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你要向我道歉嗎?

籃球場邊上,秦陽坐在一個長條椅上,靠著椅背,帶著耳機,靜靜的聽著手機裏的英語朗讀。

在秦陽的前方不遠處,孫曉東正穿著籃球衣褲,和幾個人在籃球上飛奔,一舉一動之下,露出結實的肌肉,汗水流淌,熱力奔放。

秦陽是孫曉東硬拉來的,今天下午沒課,他原本是準備在宿舍裏躺**聽英語的,孫曉東想勸說秦陽和他一起打籃球,還說他這身高不打籃球完全是浪費了,秦陽婉拒,最後無奈答應陪孫曉東一起下來,反正也當是下來透透風。

聽英語嘛,帶上耳機,哪怕身在鬧市都可以,在籃球場邊也並不影響。

秦陽倒也不是不喜歡打籃球,隻是對他來說,籃球並沒有半點技術性可言,他那充滿爆發力的身體,強大的彈跳力,對籃球恐怖的掌控力,讓這個原本激烈有趣的競技遊戲變得無聊起來。

如果秦陽下場去打籃球,那估計別人就不用打了。

開學已經幾天了,秦陽已經逐步的適應了現在的生活節奏,不再有槍林彈雨,也沒有危險而強大的敵人,在這裏,隻有安寧舒適的生活,還有充滿青春活力的大學生。

英語係自然主要是學習英語,提升專業英語的能力,秦陽剛開始上課壓力還挺大,因為他底子太弱,老師雖然也間或用華夏語講解,但是暫時聽起來還是有些吃力。

好在大學裏學習都是非常自由的,沒有三日小考五日一大考,至少在期末考試前,秦陽還有大把的時間來追趕,而受過特訓並且記憶力遠遠高於普通人的他,靜下心來學習並不是什麽難事。

一群人從籃球場旁邊的水泥路走過,忽然一個人停下了腳步,眼光看了看靠在長椅上的秦陽,低聲道:“安哥,你看那。”

“嗯?”

正跟在一個身材消瘦的眼鏡青年背後的劉安,轉過頭問道:“什麽事?”

那學生下巴手指了指不遠處的秦陽,低聲道:“是那小子,秦陽……”

劉安的眉頭微微顫了顫,眼光中閃過幾分怨恨,表情略微的有著兩分猶豫,最後還是咬咬牙轉過頭:“別理他,走吧!”

眼鏡青年側過頭,劉安臉上的表情變化全部落在了他的眼裏,順著劉安眼光看到了安靜坐在板凳上的秦陽,饒有興致的問道:“怎麽了,吃了虧?”

劉安嗯了一聲:“前幾天新生開校那天,在838酒吧碰了下,吃了虧。”

“新生?”眼鏡青年饒有興趣的轉過身子,眼光肆無忌憚的打量著秦陽。

劉安臉上流露出幾分尷尬,但是對方問了,他又不得不回答,唯有訕訕的回答道:“是,英語係的。”

眼鏡青年微微眯了眯眼睛,伸手推了推眼鏡:“新生啊,有點意思,單挑?群毆?”

劉安臉色的尷尬又多了兩分:“我們五個人,他一個人,我們還動了小刀……這家夥挺能打。”

眼鏡青年眼睛微微一亮:“什麽來頭?”

劉安搖頭:“不太清楚,隻知道他是從燕京坐火車過來上學的。”

眼鏡青年轉過頭看著劉安,嘴角微微翹起了兩分:“怎麽,準備忍了?”

劉安苦笑點頭:“光憑我的這幾個小弟,可打不過他。”

眼鏡青年忽然伸手拍了拍劉安的肩膀:“你是跟我的,也為我辦了不少事,如今吃了虧,我張坤總不能不聞不問,走,跟我過去,先看看對方什麽來頭。”

劉安眼睛一亮,旋即又有兩分不安:“坤哥,這事都是因為我私事引起的,你……”

眼鏡青年張坤搖頭,止住了劉安繼續往下說,轉身直接向著秦陽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劉安也唯有快步跟上,隻是心中卻浮現起壓抑不住的興奮。

劉安雖然身邊也有一群小弟,但是和張坤比起來,他最多就算是一個小頭目而已,經常幫張坤跑跑退,打打雜,幹幹一些齷齪的事情而已,在張坤麵前實在算不得什麽。

這個世界,有錢有勢的人跟前,永遠最不缺的便是跑腿的人,所以他連要求張坤為自己報仇的資格都沒有,當然,如今張坤自己願意,主動提出來,那自然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陽正閉著眼睛,靜靜的聽著英語朗讀,忽然聽到幾個人的腳步聲靠近,然後腳步聲停在了自己的前方。

秦陽睜開眼睛,便看到一個帶著眼鏡二十出頭的消瘦青年正站在自己前方,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俯視著自己。

秦陽眼光越過這個消瘦青年,落在了旁邊的劉安身上,眼睛頓時微微眯起了兩分。

這不是酒吧裏想幫張斌收拾自己的那個家夥嗎?

“我叫張坤,升龍社白銀成員,劉安是我的人……”

升龍社?

這不是何天楓給自己所說的中海大學最大的兩個學生精英社團之一嗎,據說裏麵的成員都是有錢有勢的富二代又或者擁有別人無法忽視能力的家夥。

白銀會員?

這應該是會員的級別吧?

有白銀,那應該有黃金,或者青銅,或許還有鉑金?

秦陽將目光落回到張坤臉上,這個青年二十出頭,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看上去倒是挺斯文,但是他的眼光中卻洋溢著毫不掩飾的傲氣,以至於他整個人都仿佛帶著一種均高臨下的俯視感。

秦陽手指點了點劉安:“你說的是他吧?”

張坤點點頭道:“是,我剛聽說你們前幾天你們在838酒吧發生了衝突,你還揍了他們……”

秦陽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一動不動,完全沒有站起來的打算,表情平靜的詢問道:“是有這麽一回事,怎麽,作為他們的老大,你要向我道歉嗎?”

道歉?

什麽鬼?

張坤以及他身後的幾個人全部都愣住了,旋即反應過來,一個個眼眸充滿了怒火!

小子,你這是什麽態度?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和誰說話?

找死是吧?

張坤眼睛裏也升騰起幾分冷意,但是旋即又消失下去,他盯著秦陽,臉上忽然露出了幾分笑意。

“有點意思,聽說你挺能打?”

秦陽笑笑,淡淡的回答道:“那要看和誰比了。”

張坤身邊的劉安臉色又變了兩分,眼光變得憤怒而不善。

MD,和誰比?

你這就是說我們幾個很垃圾是吧?(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