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一定是有病,居然會對這種不懂迎合與甜言蜜言的家夥上了癮,明明還在惱火今晨的爭吵,

但一瞧見他就全都忘了,隻想抱著他與他纏綿,甚至為自己今晚的行為感到歉然?

他真的瘋了,從一開始的相遇,他就為司徒竺琉而瘋狂了。

手中的欲望仍然沒有任何反應,楚烈氣惱地啐了聲。

「我一定是瘋了……」他幹脆低頭用唇舌去挑逗,隻為了想與它的主人一同享受這份快感。

「不要!」司徒竺琉忽然用力掙紮起來,腦海中迅速掠過那名少年正在為楚烈做著這種事,

而楚烈邪肆的眼中飽含著欲火與輕佻,並朝他睥睨的一笑。

楚烈這麽做隻是為了踐踏他的尊嚴,他不要!

胸口的悶痛感急速膨脹,幾乎要將他的身體整個撐破,司徒竺琉難受地蹙緊眉,而那股痛楚

更張狂地在他胸間衝撞,直竄至喉間∣∣

他忽然生出氣力使勁擺脫楚烈,一手按住嘴巴,整個人坐起身背對著他,肩頭用力抽搐著。

「你在搞什麽!」楚烈火大地想將司徒竺琉的身子扳正,但手還未觸及到他,就見他一手用

力抓住旁邊垂下的床幔,將今晚吃下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但司徒竺琉因為心情不佳,所以並未多吃,在吐了幾口後就全是幹嘔,怎麽也止不住體內的

那股惡心感,整張臉慘白得嚇人。

「琉璃娃兒,你今晚吃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楚烈蹙起濃眉,伸手探向司徒竺琉,卻被他

反應激烈地推開。

司徒竺琉終於知道是什麽讓他感到如此難受,有一股不同於楚烈的香氣充斥在他的鼻間,甚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eiren_2/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