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一涵從醫院醒來的時候,身旁坐著的是正在畫漫畫的顏與亭。

她掙紮著動了動身子,“我……怎麽了?”

聽到她的聲音,顏與亭連忙放下手裏麵的畫板,“你在街上暈倒了,好心人把你送到了醫院。”

男人滿眼心疼地看著她,“你感覺怎麽樣?要不要醫生過來看看?”

唐一涵擺了擺手,“沒事。”

大概就是在顧紫瑤那裏受到了刺激而已,沒什麽大不了的。

顏與亭看著他她的臉,欲言又止。

半晌,他深呼了一口氣,別過臉去,“我答應溫知暖了,幫你把生病的事情瞞過去,但是你也要聽話,不能再隨便作踐你自己了!”

唐一涵點頭,“謝謝。”

她撐著身子坐起來,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三天後我有個重要的工作要做,等做完了,拿到錢了,我就辭職好好治療。”

當初她滿心熱血地去做慶典策劃的工作,就是為了預防顧森之跟她爭奪蘇若寒的撫養權。

既然現在顧森之已經答應了,隻要她幫忙給顧紫瑤處理這次的生日會,他就放棄爭奪撫養權,她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工作了。

更何況……

她的身體狀況的確是有點點不好。

顏與亭歎了口氣,“按照我的想法,你這份工作也不要做了。”

“我知道你這份工作是什麽,是給你的前情敵做生日策劃。”

“一涵,如果你真的缺錢的話,我可以給你。”

“我雖然沒有什麽能力,但是起碼算是有錢人家的小少爺,養你還是養得起的。”

唐一涵看著他,笑了,“你我非親非故的,我幹嘛要讓你養我。”

顏與亭後麵想說的話,全都被她這句話噎了回去。

非親非故……

他苦笑了一聲,“也對。”

她從來都沒有把他當成過丈夫,他卻幻想著能夠有一天,和她像是真正的夫妻一樣生活。

深呼了一口氣,顏與亭抬眼看著她,“這樣吧,反正在公司那邊,我也幫不上什麽忙,你這幾天要做什麽,盡管和我說,我給你當副手吧!”

唐一涵搖頭,“你是顏氏集團的總裁,跟我做這個怎麽像話。”

“沒有人把我當成顏氏集團的總裁,這個總裁真的就隻是個名號而已。”

顏與亭苦笑了一聲,“跟著你做策劃的話,我也算是有點事兒做,不那麽無聊。”

“要不然的話……在公司裏麵每天對著那兩個冰塊臉,我都要煩死了!”

唐一涵皺眉,略一思忖,“好。”

三天後,顧紫瑤的生日會如期舉行。

y市星瀚酒店內,金碧輝煌。

唐一涵下午來之前,吃了足夠多的止疼藥,才壓下了肚子裏的痛感。

她站在酒店會場中央,拿著對講忙忙碌碌。

遠處,溫知暖站在顏與亭身邊,“她真的說了,這次之後,就再也不工作了?”

顏與亭鄭重地點了點頭,“她是這麽答應我的。”

“好吧。”

溫知暖長歎了一口氣。

其實對於唐一涵來給顧紫瑤做生日策劃這件事,她一點兒都不讚成。

但是唐一涵想做,她不讚成也沒有什麽用。

所以溫知暖隻能遠遠地看著,希望唐一涵一切順利。

深呼了一口氣,她第三次拿出手機,給蘇小檸撥號。

自從那天晚上唐一涵醉酒之後,她已經有三天沒有見過蘇小檸了。

墨沉域說她最近生病了,每天把自己關在屋子裏麵不出來。

溫知暖試著給她打電話,可是每次電話都被手動掛斷,她根本不接。

“搞什麽。”

女人無奈地撇了撇嘴,“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

顏與亭一邊忙著唐一涵給他安排的工作,一邊笑著看她,“蘇小檸怎麽了?”

“說是生病了,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麵,誰都不見。”

溫知暖歎了口氣,“但是我猜她肯定是和墨沉域鬧矛盾了。”

“有什麽病是連電話都接不了的啊?肯定是心情不好,懶得接。”

顏與亭繼續往牆壁上麵帖氣球,“你的這兩個朋友,的確都很感情用事。”

溫知暖撇嘴,“女人不都這樣?”

比男人重感情,比男人更珍視情誼,也比男人更容易受傷。

“你就不一樣。”

顏與亭從桌子上跳下來,唇邊帶著淡淡的笑意,“你風風火火的,比男人還男人。”

溫知暖翻了個白眼,“那是因為沒有男人能入得了老娘的眼好嘛!”

“也對。”

顏與亭搬動了桌子,在另一麵牆上麵貼氣球,“也不知道是什麽樣神奇的男人,才能夠降得住你這樣脾氣火爆的女人。”

溫知暖狠狠地在他踩著的桌子上麵踹了一腳,“早晚有!”

說完,她轉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麵。

“我還蠻好奇,你這樣的女人,會喜歡什麽樣的男人?”

顏與亭繼續笑著調侃她。

回國以來,小姨的事情,姨父的事情,顏家的事情,以及唐一涵的事情……

顏與亭很久沒有真正地開心放鬆過了。

但是很意外,和溫知暖鬥嘴吵架,倒是讓他偶爾真的能夠會心地笑出來。

他倒不是真的覺得溫知暖不好,隻是好奇,她這樣一個在商場上手腕高超,在朋友麵前小女孩的女人……在喜歡的男人麵前會是什麽樣的?

“要你管?”

溫知暖翻了個白眼,拿出手機來,翻出一直珍藏在收藏夾裏麵的漫畫。

其實年少的時候,她還真的喜歡過一個男人呢。

那個男人溫柔清雋,會畫很熱血的漫畫,會構造很單純的感情,也會很溫柔地回複每一條她發給他的消息。

在那些被墨浮笙囚禁的時光裏,那個漫畫家,給了她很多的快樂,也給了她很多的希望。

她總覺得,能夠有這樣一顆細膩的心的男人,會真的懂得珍惜人,也會真的懂得……她。

所以,這麽多年過去了,他畫的漫畫,她總是放在手機裏麵。

很多時候,公司的高管們戰戰兢兢地覺得他們的溫總生氣了的時候,其實他們的溫總,正在看手機裏麵的熱血漫畫。

又貼完了一麵牆,顏與亭從桌子上跳下來。

無意間,她瞥見溫知暖手機裏的內容,“哎?你手機裏麵怎麽有我畫的漫畫?”.(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