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漏洞,焦炭魚

?“小子還真是能活學活用,根本沒費力氣,就將姓屠的置於萬分悲慘的地步,而且,還讓他們互相顧忌,姓屠的想要再說話估計是不可能的事情,皮老三兩個打了他們主子,怕是要逃得遠遠的;陳雄兩人也對姓屠的出了手,並且還實力大降,一般來說,短時間內是不敢回到王家的;最後你這個財迷還將銀幣踢到那些人的房子麵前,故意讓他們撿,一旦他們撿了就會心中有鬼,到時他們說的話也會摻水分;如此一來,屠家要想找到你的身上,便要花上一段時間,這些做法,都是很不錯,但是……”

魂老點出秦歌之前所做的用意,明確表示他很滿意,可話鋒一轉,魂老說道:“這裏麵還有漏洞,大漏洞,也許會給你帶來很大的災難,甚至極有可能致命!”

秦歌驚問:“什麽漏洞?”

“自己琢磨。”

魂老甩出這四個字後,說道:“邊想邊練十八式。”遂即,魂老沉寂了下去,秦歌則認真想了起來,同時,還在反複修煉“黯然**”,以求達到熟練之境。

就這樣一路向前走去,當然那手舞足蹈的架式就更像瘋子了,不過,興許是身在局中的關係,都走到飄香樓的廚房後門了,秦歌還沒有想出那個漏洞出在什麽地方。

正當秦歌要推門進去,門卻“嘎吱”一聲開了,門裏有一個高高胖胖的中年漢子,臉上寫滿焦急之色,突然看到有人站在門外也是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後便喝道:“哪裏來的瘋子,趕緊離開這裏……”

“海叔,是我,秦歌。”

“秦歌?”

趙大海很是吃驚,秦歌趕緊著弄了一下頭發,抹了抹臉,顯出一個大概的輪廓來,趙大海這才說道:“還真是你,你怎麽變成這樣了?你這一個月死到哪裏去了?我聽人說你被……”

話說到這兒,趙大海又忙說道:“算了,你的事情呆會兒再說,趕緊幫我度過眼前的難關。”

“難關?”

秦歌笑著說來,“飄香樓的難關怎麽也得跟女人有關係吧,什麽時候跟你一個廚師有關係了?”

“就是啊,飄香樓來了一個客人,挑得很,這樣不好吃,那樣不好吃,廚房裏會做菜的人全都上了陣,可做出來的菜沒有一道符合他的口味。”

“嗬嗬,到飄香樓來不挑女人,反倒挑起菜來,這人還真是有意思。”

“誰知道他是怎麽想的,說什麽食色,性也;要色得先食,沒有好吃的菜,他就沒有心思去玩女人,所以,必須先得有好吃的菜才行!”

“於老板不管?”

“管什麽管,那人有錢的很,一來就扔出了一大把金幣,有錢就是大爺,於老板巴結還來不及了,這不,於老板剛吩咐了,要是我再弄不出讓那位客人滿意的菜,就卷鋪蓋滾蛋。”

趙大海將事情大概說了一遍,抓住秦歌的手說道:“秦歌,你的廚藝在飄香樓你說第二沒人敢當第一,海叔的以後就全靠你了。”

“海叔可別給我戴高帽子,你都不行,我那幾手就更不行了。”

“別謙虛了,那客人說要是誰能做出讓他滿意的菜,就會有大賞,滿意度越高,賞的金幣就越多。”

聽趙大海這般說來,秦歌心動了,雖然根據魂老的法子將身上的藥材熬成湯,也能賺不少金幣,可那畢竟還是沒影的事,再說了,修煉也是一件很耗錢的事,所以,有得賺還是先賺在手裏再說,不管成與不成,總得試一下,也費不了多大的功夫……

於是乎,秦歌說道:“那我就試一下,麻煩海叔找條魚來,越新鮮越好。”

“要得。”

趙大海麵露喜色,趕緊叫人找鮮魚去,秦歌則架起了火堆,做著準備工作,等鮮魚送到,秦歌動手要脫魚鱗、剖魚腹時,魂老聲音響起,“魚鱗不要脫,魚腹也不能剖。”

什麽?”

“兩步之外。”

魂老扔出這四個字代替了所有的解釋,秦歌雖無語,卻隻有依言而做,現在他與魂老的條件,已經不再是十步之外,而是三步之外,一旦超過三步,那些法子不知又要等多久才能弄到手。

“那裏麵的東西怎麽取出來?”

“自己想辦法。”

秦歌已經習慣了魂老這樣的回答,稍稍研究之後,從魚嘴和魚腮上麵下功夫,趙大海在一旁看得十分焦急,不知道秦歌在做什麽,想問上一問,可看到秦歌的認真模樣兒,又不好意思問出口;好一會兒之後,秦歌將內髒給掏了出來,魂老說道:“將三截香草莖,兩段大黃根,五片金幣葉,一拇指大小的辣花粉,給塞進魚肚子裏。”

雖然心中有疑惑萬分,秦歌卻是啥也不問,邊琢磨著其中的道理邊快快的將金幣葉、大黃根等等給塞進去,不用說,什麽金幣、大黃之類都是秦歌自個兒取的名,那叫金幣的藥材是因其葉子長得像金幣而得名。

“用最大的火來烤!”

魂老的這個命令很荒唐,因為烤魚之類一般都是小火、中火,以免將肉給烤焦,可秦歌把魚架好之後,用力拉起了風箱,“呼呼呼”的響聲中,火苗衝空而起,趙大海愣呆在當場,喃喃說道:“這叫烤魚嗎?”遂即,又急忙衝秦歌喊道:“秦小子,你在做什麽?你要把魚當柴燒嗎?快把火降下來……”

然而,火勢不僅未降,反而燃得更旺了,因為魂老在不停地說著:“火還不夠大!”

“不夠!”

“不夠!”

“魂老,我都用最大的力氣了!”

“最大的力氣?你沒有修煉過泡㊣妞十八式嗎?你的十八式是用來當汗水流當口水吐當尿撒的嗎?”

魂老話聲還未落,秦歌就擺出了架式,“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一式一式地施展下來,果然,那火苗猛地一竄再竄,都快要衝到房頂了,趙大海給嚇得退了出去,在廚房裏做事的其他人,也都在外麵圍觀起來,一個個都說秦歌是瘋子,是在胡鬧,趙大海更加鬱悶了,他之前強拉住秦歌,本來就有死馬當活馬醫的意圖,可現在看來,就是活馬都給弄成死馬了。

秦歌施展著十八式的時候,心裏想著泡妞十八式用處果然寬廣,同時還注意到了對力量的運用,有一句話他記得清楚,錯誤犯一次可以原諒,但第二次就絕對不能原諒;秦歌盯著那火苗,恍惚之間仿佛看到那跳躍著的火苗,似乎也在打著拳,練著武一樣,就這樣,看著看著,秦歌就入迷了。

直到魂老說“行了”的時候,秦歌才回過神,火苗弱了下來,恰在這時,外麵傳來聲音,“趙大海,弄好沒有?還沒弄好的話,就趕緊走人。”

情急之下,趙大海忙說道:“弄好了,弄好了……”

“弄好了就趕緊拿上來,常公子還等著呢!”

趙大海看到秦歌麵前那烤得就像焦炭一樣的魚,愁眉苦臉地說道:“好的,馬上就來。”已經被逼到如此絕路了,趙大海無計可施,隻能走上去,把焦炭魚給盛在盤子裏,邊弄邊說道:“秦歌,我被你害苦了,這下死定了。”

秦歌一笑,“海叔,到時你就說是我做的,這樣,他們便不會責怪你,頂多就打我一頓。”秦歌看著那焦炭魚,心裏雖說也是七上八下的,可畢竟還有一分底氣,這分底氣自然是來自於魂老,來自於那些藥材,秦歌猜想剛才那些藥材的組合,多半又是一個新的配方。

趙大海歎著氣,端著魚往前麵走去,那架式就像奔赴刑場,去送死一樣。(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