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二日的夜間,成陰城南麵城牆的三堆篝火還沒有點起來,一支數量龐大的騎兵部隊,就從成陰城南麵的山區之中冒了出來,然後毫不猶豫的對著成陰城南麵的烏恒大營發動了攻擊。

而這支進攻烏恒大營的騎兵部隊,正是劉基麾下那十三個騎兵營,原來這十三個騎兵營的十三名都尉,一直沒有等到成陰城南城牆的三堆篝火,也就是讓他們發起進攻的信號,這讓他們越來越焦急。

十三名都尉心裏都清楚劉基是希望利用成陰城盡可能的消耗胡人數十萬聯軍的實力,然後再讓十三個騎兵營發起進攻,力爭一戰就擊潰成陰城外的胡人大軍。

不過十三名都尉卻非常擔心劉基在成陰城內的安全,楊再興、華雄、陳武三人更是天天吵著要馬上對成陰城外胡人聯軍展開攻擊,他們這十三個騎兵營是劉基麾下的主力,哪裏把主公一直置於險地之中,他們這些主力部隊卻在旁邊看熱鬧的道理!

被劉基任命為十三個騎兵營臨時統帥的蘇烈,在胡人攻城的這十天之中,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萬一劉基這位主公在成陰城內有什麽閃失,蘇烈隻能自殺殉主,而且就算他不自殺,脾氣火爆的楊再興一定會把他的腦袋砍下來,誰讓這些天一直是蘇烈攔著楊再興,沒有讓楊再興帶兵返回成陰城。

蘇烈不禁對劉基非要留在成陰城的決定感到十分無奈,如果劉基和十三個騎兵營一起撤到隴昌縣境內,他也就沒有這麽大的壓力了。

最終蘇烈和其他十二位騎兵都尉商量了一下,決定不再等成陰城的信號,反正成陰城外的胡人在攻城當中至少損失了十幾萬人,發起反擊的時機已經成熟,於是除了嚴顏的一個騎兵營繼續留在隴昌縣境內,保護二十多萬百姓和大量牲畜之外,其餘十二營騎兵部隊,全部於五月二十二日的下午,進入了成陰城南麵的山區。

成陰城外草原聯軍的各族首領們雖然也對沒有出現的晉人騎兵部隊做了一些防備,但是根據成陰城防守的力度,各族首領們都認為成陰縣晉人騎兵部隊的主力,應該也在城裏麵,不然成陰城早就被攻破了。

所以防備上並不是那麽嚴,再加上各族準備明天一大早就撤退了,結果原本布置在成陰城南麵山區出口處的一些烏恒騎兵,今晚都撤回了烏恒大營,讓蘇烈、楊再興他們十二個營的騎兵部隊在五月二十二日的夜間順利來到烏恒大營之外發起了突襲。

喊殺聲頓時就打破了寧靜的黑夜,正在氈包內熟睡的烏恒大汗舒爾哈瞬間被驚醒了,這時一名侍衛挑開門簾衝進來說道:“大汗,不好了!大量的晉人騎兵突然衝進了我們的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