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沒有?」齊衍氣得自地上一骨碌的爬起,「你怎麽這麽厚此薄彼?我是你大哥耶!」真是

太不公平了!

何霽注視了他好半晌,笑道:「在我眼中,你是最特別的。U C小 說網:」特別的人當然就要有「特別」

的待遇。

一旁的楚烈聞言隻是挑起眉,而齊衍則是皺起眉頭。

「特別?我的臉是金鑲玉雕,還是身上有什麽值錢的嗎?」先說好,就算他齊衍死了,錢也

不會分給何霽這臭家夥半毛的。

「對我而言,你重於那些金銀珠寶。」何霽笑吟吟地伸出一隻手拍拍齊衍的俊臉,「特別的

人,要用特別的方式去對待。」

說完,何霽也不管齊衍吃驚發愣的臉,隻是縮回手拂去身上的灰塵,微笑地瀟灑離去。

「嗟。」過了一會兒,齊衍瞪著何霽隱去的角落,斂下驚訝表情沒好氣地嘟囔著:「我才不

希罕這種特別待遇……」

司徒府

楚烈摀住司徒竺琉的嘴巴,將駭得忘了要掙紮的他抱到一處樹叢後,以免被守夜的奴仆察覺。

兩人隱身在幽暗處,隻有一絲月光斜照在身上。

月光下,司徒竺琉看清來人的麵貌。

就是他在這一個月來無時無刻地糾纏著他,在他看佛經時、在他發呆時、在他用飯時、在他

沐浴時……甚至連入睡了也亦步亦趨地在夢中撩撥他、誘引他,讓他每每驚出一身冷汗後,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eiren_2/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