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檸墨沉域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

黃璐整個人一滯。

張媽被趕走這件事,她隻聽張媽說是為了蘇小檸,根本沒聽到具體原因。

原來是張媽羞辱了蘇小檸?!

她抿唇,如果她知道是這個原因,她絕對不會提這件事的!

墨東澤淡笑一聲打圓場,“沉域是個男人。”

“小檸怎麽說也是墨家的兒媳婦,怎麽能被傭人羞辱!”

黃璐吃了個悶虧,隻能冷哼一聲,不說話。

老爺子也適時地轉移話題,對蘇小檸噓寒問暖。

期間,墨東澤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上麵的號碼,頓時臉色蒼白,“我去接個電話,你們先聊。”

墨沉域的聲音帶著幾分冷意,“二叔慢走。”

墨東澤離開後不久,墨玟翰便流裏流氣地進了門。

在客廳打量了一圈之後,他一屁股直接坐到了蘇小檸的對麵,衝著蘇小檸擠眉弄眼。

見他這副登徒子的樣子,墨老爺子沒好氣地開口,“這是你弟妹!”

“我知道啊。”

墨玟翰衝著蘇小檸眨眼,“之前在門口的時候撞見了,我還和小檸弟妹,深入交流了呢。”

他刻意壓低了“深入交流”這四個字,蘇小檸的眉頭狠狠地一皺。

她回眸,看了一眼廚房裏正在忙碌著準備晚飯的傭人。

“我去廚房幫忙。”

言罷,她直接起身向著廚房的方向走。

墨玟翰坐在她的對麵,她一分鍾都不想看到他。

剛走了兩步,她的手腕就被一隻幹燥有力的大手就扣住了,“爺爺家裏傭人很多,用不著你。”

“是啊。”黃璐嘲諷地笑了,“誰不知道你是鄉下來的,喜歡幹粗活?”

“但是呢,這裏這麽多傭人,你還是乖乖坐著,像個夫人的樣子吧。”

蘇小檸臉色一白,隻好重新回去坐下。

她的屁股剛坐穩,住宅外麵就傳來一陣又一陣吵鬧的聲音。

管家匆忙進來,“老爺……”

他看了一眼吊兒郎當地正在吃水果的墨玟翰。

老爺子有些不悅,“說!”

管家這才誠惶誠恐地開口,“外麵……顧家老爺帶著顧家的千金過來,說要討個說法……”

“他們說……玟翰少爺幾天前,對顧家大小姐無禮……”

老爺子冷眸瞪了墨玟翰一眼,“怎麽回事?”

墨玟翰毫不在意地繼續吃水果,“他們小題大做唄。”

“那天在夜店,我喝了點酒,不小心捏了捏顧紫瑤的屁股而已,這有什麽?”

客廳裏的空氣安靜了兩秒。

第三秒的時候,老爺子直接抄起煙灰缸朝著墨玟翰砸了過去,“臭小子!這還不叫無禮!”

顧家在a市也是有頭有臉的名門望族,這事要是傳出去了,墨家的臉還要不要了?!

墨玟翰連躲帶閃,那煙灰缸雖然沒砸到他,但煙灰還是落在了他身上。

一身光鮮西裝的墨玟翰瞬間灰頭土臉。

“爺爺,你也小題大做了。”

墨玟翰撇了撇嘴,“這事又不賴我!”

“那顧紫瑤去夜店,還穿得那麽短,坐我身邊內褲都快露出來了,不就是想勾引我?”

“我就隨便捏了一把,她還沒完了?”

老爺子氣得又是一個抱枕砸過去。

“大哥。”一直沉默不語的墨沉域卻開了口,“你也不小了,顧家人來這邊鬧,你不出去解決,等著爺爺給你收拾爛攤子?”

墨玟翰翻了個白眼,“我現在出氣,那顧家人不得揍我?”

墨沉域聲音依舊淡淡地,“原來大哥是個這麽沒有擔當的人。”

“沒記錯的話,前不久爺爺才讓大哥去擔任一個子公司的總裁吧?”

“連這種小事都要躲在爺爺背後,這要是被股東們知道大哥這麽沒有擔當,這總裁的位置,可是坐不穩。”

墨沉域這話說出來了,墨玟翰就算是想要退縮,也退縮不了了!

黃璐站起身,拖著墨玟翰起身,“這麽點小事,我們玟翰還是能處理的,用不著你冷嘲熱諷!”

蘇小檸看著黃璐拖著墨玟翰離開的樣子,狠狠地皺了眉。

墨玟翰根本不覺得他有錯……

確定他出去之後,事情不會變得更糟麽?

回過頭來,她身邊的男人還在優哉遊哉地喝茶。

老爺子有些頭疼地招來管家,在管家耳邊低聲耳語。

管家離開之後,老爺子冷笑著看著墨沉域,“顧家向來得理不饒人,玟翰又沒有半分愧疚,以你的智商,應該不會想不到,讓他去麵對顧家人,會是什麽後果。”

老爺子話音剛落,門外的吵鬧聲更大了。

蘇小檸甚至能聽清楚,墨玟翰高聲地罵著顧紫瑤的聲音。

的確是……更糟了。

“你們從後門走吧,今晚我就當你沒來過!”

老爺子憤怒地起身,冷漠地看了一眼墨沉域,“看你年紀小身體又不好,這次的挑撥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別讓我看到下次!”

言罷,老爺子拂袖離開。

墨沉域仍舊坐在輪椅上,唇角勾起一抹冷傲的笑。

和傭人問清楚了後門的方向之後,蘇小檸連忙聽話地推著墨沉域離開。

外麵的爭吵聲越來越激烈了。

從住宅出來,一路上墨沉域一言不發。

原本,蘇小檸以為這後門應該很好找。

可墨家後宅的道路複雜盤曲,再加上各種顏色品種類似的鮮花的裝飾……蘇小檸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好像是迷路了。”

蘇小檸絕望地看著這條仿佛走了十幾次的石子路,無奈地歎息,“早知道,就找個傭人帶路了。”

“這裏的傭人不會給你帶路。”

蘇小檸撇嘴,“怎麽可能?”

“這裏是爺爺的家,你是爺爺的孫子!”

墨沉域挑唇笑了,“看來,你對你的老公,還是不夠了解。”

“a市最出名的掃把星墨沉域,九歲的時候父母雙亡。”

“十三歲的時候,因為他一時貪玩,引發了巨大的火災,燒死了他最親的姐姐和照顧他的兩個傭人,他自己也雙目失明,跛了一條腿。”

“他不祥的身份讓墨家人忌諱他,不敢接近他。”

“因此,他被送出墨家獨自生活,至今,他已經在那棟別墅裏麵,生活了十三年。”

蘇小檸震驚地張大了嘴巴。

也就是說,他們新婚的那棟別墅,之前他已經獨自在那邊生活了十三年?

男人聲音裏帶著三分落寞七分冷傲,“十三年來,隻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我才有權利來老宅裏麵,吃個便飯。”

“今天你我能來這裏,是因為我們昨天結了婚。”

說著,他笑了,“這裏的傭人不會尊重一個被趕出家門的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