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檸墨沉域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

白渠咬牙,疼痛讓他臉上的表情已經開始扭曲,“這位先生,我知道我之前有些話冒犯了您,但您也不至於這麽記仇吧?”

“我就是很記仇啊。”

墨沉域淡笑一聲,端起紅酒抿了一口,“聽說你惦記過我女人,很多次。”

白渠一怔,“你女人?”

“蘇小檸。”

白渠整個人像是被電擊了一般地動彈不得。

蘇小檸長得幹癟又瘦小,還是村裏出來的小村姑,怎麽會認識這樣有身份的人物?

還成了這樣的人物的女人……

下意識地,白渠打量著那個眼睛上係著綢帶的男人,“您……”

“按照輩分來說,也許我應該喊你一聲表哥。”

墨沉域唇畔揚起一抹陰冷的笑,“可我不想。”

渾身是血的白渠連忙搖頭,“不用不用,擔不起擔不起。”

“你知道就好。”

男人淡淡地端起一杯紅酒抿了一口,“說說吧,你都對小檸做過什麽。”

白渠一怔,下意識地轉眸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蘇小檸,“我……”

蘇小檸站在原地,雙手死死地絞在了一起,整個人都陷入了糾結中。

“我以前占過小檸的便宜,還差點……”

一身藏白色運動裝的不言皺眉,一腳狠狠地踹到了白渠的身上,“快說!”

“小檸上高中的那一年,我趁著舅舅家隻有小檸在家,我就……”

“夠了!”

白渠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小檸狠狠地打斷。

她轉頭看著墨沉域,“你到底想做什麽?”

擺出一副為她出頭的樣子,把白渠弄成這樣,然後來讓白渠親口描述當初是怎麽欺負她的?

“看來那件事對你的傷害真的很大。”

墨沉域打了個哈欠,衝著不言擺了擺手,“沒必要繼續了。”

不言點頭,直接拉著鐵鏈拖著白渠去了天台的另一邊。

蘇小檸這才注意到,天台最邊緣的地方,是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

此刻,不言已經將白渠拖著到了那個沒有防護措施的地方。

“按照不言的性子,一分鍾後他就會把他踹下去。”

墨沉域仍舊若無其事地執起紅酒抿了一口,“以後受了欺負,要和我說。”

蘇小檸隻覺得白骨悚然。

她看了墨沉域一眼,又瞥了一眼那邊正在拉著白渠去邊緣的不言,“我從來都沒想過要白渠死!”

說完,她不管不顧地大步跑到不言那邊,直接伸手去往反方向去拽不言手裏的鐵鏈,“你們沒有權利就這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這裏是三十多層的高空,從這麽高的地方掉下去,沒有人能夠活下來!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的聲音仍舊淡淡的,“你不是討厭他麽?”

之前在學校的後門那裏,她眼中對白渠的厭惡,他看得明顯。

他說過,不會再讓她受委屈,就是不會再讓她受到一丁點兒的委屈。

“討厭他又不是要讓他死!”

蘇小檸抿唇,轉眸看了一眼身後的男人,“再怎麽說他也是我姑姑的兒子,我就算討厭他,也不會讓他去死的!”

“對對對,我以後絕對不會再打小檸表妹的任何主意了,饒命啊……”

見蘇小檸為自己求情,白渠連忙順杆爬,“這次以後,我一定老老實實的……”

墨沉域微微地皺了皺眉,將手裏的酒杯放下,聲音有些煩躁,“不言,放了他吧。”

說完,他衝著老周招了招手,老周直接走上前去推著他離開。

隨著天台的門關上,天台上隻剩下了蘇小檸,不言,還有白渠。

不言撇嘴,扔下拴住白渠的鐵鏈,道了聲無聊之後就閃身走了。

白渠連滾帶爬地爬回到天台中央,他瞪了一眼一旁呆愣的蘇小檸,“愣著幹什麽,過來幫我解開啊!”

墨沉域一走,他的語氣瞬間就變回了以前欺負蘇小檸的白渠。

蘇小檸還在要出人命的驚恐中沒回過神來,聽白渠這麽喊她,便聽話地過去給他解開。

可誰知,鐵鏈剛解開,白渠就一個翻身將蘇小檸按在地上,掐著她的脖子,“好啊你,小賤蹄子,居然找人來搞我?”

蘇小檸怎麽會想到,自己不惜得罪墨沉域救下來的人會直接反過來把她按在地上?

喉嚨被人狠狠地扼住,她想要掙紮,卻怎麽都使不上力氣。

“賤人!早知道你這麽記仇的話,當初我就應該上了你!省得你以後到外麵找男人,還反過來害我!”

白渠越說越氣,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

蘇小檸被他按在身下,連喊救命的聲音都發不出來。

最後,她眼前已經一片模糊。

在這一片模糊中,她居然還順便想了想,她要是這麽死了,到底算是被墨沉域給克死了的,還是自己把自己給作死了的。

原本隻是想要看在大家都是親戚的份上饒了白渠一命,卻沒想到,這是農夫與蛇的故事。

就在蘇小檸以為自己就要這麽死掉了的時候,一隻藏藍色的飛鏢狠狠地紮在了白渠的手上。

下一秒,一條鞭子自天台門口的方向甩過來,直接抽得白渠躺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脫離了白渠的掌控,蘇小檸翻過身來,捂著脖子不停地幹咳。

嗓子像是被什麽東西壓扁了一般地不舒服。

“沒事吧。”

良久,一隻指節修長的大手伸到她麵前。

她微微一愣,抬眸。

夕陽在他左邊的方位照過來,將他的半邊臉都鍍上了金色。

他蒙著黑綢的臉此刻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蘇小檸看著他,忘記了咳嗽,“你怎麽回來了。”

她的聲音沙啞地不像話。

墨沉域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將她拉到他的懷裏。

男人身上清冽的氣息傳來,讓她微微地有些眩暈。

“我當然不會把你自己一個人扔在這邊。”

蘇小檸一怔,“所以,你是料到了,他會對我下手?”

“倒也不是。”

男人淡淡地瞥了一眼那邊又被不言綁起來了的白渠,“既然你那麽想要給他一個機會,我便給他一個機會。”

“如果我們走後他對你感激涕零,那我自然不會再為難他。”

“隻可惜……”

男人的話音落下,不言又是一腳狠狠地踹到了白渠身上。

躺在地上的白渠哀嚎了一聲之後,終於暈了過去。

“弱。”

不言又踢了他幾腳之後,見他真的不動了,隨便地用腳試了試他,“暈了。”

蘇小檸抿唇,誰被這麽打都會暈的吧?

但她還是忍不住地開口問墨沉域,“那現在白渠怎麽辦,你該不會還是想要他的命吧?”

“那倒不至於。”

男人伸出手去,輕輕地摩挲著她嬌嫩的唇瓣,“不過他既然敢對你抱著那樣的心思,我就讓他以後徹底斷了這個心思。”.(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