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團聚

“這一定不是巧合!瑛兒,父親平日裏誇你聰明,你這次為什麽如此執迷不悟?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陳凡生根本不是普通人!”

啟瑛沒有說話。

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辰王要暗訪下城,要落腳縣令宅的消息是他費盡心思才打聽到的。可即使他費盡了心思,也隻打聽到了辰王來縣令宅的大概時間,具體的日子他並不知道。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那天才會如此匆忙趕回來,才會不小心撞上織錦……

可是他竟然知道辰王到來的準確消息,實在不得不令人心驚!

但是,他怎麽舍得就此放手?

“瑛兒,你再仔細看看這一百份口供的出處。”啟必將口供重新遞過來,啟瑛仍舊倔強的別過眼去。

他在想,如果當初他勇敢一點,讓父親見見織錦,一切是不是會不一樣?

啟必歎了口氣:“這第一份口供是藥材商商重的。這個商重雖然不是什麽舉足輕重的人物,但他給我們同仁藥鋪提供的甜食草卻是不可或缺的,並且整個下城隻有他的甜食草來源最廣。”

“還有這個,唐堂,同仁堂賬房的兄長。唐家隻有他們兩個人,唐賬房平日最聽兄長的話。”

“這個,張必。這個,李譚。這個,這個……都是和我們有利益牽扯的人!”

“父親,請您別說了。”啟瑛低下頭,雙手緊握成拳,咬牙道,“瑛兒去請曹姑娘出來!”

啟瑛來到荷花苑,屋子的窗戶開著,曹織錦坐在窗前,手裏拿著一柄銀鏡,正皺著眉摸索著臉上的傷疤。

驟然間,他覺得腳步無比的沉重。

這一個月來,她忙著照顧阿圓,腳不沾地,所有的人都知道阿圓身受重傷,卻忽略了還有一個人也受了傷,而且還是一個女子最看重的容貌毀了!

就連他,自詡最在意她的他,都差點忽視了這一點。

不是他太薄情,實在是她太聰明。她下這麽大的血本,自毀容貌,就是為了讓他對她死心。

或許對於她來說,接受一張受傷的臉比接受他要更容易。

他的心很痛,卻很輕鬆。因為他已經知道結果了。——這輩子,絕無可能!

曹織錦發現了他,將鏡子放下來,朝他露出不冷不熱的笑。

從他將她困在宅子裏開始,她便對他這麽笑,比陌生人的關係還疏遠。

“織錦,你相公來了。”他的腳依舊挪不動地方,他就站在原地,隔著大半個院子對她喊。

“什麽,陳凡生真的來了,好樣的!”阿圓從軟塌上蹦起來,趴在窗口上給陳凡生鼓掌。

啟瑛嚇得倒退一步,麵色漲紅。

這回時給氣的!——這個家夥竟然敢上織錦的榻!

“誒,織錦,你等等我呀!”阿圓直接忽視掉來自啟瑛那酸溜溜的殺氣,緊追曹織錦而去。

啟瑛呆呆的看著兩人消失的身影,狠了狠心,沒去追。

窗台下有一角粉色的輕紗,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嬌羞的從窗台下探出頭。

那是……

織錦的麵紗。

啟瑛將它緊緊的握在手裏。輕紗冰涼,但他固執的以為,這上麵還有她的溫度。

……

“哎喲,織錦,你怎麽忽然轉向也不說一聲?”阿圓扶正忽然調頭撞到他的曹織錦。

曹織錦拍了拍他,氣喘籲籲的說:“麵紗麵紗!”

“什麽麵紗?”阿圓不解的問。新81中文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

她摸了摸臉上的傷疤,說:“我不能讓相公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哦哦哦!”阿圓了然的點點頭,調頭就跑,“我去給你找!”

屋子裏啟瑛正傷感著,忽然感覺一陣勁風迎麵襲來,他下意識的拿手去擋,隻覺得手中一空。

他猛然驚醒:“阿圓,站住!”

這一個月,曹織錦給他吃的藥膳不是白吃的。隻見他腳下生風,健步如飛,一會兒就跑到了曹織錦的麵前。

“給!”

大氣都不帶喘一下。

啟瑛氣喘籲籲的追上來,正看見曹織錦戴上麵紗,他輕咳了一聲,紅著臉對她說:“如果陳凡生不識好歹……”

他看了眼她的臉,低聲道:“我永遠等著你!”

“呸!”阿圓站在兩人中間,不屑的看著啟瑛,感歎道,“從前是我眼瞎,現在經過名醫診治……”

他朝著曹織錦像模像樣的抱了抱拳道,“我現在眼清目明。我是越來越看得出來,你跟陳凡生根本沒法比!”

“織錦的臉會受傷,不是你逼的嗎?你現在這幅不計前嫌的深情模樣是做戲給誰看?真惡心!”

“哦,既然你不明白,那我給你指點一下。織錦之所以戴麵紗,不是怕陳凡生嫌棄她,而是怕陳凡生知道心疼,心疼知道嗎?”

啟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知道阿圓是在故意刺激他,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上當了!

阿圓見他無話可說,心情大好,一回頭卻見曹織錦早就走不見了。

“織錦,你等等我啊!”

……

“相公……”曹織錦衝到他麵前,生生的停住了腳步。

陳凡生長臂一伸,直接將她攬入懷中。

“我來了,阿錦!”

聽到這一句,她之前所有的堅強瞬間土崩瓦解,她一下子就變成了被他捧著手心易碎的陶瓷娃娃。

眼淚,奪眶而出。

她不委屈,不害怕,卻在這一刻淚流不止。隻是因為靠近了他。

這個時候的曹織錦或許不明白,但是躲在暗處的啟瑛卻明白,隻有完全的信任一個人,才能如此輕易的將自己的情緒交付。

曹織錦覺得陳凡生恐怕是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人。

他一直等著她,直到最後她哭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才抬起頭羞答答的看著他。

他低下頭,仔細的替她擦幹眼淚,忽然彎下腰來將她打橫抱起。

曹織錦輕呼了一聲,害怕的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相公……”

她將臉轉過去看他,不知道兩人的距離竟然如此之近!她幾乎可以用臉蛋感受到他臉蛋的溫度。——是暖的!

她羞赧的忘記了自己要說什麽。

陳凡生清冷的看向啟必:“我娘子受的傷,另算。”

“你想怎麽樣?”啟必沒想到他竟然對一個後生晚輩說出有這種沒底氣的話。

問別人怎麽樣,不是擺明了任人宰割嗎?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啟必後退了幾步,一個是曹耿的女兒,一個是可畏的後生,他這梁子算是結大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