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不可能的,像楚烈這樣罪大惡極的男人,血一定是冷的、心也是鐵鑄的,怎麽可能會關

心他?這是錯覺,一定是他的錯覺!

司徒竺琉用力地搖搖頭,想將這個想法驅離出腦海。

「你要把自己的脖子搖斷嗎?」楚烈見到他反常的動作,好笑地伸手將他的頭固定住,不讓

他再繼續搖頭。

隻見楚烈的眼底沁入一抹笑意,不若先前的狂肆邪氣,而是一抹讓司徒竺琉看得驚訝不已的

溫暖笑意。

他張大嘴,呆呆的可愛模樣讓楚烈又勾起唇,大手伸向他腦後,將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在

他還未有反應時吻住他。

不若先前的激烈,這個吻,溫柔得有如三月裏纏綿於柳梢的春風,帶著一絲溫柔,甜得醉人。

楚烈用舌尖輕輕描繪司徒竺琉美麗的唇型,讓他因為麻癢而輕顫不已,心頭更是搔癢難耐。

司徒竺琉察覺到楚烈正要用舌頭頂開自己的唇,但他尚未想到該不該任他侵入時,他就又離

開了。

楚烈別過頭,不再看司徒竺琉,但胸膛卻急促地起伏著,頸間的喉結也上下滑動,顯然正在

壓抑,不想打破剛才許下的承諾。

房內忽然陷入一片靜默。

楚烈不語是因為想要壓下腰腹間的火燙,而司徒竺琉不語則是因為這是今晚不知第幾次,他

再度被楚烈與自己的反常給嚇呆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eiren_2/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