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瞞著吧。”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氣,淡淡地開口叮囑,“我已經很麻煩大家了,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沒有人嫌你麻煩!”

溫知暖咬牙,衝過來握住唐一涵的手,“我知道你不想讓小檸他們為你擔心,我也可以勸說顏與亭幫你瞞著!”

“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要再喝酒了,不要再作踐你自己,積極配合治療!”

她眼裏帶著淚,“你積極配合治療,我就幫你瞞著,好不好?”

這些年,溫知暖看著蘇小檸和唐一涵為情所困。

蘇小檸和墨沉域之間的障礙,是上一輩子的恩怨。

而唐一涵和顧森之,卻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確切地說,是顧森之的問題!

上一輩的恩怨可以慢慢淡化,可以慢慢消解。

但那個男人如果是個渣男,又怎麽可能回頭是岸?

更何況,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和顧紫瑤結婚了。

“好。”

唐一涵淡淡地挑了挑唇,“我會積極配合治療。”

至於酒……

其實她也不想喝。

但很多時候,就是忍不住。

真的忍不住。

每次見到他,每次看到他和顧紫瑤,每次聽到關於他的消息。

她除了麻痹自己的神經,什麽都做不了。

見她答應了,溫知暖也不想為難一個病人。

她深呼了一口氣,“我剛剛讓顏與亭帶著蘇若寒去吃宵夜了。”

“等他回來,我就囑咐他,讓他保密。”

“嗯。”

唐一涵苦笑一聲,點頭。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總監給她發的消息。

“那位顧客對你十分滿意,她願意加錢,希望你能在宴會當天給她和她未婚夫布置一個官宣的舞台。”

“應聘的時候,你說過你攝影技術不錯,對吧?”

“過幾天生日會的時候,你給那位顧客拍一張她和他未婚夫的甜蜜照,當做他們官宣訂婚的照片,怎麽樣?”

“可以加錢。”

唐一涵將手機關掉。

她之前想做慶典策劃這個工作,原因有三個。

第一,是她擔心她沒有職業的話,如果股甚至想要將蘇若寒帶走,她沒有足夠的資本和他爭奪撫養權。

第二,是她覺得自己沒有事做的時候,總是會想到顧森之,總是會傷心難過,所以特地給自己找個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

最後一點……

她把手放到肝髒的位置,唇邊揚起一抹苦笑來。

她的肝硬化已經很嚴重了,有的時候會疼得直不起身來。

這樣的她,沒有辦法再做一名一線醫生了。

萬一她在手術的時候發病,那是對病人生命的不負責。

忍下心裏的難過,唐一涵拿起手機回複,“好,要加薪。”

既然已經答應了顧森之要繼續這個慶典的策劃,那就演戲演到底。

顧紫瑤不就是想看她傷心難過的樣子麽?

她就隨便她看!

反正她唐一涵在這場感情裏麵已經一敗塗地了,她不怕再添一點新傷。

更何況,她怎麽知道,顧森之會不會因為她的一個小小的拒絕,而選擇再次用蘇若寒威脅?

她現在隻有蘇若寒了。

隻剩下蘇若寒了。

即使現在身體這樣了,她也不想放棄蘇若寒。

她甚至想過,如果自己撐不下去了,就讓蘇若寒和大小蘇一起長大。

把孩子交給蘇小檸,她挺放心的。

起碼,不會和他爸爸一樣,這麽懦弱。

“你坦白告訴我……”

臥室裏,蘇小檸渾身發冷。

她裹著被子,抬起頭,那雙黑葡萄一樣的眼睛裏麵盛滿了悲傷,“顧森之,他最後會怎麽樣?”

“會死麽?”

如果他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是不會把事情做到這麽決絕的吧?

以前蘇小檸總是覺得顧森之不夠喜歡唐一涵,不夠愛唐一涵,所以才會放開她,才會做出那種事情來。

但現在看來,不是。

他將她徹底推開,推到另外一個男人的懷裏,甘心為那個男人掃平所有障礙,隻為了讓那個男人有更多的時間陪著唐一涵。

這不是不愛,是愛可以選擇放手!

蘇小檸也很清楚,顧森之是墨沉域的朋友,本質上,顧森之和墨沉域一樣,是具有侵略性的。

他們手腕高,手段厲害,身體和腦袋都高人一等。

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地將自己珍愛的東西拱手讓人的。

除非……除非他活不久了。

墨沉域倒了一杯水遞給她,“這是最壞的結果。”

男人沉沉地歎了口氣,抬手將蘇小檸鬢邊的頭發掖到耳後,“這取決於他對顧家到底有多恨。”

蘇小檸的眼淚啪嗒啪嗒地掉進水杯裏,她咬唇,“我不明白,為什麽一定要這樣……”

“血海深仇……就一定要報麽?”

“對一個男人來說,是的。”

對比蘇小檸的悲傷,墨沉域倒是十分冷靜,“我認識森之快二十年了。”

“我比你更不舍。”

“但既然他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卻能理解。”

蘇小檸還是狠狠地搖著頭,“我不理解!”

“明明他可以活著的,可以和一涵好好的,為什麽要這麽極端?”

“他不要一涵了,不要蘇若寒了,隻為了……隻為了顧家那一家子壞人?”

媽媽去世的時候和她說過,要做一個快樂的人,不要和她一樣,被仇恨蒙蔽了雙眼,耽誤了一生。

她也覺得媽媽的這輩子過得很苦,歸根結底,都是因為放不下那些仇恨。

如今,顧森之的選擇,和當年的媽媽一樣。

“你大概不知道森之這麽多年,是怎麽過的。”

墨沉域將蘇小檸手裏的水杯拿走,將她抱進懷裏,細細地給她擦掉眼淚,“他表麵總是笑著,總是瀟灑,但其實內心……”

“當年,森之的父母是b市的首富,但因為結實了顧家,和顧家交好,才會被顧家所害。”

“他的父母,爺爺奶奶,叔叔嬸嬸,全家人都死在了那場大火裏麵。”

“你可能會有疑問,為什麽顧家殺了他全家,卻要把他留下?”

男人歎了口氣,嗓音低沉,“因為,他全家都死了之後,他就是唯一的繼承人。”

“家裏遇難之後,顧家領養了他,給他改名姓顧,也接手了他家裏所有的資產。”

“現在的顧家,所有的繁榮,所有的尊貴,都沾滿了森之家人的血。”

蘇小檸怔了怔。

“這樣的事實,如果你是森之,你在知道真相之後,不會恨麽?不會想和他們同歸於盡麽?”

蘇小檸說不出話來。

如果是她的話……她會。.

蘇小檸墨沉域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