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恒左義王多托泰對於鬥將的慘敗非常不甘心,不過他對於楊再興的勇猛也有些心存畏懼,知道再派麾下將領上去也是送死,於是直接派遣了3個千人隊發起攻擊,企圖以3個千人隊直接衝垮對麵上萬的晉國騎兵。

草原上一直有一種說法,就是一胡抵五晉,烏恒左義王多托泰也是這麽認為的,那麽3個烏恒的千人隊就相當於一萬五千名晉國騎兵,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足以擊潰對麵的上萬敵騎。

對於楊再興剛剛連斬了烏恒八位千夫長和四位百夫長的事情,左義王多托泰的腦海中,自動略去了,要是按照楊再興來算,十二個胡人都抵不過一個晉人。

看到烏恒大軍出動了至少數千騎兵,氣勢洶洶的直奔己方本陣而來,劉基立即令主動請戰的楊再興,以及身邊另外一位騎兵校尉周凱,率領兩人所部騎兵,脫離本陣迎上去。

在雙方騎兵衝鋒的過程中,雙方騎兵都來不及向對方射箭,就狠狠的撞到了一起,頓時一陣人仰馬翻,緊接著雙方騎兵就廝殺在了一起。

當雙方兩股騎兵撞到一起之後,楊再興和周凱就如兩把尖刀一樣,直接把烏恒騎兵的陣型撕開了,兩部騎兵隊伍的四位司馬花榮、朱仝、董先和雷薄,則帶著三千胡晉混雜的騎兵,緊緊跟在兩位殺神的後麵,一下子就把烏恒3個千人隊的陣型衝亂了。

等楊再興和周凱兩部騎兵殺了一個對穿之後,烏恒大軍的3個千人隊差不多二千七百多名騎兵,頓時少了近八百人,而楊再興和周凱兩部三千騎兵則隻少了二、三百人。

接著楊再興和周凱兩部騎兵紛紛撥馬,又殺向了這股烏恒騎兵,而剩餘烏恒騎兵也並沒有退縮,也同樣紛紛撥馬又殺了過去……

後麵觀戰的烏恒左義王多托泰此時臉上不止有怒火還有震驚,晉國禁軍的騎兵果然不一般,在雙方騎兵數量相當的時候,正麵衝鋒,晉國禁軍的騎兵竟然能穩穩占據了上風,看來自己碰到的應該是晉國禁軍中最精銳的騎兵部隊。

烏恒左義王多托泰到現在還以為,對麵這支突然在成陰縣冒出來的軍隊,是晉國的禁軍,他不知道這支晉國騎兵的士卒,其實很多都是烏恒人。

左義王多托泰扭頭對身邊的萬夫長阿精戈說道:“再派3個千人隊衝上去進行支援,把晉軍這股騎兵給本王滅掉!”

左義王多托泰剛剛準備再派遣3個千人隊支援上去,戰場上就起了變化。

楊再興帶領所部騎兵殺了烏恒騎兵三個對穿之後,看到周凱就在自己不遠的地方,隨即大喊一聲:“周凱兄弟,這夥烏恒騎兵交給你了,我帶領所部直取烏恒主帥的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