非常愜意!

☆、鳳凰山

假期總是過的非常快,很快我們再一次回到了學校。小光和阿文不斷的吐槽假期的短暫,完全沒有玩夠;春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勤奮,很快就進入了狀態;波哥就更開心了,回學校了就能見到秀秀了;我倒是沒啥特別的感觸,隻是覺得現在跟小雪的氣氛有點怪的,沒有以前那麽自然了。

十月的天氣還是非常的好,每天都是大晴天,溫度不是很高,晝夜溫差比較大,晚上有時還得穿件薄外套。在枯燥的學習中時間過得飛快,由於國慶假期的關係,十月份的月考放在了十月中旬的星期一和星期二。在月考前的這個周末,我本來想瘋狂的來一場籃球賽來發泄我的壓力,可是小雪纏了我兩天讓我帶她去玩,說是來到縣城後都沒有好好去玩過,她又不熟悉這邊。像我這種宅男雖然在縣城呆第四個年頭了,但幾乎沒怎麽出去玩過,但看著她那麽想去玩的樣子,我也沒辦法拒絕。於是隻好求助於小光同誌了,不過這一次他總算靠譜了一回,推薦說去爬“鳳凰山”,不過條件是得帶上他一起。雖然我的內心是一萬個不情願的,但是沒辦法,就他那死皮賴臉的樣子也甩不掉他。

“鳳凰山”是X縣的一處小旅遊景點,環境很好,山不是很高,據說爬到山頂能看到縣城的全貌,最好的一點是完全免費的。我們約好了周末下午兩點到山腳下集合,下課後我先帶小雪一起在校門口吃了個午飯,然後再坐了半小時的公交才到了“鳳凰山”腳下。剛下車就看到了小光那個大光頭朝著我們跑了過來,朝著我喊道“兄弟,這裏,這裏”,我無奈的對他說“你發型這麽有特色,我下車就看到你了”!讓我更無奈的是阿文也從旁邊跑了出來,過來跟我打了個招呼;我知道他倆幾乎形影不離,阿文會跟過來也是意料之中。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居然連春哥都來了,春哥笑著跟我說“明天又要考試,和出來一起玩一下,放鬆一下。”於是我們組成了五人小隊,準備向鳳凰山進發。

爬山的準備工作得做好,我在山下的小賣部買了五瓶水和一些零食,小光和阿文一人背了一個包,也不知道帶了些什麽東西,春哥最牛了,居然背了兩本書過來,據說是到山頂看,簡單的物資準畚結束後,我們便開始登山。今天是周末,來這裏爬山的學生比較多,不過也有一些鍛煉身體的老爺爺和老奶奶。“鳳凰山”不高,隻有一條直通山頂的青石階梯,山腳下的階梯不算陡峭,大家都爬的比較輕鬆;不過爬到半山腰後,階梯開始變得陡峭起來,大家也越發的吃力起來。不過好在在半山腰有可供休息的小亭子,我們爬了大概半小時,總算是爬了一半的路程,就在小亭子裏麵先休息一下。小雪的很有運動細胞,感覺我們幾個人裏麵就她最輕鬆了,一路上都興致勃勃的;小光這個“虛貨”就是能吹,真正爬起來山了比我還差勁;最慘的要數春哥了,可能是平時運動的太少,這時已經氣喘籲籲了!

上山的人大多數都會在這裏休息一下子,也有一些老爺爺在旁邊的石墩子上麵下象棋,看來他們的體力已經不足以爬到山頂了,於是就在這個地方開始了他們的娛樂;像我們這種年輕的學生有很多都會在這裏拍照。小雪開心的跑過來跟我說“小帆,幫我拍張照吧”,我給她打了個“OK”的手勢,讓她自己找個好的位置。小雪跑到了階梯上麵,讓我在下麵一點的地方幫她拍,“她蹲在青石階梯上,雙手托住下巴,露出一個極為可愛的笑容。”那時候用的還是幾百塊錢的“三寨機”,像素很差,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她的美“皮膚略黑但卻很光滑,頭發不長但烏黑發亮,大大的眼睛,可愛清純的笑容,不施一點粉黛!”這張照片我保存了足足五年,即便是中途更換了好幾個手機!

我們休息了十來分鍾,就再次開始出發了,這裏的階梯確實是越往上走就月陡峭,我也漸漸感覺到有些吃不消,雙腿越來越酸;春哥幾乎都爬不動了,漸漸落到了隊伍的最後麵;小光和阿文打了雞血一樣的往前衝,快拉開我們有五十米了,這倆貨估計又打賭較勁了;小雪倒是最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我要拉著她走,一副我是女生你要照顧我的模樣,我隻能無奈的苦笑!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aijiyizuishenchu/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