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人送吳中小義士

“天色晚了,我家主人己經睡下了,客官出診拿藥的話,請明日再來罷!”柱三機靈,忙對外說道。

“與你家主人說,他的幾位故舊前來探望與他,讓他速來迎接我等!”門外人說道。

“是鄭兄麽?”聽聲音耳熟,安正忙問道。

“安兄是我,還有牛鼻子老林也來了!”門外人笑著應道。

安正欣喜,親自上前開門,見到來人拱手笑道:“二位兄長,今日怎來了?快快請進!”

一俗一道兩位中年大漢進得屋來,在二人的身後還跟著幾個年輕的道家弟子。略做寒喧,安正忙道吩咐道:“快去泡茶,泡我前日托人新買來的陽羨茶……”

“我老鄭是粗人武夫,有口濃茶解渴便行,哪像你們這些雅人茶都喝的那麽精細!”為首的中年大漢笑道。

“老安,你盡管給他些泡些粗茶牛飲,咱們細細品你那上來的陽羨茶!”說話的是手拿拂法的中年道士,在這道士的身後還赤步赤趨的跟著幾個年輕的小道士。

“夫人,來見過我這兩位兄長!”安正忙與身後的妻子張氏說道:“這位就是我常與你說的鄭雄鄭大哥,那位道爺便是林健林大哥。”

“見過二位伯伯!”張氏忙上前屈膝行禮。

“弟妹莫要多禮!”那中年大漢與道士一齊還禮。

“二位兄長請隨我進正堂!”安正笑道,轉而叮囑水牛幾個夥計:“這位老丈先扶於偏堂休息以作觀察,待明日對症醫治!”

進得正堂分賓主落座,那鄭姓中年大漢開口問道:“老安,令郎呢?”

“你這孽障,快來見守鄭伯伯與林伯伯。”聽提起自家兒子,安正歎了口氣,對自家兒子斥道。

“侄兒見過二位伯伯!”安維軒上前行禮。

“不錯不錯,落落大方,舉止得體。”看著藥素,鄭雄與林道士齊齊點頭,鄭雄目光投向安正笑道:“怎麽?生子如此,你還不滿意?”

“二位兄長不知道,這孽障給我惹了多大的禍事!”藥正一臉無奈。

“我看這孩子挺好!”林道士打量著藥素說道,又問:“安兄知不知道現下吳縣百姓怎麽稱呼令郎的麽?”

不等安正發問,鄭雄接話道:“現下吳縣百姓皆稱呼令郎為‘吳中小義士’?”

“小義士?”安正搖頭,指著大門苦笑連連:“方才二位兄長進門時不知看到了沒有,因為這孽障,我安家的大門都被人潑了紅漆。”

“丁五幹的?”鄭雄挑眉。

安正點頭,沒有說話。

“我二人今日登門,就是為此事而來!”林道士開了口:“今日令郎急公好義之事己經在吳中縣城傳遍了,我二人知那丁五不會善罷幹休,特意相約前來,為此為兄還帶上了幾個弟子助陣。”

“小弟在此謝過二位兄長了。”安正忙拜道。

“你我之間還需客套!”鄭雄擺手,目光投向安維軒,眼中盡是讚賞之色:“好小子,不愧是我嶽家軍的後人,有股子好男兒的血性,嶽帥若是還在世上,見到你也定會喜歡的!”

嶽帥?嶽家軍?藥素今日己經是兩次聽到這個稱呼,心中有些驚異。

“那丁五著了潑了油漆,還說了什麽?”林道士問道。

問及此處,安正心中愈加氣憤:“就在兩位兄長到來之前,我帶了些錢財去那丁五府上賠罪,吃了閉門羹不說,那丁家的門子說代那潑貨丁五傳話,要安某擇個良辰吉日帶著犬子與製錢百貫到丁府三拜九叩賠罪,否則……”

嘭!

“欺人太甚,似這等醃潑才也敢欺負我嶽家軍的人,真當咱是軟柿子不成?”巴掌重重的落在桌子上,鄭雄鐵青著臉罵道:“把老子惹急了,老子提著鋼刀殺上丁家,一刀一個,像當初殺金狗一般屠個痛快!”

“道爺我今夜便去取他首級!”林道士眼中似燃有火焰,身後的幾個弟子更是義憤填膺。

“二位哥哥,這萬萬使不得!”安正忙勸阻道:“吳中不是當年抗金的戰場,大宋還是有法國的。”

鄭雄將眼一瞪:“那你就讓這等阿臢貨騎在你頭上屙屎拉尿?”

安正不由搖頭歎氣。

“貧道雖在方外,對這丁五的惡行也有所聞。”林道士眼中閃爍著怒意,緩緩道:“前歲,有一個男子來我觀中進香,長硊於三清祖師麵前懺悔請求神明原諒,說其做為那丁五幫凶,曾逼良為倡,強迫一從北邊逃難來名為李巧娘的良家女子糙持賤業,那女子性情貞烈,墜樓而死以求名節……”

“真是無法無天!”鄭雄拍案而起,“這一次竟然欺負到咱們嶽家軍人的頭上,誰能咽的下這口氣?”

再一次聽到嶽家軍三字,安維軒猶豫片刻,開口問道:“二位伯伯,父親大人,您說您們是嶽家軍……舊部?”

“不錯,我與你林伯伯當年都曾是嶽帥爺帳下的親兵,那年牛統製與楊統製奇襲偽齊得戰馬一萬五千餘匹,帥爺先後組建踏白軍、遊奕軍和背嵬軍三支騎兵。其中以‘背嵬軍’最為驍勇,殺的金狗屁滾尿流,我與你林伯伯當時就於背嵬軍中任職。”說起舊事,鄭雄眉飛色舞,那段鐵馬金戈的歲月有若仍在昨日一般。

林道士也說道:“你父親當時是背嵬軍中郎中,救死扶傷無數,深得軍中兄弟尊重!”

“老安,來之前我與老林都計較好了,賢侄之事我等與你擺平。”鄭雄將話轉入正題:“我們琢磨了一下,散落在吳縣附近一帶的軍中弟兄少說也有一二百號人,召集起來以咱們的聲勢,那姓丁的絕不敢造次。”

“不可!”安正連忙擺手。

“為何?”鄭雄、林道士二人齊齊問道。

安正細細說道:“你我皆是嶽家軍舊部,帥爺他老人家蒙冤後朝廷一直對咱們這些嶽家軍舊部有所防範,此為其一;其二,我聽說這丁五攀上了本縣縣尊……”

“攀上了知縣?”鄭雄、林道士二人挑眉。

看著二人,安正說道:“二位兄長也知道丁五這廝是做什麽買賣的,縣裏這些老爺們異地為官又不曾攜帶家眷,難免不會孤寂難耐,丁五這廝投其所好,疊床暖被的小妾與曆任知縣不知送了幾房,這關係豈能淺了?”

“狗官!”

鄭雄怒罵,林道士也是雙眉緊鎖,顯然事情己經出乎了之前的預料。

安正亦是緊鎖眉頭歎氣:“正因知道其中緣故,才不能與其正麵碰撞,以防被這混賬官府中人誣陷,方才我還盤算,將犬子送往西山島林兄那裏暫避一段時日。”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這大宋真的是暗無天日了麽?”林道士額上青筋顯現。

“自帥爺蒙冤那一刻起,這大宋的天便黑的不能再黑了。”安正聲音不止清冷,還有些許憤怒。

屋內一時陷入靜寂,三人顯然束手無策,又在苦思對策。

知道了丁胖子的大體情況,做為當事人的安維軒也陷入了沉思,許久之後眼中有光彩流動,礙於父親之威,許久才弱弱的開口道:“二位伯父大人、父親,孩兒有一計或許可以讓這丁五收斂幾分……”

“你這孽障不與為父添亂便己經是不錯了,哪裏又能幫的上什麽忙!”不等安維軒將話說完,自家父親便怒斥道。

“老安,不妨讓這孩子說來聽聽!”鄭雄擺手。

“常言道:‘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目光投向安正,林道士啜了口茶水:“令郎也是讀書人,眼界見識應比我等出身草莽之人寬上些許。”

“二位哥哥,你們未免高看這孩子了!”安郎中正不以為意,看向兒子不屑道:“這孩子不再惹事生非,我就己經是燒高香了!”

“二位伯父大人、父親,孩兒的計劃隻要詳加實施,絕無失敗一說。”見父親不信自己,安維軒不得不硬起頭皮。

“我三人都沒有辦法,不妨聽這孩子說些什麽……”聽安維軒的語氣似乎很自信,林道士說道。

安郎中看了眼兒子,將頭別在一邊。

見父親默許,安維軒猶豫片刻低聲道:“事幹機密,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鄭雄、林道士與藥正三人對視一眼俱點了點頭,讓屋內其餘人退了出去。

“說罷,你這孩子有什麽計策能讓那臢貨變的規矩些。”屋內隻剩下四人,鄭雄開口問道。

目光看投鄭雄與林道士,安維軒笑拜道:“主意由晚輩出,但還是要勞鄭伯父從旁協助、林伯父親自出馬,這計策才能奏效。”

“我二人?”鄭雄與林道士各自向對方對視一眼。

安正不耐煩道:“有什麽主意快說,休要在這裏耍巧賣乖故弄玄虛!”

“是,父親大人!”安維軒忙應道,壓低了聲音言語了一番。

……

“這些小手段……真有你說的那般巧妙?”聽完藥素之言,林道士一雙眼睛開始放光。

安維軒應道:“晚輩所說耍這些小手段不過是些不入眼伎倆而己,所需用的物事藥堂中應有盡用,若林伯父不信的話,現下便可以試上一試。”

“若真的管用,你這孩子倒教會了貧道一個來錢的營生,貧道日後沒錢使了大可以拿來用用。”林道士以手撫須。

見安維軒言之鑿鑿,鄭雄不禁摩拳擦掌:“若此計可行,老安你與我些藥物,我老鄭今晚便去丁家……”

“歪門邪道,我等忠義之人豈能用這種旁門左道?”安正卻是連連搖頭。

安維軒反駁:“父親大人你也說過,當年嶽帥爺何等的光明磊落忠肝義膽,到後來還不落得為宵小所害?現下既然連天都是黑的,我等忠義之人對付宵小,就要用比宵小更加宵小的手段方才能邪不壓正,再說……”

“住口!什麽時候輪到你來教訓為父了?”安正開口訓斥:“使用旁門左道的卑鄙伎倆,那還能算做正道麽?”

“老安,你迂腐了!”林道士捏著下巴搖頭。

“這孩子說的沒錯!”鄭雄也是說道:“當下暗無天日,既然不能光明正大的討個公道,倒不妨使用些黑手段,這不止是替你們安家討個公道,也是為被丁五欺壓的百姓出口氣,更是為了維護吳中一方百姓的安寧。”

被鄭、林二人勸說,心中又無其他辦法,安正沉思片刻才開口道:“就依你之計罷!”

轉而安正以手指著自家兒子,訓斥道:“你這孽障小小年紀,從哪裏學來的旁門左道。”

挨了訓斥,安維軒隻能默然不語。

見安正點了頭,林道士思慮一二,與安維軒道:“賢侄,依計行事時,貧道需你扮作道童隨在身邊,免的到時使用這些小手段出了什麽岔子!”

“丁家的人見過我!”安維軒連連搖頭。

林道士笑道:“讓人認不出你,並非難事!”(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