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泛淚的晶眸裏,始終燃著含恨的焰火,但是不論恨意再如何濃烈、報複的念頭再如何強盛,

在自己現在屈辱的處境上,他司徒竺琉,不過是個可憐的臣服者、手無縛雞之力的禁臠。

報仇?以現在的他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的夢;但,他仍舊試圖反擊。

司徒竺琉憤恨的轉過頭瞪視著欺壓在他上頭的卑劣男人,張唇用力、使勁的咬下∣∣

夾帶著滔天怒火的一擊,竟隻惹來上方男人輕輕的一揚眉。

「娃兒,你還是不行哪……」楚烈邪肆一笑,對這種微不足道的反擊嗤之以鼻。

他開始**自己在司徒竺琉口中逞惡的手指,翻攪、撩撥、輕壓……不斷放肆的挑誘著他最

柔軟、敏感的地方。

「唔!」司徒竺琉渾身一顫,雙眸瞬間瞠大。

「這裏……」楚烈倏地咬住他的耳垂,在耳廓裏輕呼著熱氣,「對不對?」

拒絕的話逸不出口,到了喉頭時都被突然湧上的快感給席卷,成了一聲又一聲、連他也駭然

陌生的呻吟!

尚埋在他體內的灼燙忽而一動,原本的難受與痛苦竟成了莫名的歡悅,強烈的震動他的神智、

搖撼他的感官!

羞恥已完全無法掩住甜美吟哦的逸出,額際泛上的不再是痛楚的冷汗,而是讓一波波快感激

起的熱浪。

逐漸迷蒙的神智已吞噬他苦苦支撐自己的恨火,隻餘一絲驚懼與不敢置信尚在眼底堅守著,

不讓快感完全主宰了他的身體。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eiren_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