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體能儲備終完成

海王真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下午的“節目”果然也很勁爆,我中午一邊往嘴裏塞進食物,一邊想著隻要不是再爬這個倒黴的沙丘,讓我幹什麽都行,沒想到,沙丘是不用爬了,可是仍然一點都不輕鬆,整整一下午,我們沿著海岸線做各種體能訓練,看上去都是很簡單的動作,包括俯臥撐,深蹲跳,但是裏麵的變化千千萬萬,結合起來才發現原來強度這麽大。

夜幕降臨,海王也結束了一天的訓練,看起來他對於我們的表現還比較滿意,後來我問過海王當時說滿意的標準是什麽,因為他既沒有拿著秒表掐時間,也沒有讓我和田娃進行比賽,結果海王來了一句,因為你們嘔吐了啊!這就是身體到達極限的反應,做不了假。

之前我知道嘔吐的原因隻有兩種,一個是喝酒喝多了,另一個是身體有疾病,疾病的就不說了,村裏有人結婚,那也是我唯一有印象的一次,因為之後就在沒見過村裏辦婚事了,當時新郎的父親喝了不知道多少酒,見到誰都直接幹,我和田娃在桌子下麵鑽來鑽去的玩耍,不小心碰到了已經喝的七葷八素的老爺子,將我和田娃從桌子下麵拽了出來,當時我們以為肯定要挨揍了,結果老爺子開始給我們賠不是,說照顧不周怎麽讓客人去桌下麵吃飯,要自罰三杯,就這樣,老爺子拿著酒壺對著我們兩個小不點,一邊說著好話一邊幹了六杯白酒。

之後,就是傳遍了全村的新聞:老爺子失蹤了,全家人找了一晚上都沒有找到,新郎官也沒心情入洞房了,周圍的山頭都找遍了,才在鄰居家的牲口棚裏找到了,原來老爺子要送客,鄰居也高了,一直送到了鄰居家,鄰居回屋了,老爺子走錯地兒了,把驢槽差不多吐滿了,驢都給喝大了,腿都站不利索了。

這是直到現在我都不怎麽喝酒的原因,太丟人了,明明高興的日子,讓兒子兒媳忙活了一晚上,酒這個東西,我還是少碰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