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章百倍奉還

天道得回,已經死過一次的程紫玉早已脫胎換骨,在眾人眼中她雖依舊帶著那傲然之氣,卻也多了一重說不清道不明的謙和。

誰又能想到,她的人和心早已經過了血和痛的洗滌,再不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以為天上地下“隻要她想要,就一定能得到”的小姑娘了。

所有人更沒想到,程紫玉在叫起眾人後,卻是突然麵對眾人,一跪而下……

“紫玉不孝,身負重擔卻不能小心而為,貪欲過盛,任性妄為,不自量力!讓父母擔慮,親人揪心,族人受累!昔日教訓紫玉已經銘記在心,將來定不負親恩,不負眾望!”

她不由分說,砰砰連磕三頭。

這三個頭,不僅僅是贖罪,更是她對親人,族人,家人乃至下人們的態度!這是她的決心,也是她的誓言!

她能做的頭一樁,便是擺正了她的態度!

空氣一刹那滯住了。

大夥兒都聽懂了,猜想程紫玉是因著滾落下山,差點殞命而禍及家族在愧疚,可所有人還是目瞪口呆。

驕傲的孔雀低頭已是少見,更何況是卑躬屈膝?

這不合常理!

尤其四小姐在這個家族地位特殊,她是將來的當家人,除了老太爺,她隻怕連老爺夫人都沒跪過。

這一跪,怎麽看都怪異!

下一瞬,一大堆人衝到了她的跟前,將她生拉硬拽而起。

程紅玉尖叫著找人去請道姑,又將身上昨日被那道姑忽悠著花八十兩銀子求來的護身符套到了程紫玉的脖子上。

而大夫人何氏更是被醒來後便行為古怪的女兒給再次驚到了,哭著趕緊喚過大夫……

“我沒事!”程紫玉站起身。“你們放心!”

她笑得如十四歲那時一樣,燦爛得像株芍藥,可似乎更璀璨得像一枚熠熠生輝又堅硬耐磨的寶石。

何氏盯著女兒,見她眼神清澈,笑容清冽,完全不像是染了髒東西或是摔壞了腦袋,這才微微定心。

而程紫玉卻是打鐵趁熱,笑對眾人。

“來人!傳話下去,程家上上下下,包括隔壁作坊,仆從幫工挑工到學徒,所有人,均賞銀二兩!接下來十日,所有人夥食加倍,工錢加倍,暑熱費加倍,綠豆百合湯和西瓜無限量供應!所有銀子從我紫翌軒出!”

此時此刻,歡呼和謝恩聲四起!

二兩銀子,對大多數人來說,相當於好幾個月的收入了!

歡聲笑語如水波般漸漸漾開……

程紫玉明豔如花,站在人群的中心,慢慢抬頭看天。

她暗自發誓,從此刻起,她欠下的,要百倍奉還!

至於欠她的,一個都跑不了!

……

程紫玉在前呼後擁中回了她的院子——紫翌軒。

十歲之後,她便搬到了這個老太爺親選的院子。

紫翌,取得是紫玉的諧音。翌字:立從站立,引為“登位”之意。羽為羽翼之意,可引為“飛升”。

誰都能看得出,這是家族和老太爺對她的期望。

她手中事務繁雜,所以她不但擁有整個程府第三大的院子,還有一個管事,四大丫頭,十幾個粗使仆從聽從指揮。

院子裏有她自己的工坊,從畫室到煉泥池一應俱全。一方活水一小園子,讓她疲累之時有放鬆舒展之地。她還有府中唯一的小廚房,湯水點心時時供應,讓一眾堂妹妹眼紅,讓程紅玉每每都嫉妒得跳腳。

此時此刻,長房所有人都圍攏了她,在大夫確認她已無大礙後,眾人總算舒了口氣。

何氏管著府中中饋,再有一個時辰便是晚膳之時,這會兒正是忙碌。在囑咐程紅玉好生照顧妹妹後,便先行離開了紫翌軒。

程紫玉的兩個兄長對這個四妹妹的疼愛相比何氏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會兒圍著她轉了又轉,好一番噓寒問暖……

隨後,她的長兄程子鳴和二哥程子諾先後撓起了頭。

“四妹妹,大哥哥一幅睡荷還沒完……”

“大哥哥去吧!畫好了借給我做花樣子!”

程子鳴是有名的“畫瘋子”。他一旦投入畫境,很難抽身而出。今日畫了一半去側門迎她,已是難得至極。

至於她的二哥……

“二哥哥也去吧,什麽都沒有讀書重要!”

原本正目光閃爍的程子諾猛一抬頭,迎上的卻是程紫玉真誠坦然的目光。與往常不同,這一次,這個妹妹眼裏沒有半點戲謔挖苦之意。

“四妹妹?你……你不攔著我讀書了?”

程紫玉搖頭。

“二哥哥,紫玉以前錯了,你說的做的才是對的!昏迷的幾日,我做了個夢,一下便醒悟了。咱們程家要想曆經風雨而不倒,僅有財力,口碑,人脈都沒用。咱們必須自己做到根深蒂固,才足以擋風遮雨。以前,我不懂你,現在懂了!”

這個二哥,曾是她最心疼的存在。在那個“噩夢”裏,給她留下了痛苦的一擊。這一世,即便這二哥讀書闖不出名堂,她也一定讓他無悔!

“二哥哥,你安心讀書,以後,他們誰再說三道四,有我擋著!”

前世程子諾一心想要求取功名,可程家上下都認為他是吃飽沒事做。程家在荊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有錢有勢,幾乎無所不能。

匠藝之族到底是靠手藝吃飯的,沒有必要;沒有人相信;也沒有人願意對讀書出頭寄予任何希望……

上一世,程子諾沒有得到家族的支持,但還是憑一己之力考取書院,而後在鄉闈高中了。

而後程家落難之時,本已入京參加秋闈的他在京城四處伸冤,足足連滾了三次釘板,終於引起了二皇子的注意。

二皇子為了扳倒朱四,從刑部安排了人,本欲幫著程子諾翻案。

可朱四下手更快,提前在獄中夥食裏下了手,程子諾開審那日,莫名失聲。結果“誣告”二字,加上“下犯上”、“越訴”三罪齊罰,按大周律被“罪加三等”。

程子諾在承受身子千瘡百孔,腐爛化膿折磨的同時,還被強行流放。

據昭妃所言,程子諾剛一出京便死在了荒郊野地,連張草席都沒撈到,最終暴屍荒野,死無全屍……

這一次,程紫玉既然已下定了決心要阻止上一世的悲劇,那她不但要竭力讓程子諾得到他想要的,她還希望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即便不為報仇,也要幫他平步青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