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途中,他們經過一座雅致的小佛堂,楚烈因瞧見裏頭的身影而停下腳步。

「怎麽了?」司徒奕回頭疑惑地問。

司徒奕會意地解釋道:「那是舍弟,他每日清晨都會在佛堂中念經靜坐。」

楚烈挑起眉,並沒有說話。

司徒奕見他似乎對佛堂極感興趣,索性便問:「楚兄可想進去看看?」

「如果可以的話。」楚烈唇畔揚起一抹別具深意的笑,「隻怕會打擾令弟。」

「無妨,請。」司徒奕推開雕刻著蓮花的木門,做出請的手勢。

兩人一踏入,司徒竺琉立刻回過頭。

「大哥嗎?」陽光直射而入令司徒竺琉看不清兩人的臉孔,他抬手遮擋了下,渾身一僵。

為什麽?

司徒竺琉霍地站起身,還不小心碰倒擱著經書的木幾,木幾被撞倒在地,發出極大的聲響,

而他也踉蹌地倒退了幾步,險些又被地上的木幾絆倒。

「竺琉,你怎麽這麽慌張?」司徒奕連忙過去扶住他,「大哥和生意上的客人隻是進來看看

而已,你不用怕。」

他回頭對楚烈歉然道:「楚兄,不好意思,舍弟比較怕生。」

楚烈勾起唇,由上而下緩緩地將司徒竺琉看了一遍,然後唇畔的笑意更濃了。「令弟長得很

標致,不過就是性子莽撞了些。」他走過去將那張被撞倒的木幾扶正,並將散落的經書拾起

放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eiren_2/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