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痛下殺手如律令

“你瘋了嗎?”我伸手去搶奪如律令手裏的軟劍,可他已經把劍抽了出來想繼續割自己的手腕,我一把抓住了軟劍死死的握在手裏,如律令慢慢抬起頭來,我才發現他自己的兩隻眼睛已經閉上了,隻有第三隻眼睛衝著我骨碌碌轉著。

櫻塚護突然說出一串島國語,如律令的第三隻眼一下子睜得很大,裏麵的裂紋好像要爆開似的,讓我覺得異常恐怖,他到底要幹什麽?如律令開始扭動軟劍,我開始想控製住不想鬆手,但是實在是忍不住隻好放開,血液一滴滴順著手指流了下來。

“你應該感謝我的大慈大悲,剛才我完全可以讓你的幾個手指斷在那裏,所以,不要輕易去抓住軟劍,真是一個愚蠢的人。”櫻塚護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就如同在觀看一出跟自己沒有關係的話劇一樣。

托尼站了出來,衝著櫻塚護伸出食指,使勁搖了搖,說在我們華夏隻有無限功德的上神才能被稱得上是大慈大悲,你一個區區東洋人島國人有什麽資格稱得上這四個字?你們的民族自古就是我們的附屬小國,現在國力是起來了,但是也用不著專門跑過來顯擺吧!看看你的樣子,陰陽師?是陰陽人還差不多吧!

櫻塚護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表現出了心裏狀態,看來他是一個平時說一不二,不願意被人糾正的人,櫻塚護衝著如律令點點頭,如律令瞬間又靜止的狀態撲向了托尼,幾乎就是電光石火之間,他人已經來到了托尼的眼前,揮動軟劍刺向了托尼,還好托尼早有準備,一個後滾翻躲開了這要命的一刺,抓起地上的鐵棍掃了過去,可如律令雙腿一蹬直接越過了托尼的頭頂,這下跳了足足有將近兩米的高度,難道如律令鞋裏有彈簧不成?

托尼也被這一幕驚到了,抬頭尋找如律令,卻發現人已不再空中,噗嗤一聲,軟劍穿過了胸膛,托尼倒下了,身後出手的正是如同鬼魅一般的如律令。

“托尼哥!”麗麗驚叫了一聲,捂住了眼睛,看到托尼倒下的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凍住了,如律令,不,應該是那該死的凶靈……竟然殺了托尼!

我看著如律令,渾身開始發抖,剛才還活生生的托尼,現在已經倒下了,再也無法站起來了。

阿強看著這一幕輕輕的搖了搖頭,作為一個曾經的軍人他肯定也見過這種戰友的離去,但是我卻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場景,這種感覺太痛苦了,不行!不能讓如律令在殺人了,不得已的話我隻能結果了如律令。

看到如律令這麽“圓滿”的完成了第一個任務,櫻塚護臉上笑開了花,他說道:“哈哈!真是一個合格的式神!兩下就解決了一隻蟑螂,還有幾隻也都處理了吧。”聽到櫻塚護的指示,如律令開始尋找下一個對手。在觀察了之後,如律令鎖定了田娃,慢慢向他靠近。

“如律令,住手!衝我來!”我使勁拍打著自己的身體,吸引著他的注意力,但是如律令絲毫不為所動,而是繼續向著田娃走過去。

“如律令,你不找我,我還要找你!真是瞎了我的眼,虧我當初還給你拿過吃的!”田娃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但是仍然在硬扛,但是嘴唇已經開始變紫了,畢竟體壯如牛的托尼都被如律令幾個回合搞定了,田娃更是可以做到被秒殺的。

田娃現在臉色已經蠟黃了,一邊說一邊向後退,可沒幾步就退到了牆根,看到咄咄逼人的如律令,田娃終於開始找我了,他緊張的衝我說道:“金森!金森快來啊!”這個聲音裏麵已經帶著哭腔了,不用他說我也肯定會救他,可我剛剛邁出一步,如律令一回頭將軟劍指向了我,嘴裏嘟嘟囔囔說著什麽,我看著櫻塚護,再想這肯定是他讓如律令說的話,他又想出什麽幺蛾子?

“哎,有點意思,被凶靈控製,可竟然還有一點點自己的思維,這可真是少見。”櫻塚護抬起修長的手指在鼻子上搔了搔,冷笑了一下,接著他把臉轉向了我說道,剛才如律令自己的靈魂居然在和凶靈較勁,那一刻他甚至再次控製了自己的身體,雖然僅僅過了幾秒鍾又再次失手了,但是這種精神力確實少見,接著櫻塚護說如律令剛剛對著我說的是讓我不要靠近,因為他的身體已經失守,靠近的話隨時都會受到傷害。

如律令你自己的意識竟然還可以短暫勝過凶悍的邪靈?沒錯,剛剛如律令的眼神確實看起來跟之前稍稍不同,也確實僅僅維持了一下,但我知道他在自己的體內無比盼望著能夠再次奪回自己的身體,好的,長毛小子,我會盡全力幫助你奪回這副皮囊的。

但是很快如律令轉過臉幾乎和田娃已經臉對臉了,田娃的全身看起來都在顫抖,這應該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我不能讓田娃出事,師傅保佑,我可以成功讓如律令回來吧,就在如律令盯著田娃看了一會之後,無聲無息的再次舉起了手裏的軟劍,這把武當軟劍簡直已經變成了鬼差的勾魂索,碰到誰誰倒黴。

“唰”一聲,就在我還有幾米趕到時,如律令的軟劍砍了下來,田娃當時正是腿軟的時候,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正好剛剛躲開了這一下,田娃開始求饒,說自己原來是欺負過你,但是希望如律令還是大人有大量,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就在如律令再次舉手的時候,我已經一腳踢開了田娃,可憐的田娃直接翻了幾個跟頭吃了個狗啃屎。

“呸呸呸!金森你踹我幹嘛,令哥都已經不傷害我了!”田娃坐在地上將自己的嘴裏的泥土和小石子都吐了出來,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明明剛才如律令已經二次下手了,無論第一次是真的田娃躲開了,還是如律令的本尊在身體裏幹擾了凶靈,田娃算是撿回了一條命,可這小子得意就得瑟的本質一點沒變,要不是我這一腳他真的就去和他爹下棋喝酒吹牛逼了。

“醒醒吧!”我盡快知道現在是凶靈在控製著如律令的身體,但還是想試一試,畢竟如律令和小巴不同,我回頭看了一眼小巴,他已經徹底和這泥土混為一體了,徹底失去了生命活力的小巴安靜的躺在地上,已經被櫻塚護徹底的遺忘了,看來一旦櫻塚護找到了自己的“式神”,小巴這個“容器”也就變得和廢品一樣了。

聽到我的呼喚,如律令沒有任何反應,兩隻眼睛仍然是緊閉著,第三隻眼也還是盯著我看,我現在真想衝過去捅瞎了這隻該死的眼睛,但是我不能這麽做,且不說我現在根本打不過被凶靈控製的長毛小子,就算能打過,真的費了這隻眼睛如律令自己的心神會不會也灰飛煙滅呢?這一切都是未知數,這東洋的邪術確實讓人拿不準。

“你別再白費口舌了,真以為可以打動那個被壓製了本體心神嗎?太小看我種下的這顆種子了。”櫻塚護從兜裏拿出三顆指甲蓋大小的豆子,說這就是種子,也就是凶靈的載體,但現在都是休眠狀態,一旦進入活人體內就會第一時間和肉體合二為一,就算是用醫院最好的檢查設備都無法發現,剩下的就是等待自己的喚醒了。

看到這三個豆子我第一時間想到了當時在王叔體內的那些白色蟲蠱,跟這個情況也是十分相似,他們該不會都和昆侖有關係吧?想到這裏,我抬頭問他道:“你,和昆侖,是什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