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劉基登上成陰城的南城牆之後,就看到遠處的烏恒大營已經變的火光一片,借著火光能看到數不清的騎兵正在互相廝殺,而且喊殺聲更是震耳欲聾。【△網WwW.】

守衛南城牆的步兵營都尉徐榮有些激動的對劉基說道:“主公,看來蘇烈他們也認為發起攻擊的時機到了,我們城牆上的三堆篝火還沒有點起來,他們就已經攻入烏恒大營了!”

劉基看著遠處的烏恒大營,沉吟了片刻之後就對徐榮說道:“立即派人把南城門的土石給挪走,讓陷陣營那些精銳都集中到南門,另外讓其他三麵城牆也抽調一些人到南門,我們隨時準備支援蘇烈他們!”

很快劉基就接到了讓他鬆了一口氣的消息,那就是成陰城北麵的樓煩族大軍,以及成陰城東麵的好幾族騎兵,直接趁夜撤退了,沒有對烏恒大營進行支援,隻有成陰城西麵以沙陀族為首的幾萬胡人騎兵,倒是殺向了成陰城南麵的烏恒大營。

堵著成陰城南城門的土石很快被清理幹淨,不過劉基並沒有馬上就派出城內的步兵,去支援正在烏恒大營內衝殺的騎兵,畢竟現在天還黑著,成陰城內能派出的幾千步兵,對於幾十萬騎兵的廝殺,作用並不大,得留在關鍵時刻再動用。【△網WwW.】

烏恒大營內的烏恒騎兵以及來援的幾族騎兵一直與劉基麾下十二個營的騎兵部隊,廝殺了小半夜,在天色蒙蒙亮的時候,終於挺不住了,烏恒大汗舒爾哈帶著殘餘的各族騎兵,狼狽逃出烏恒大營,也奔著溪山口的方向逃走了,這個時候,成陰城內的數千步兵也已經來到城外,進入烏恒大營參加了戰鬥。

隨即劉基麾下的騎兵隻是對逃走的胡人騎兵追擊了幾裏地就停了下來,畢竟昨晚還有至少十幾萬胡人騎兵沒有加入戰鬥,得防備那十幾萬胡人騎兵反戈一擊。

烏恒大營的戰鬥結束之後,劉基就趕快騎上戰馬到城外烏恒大營內走了一圈,然後劉基就返回了成陰城,不過本來一臉興奮之色的劉基,回到成陰城的時候,臉色卻是非常難看。

劉基臉色難看的原因倒不是因為昨夜自己麾下的騎兵部隊損失慘重,畢竟烏恒大營的戰鬥剛剛結束不久,傷亡數字還沒有統計出來,也不是因為昨夜有哪員武將陣亡,而是因為係統突然又冒出來的提示。

劉基急匆匆出城去烏恒大營,是為了吸收靈魂值,要知道昨夜戰死的雙方騎兵數以萬計,而且很多人應該死去不到2個時辰,有大量的靈魂值等待著劉基去吸收。

萬萬讓劉基沒有想到的是,他剛剛進入烏恒大營就吸收了近6000點靈魂值,使得他的靈魂值一下子突破到了20萬,於是他興奮的準備繼續吸收烏恒大營內雙方戰死騎兵的靈魂值,可是他的好心情突然被係統給打斷了。

“使用者的靈魂值超過二十萬點,解除隱藏的幸運加成功能!”

劉基一聽頓時大驚失色,要知道劉基現在的等級是二級,召喚一流武將可是有幸運加成的,本來按照劉基目前44點的武力值,召喚一流武將的成功幾率隻有十六分之一,但是有幸運加成的存在,劉基召喚一流武將的成功率甚至能提高好幾倍,可是現在怎麽係統說把幸運加成給取消就取消了呢!

劉基趕快向係統進行詢問,結果係統這次倒是給出了解釋,不過係統的解釋卻令劉基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係統告訴劉基,既然劉基的靈魂值都能收集到20萬點以上,可算是非常富裕,根據係統的計算,劉基已經不需要幸運加成這個隱藏功能,所以幫助劉基自動去掉了。

劉基急聲向係統辯解說,自己需要幸運加成這個隱藏功能,不用幫他去掉這個隱藏功能的,可惜係統之後就不搭理劉基了。

早知道還會這樣,劉基一定把之前吸收的那19萬點靈魂值都用光,不會顧及什麽詭異不詭異的,沒有幸運加成這個隱藏功能,劉基如果把近期能召喚76次一流武將的機會都使用掉,那麽劉基將會少召喚好幾倍的一流武將,係統給劉基的這個驚喜實在太大了,大到劉基直想哭。

劉基在烏恒大營中轉了一大圈之後,他的靈魂值已經變成了265639點,直接增加了7萬多點靈魂值,這還是因為很多雙方騎兵已經死去超過了2個時辰,可是吸收了這麽多靈魂值,劉基的臉上卻看不到笑模樣,反而一臉憋屈的樣子。

劉基帶著人進入成陰城之時,周蘭琪、周蘭馨、林熙雅、林熙雯和蘇和娜五女都來到南城門這裏等著劉基,看到劉基一臉的鬱鬱寡歡,周蘭琪馬上急聲問道:“夫君,情況怎麽樣?我們勝了嗎?”

劉基點了點頭說道:“勝了,還是大勝,昨夜蘇烈他們的騎兵部隊至少擊殺了數萬胡人,城外草原十六族胡人聯軍也逃走了,我們成陰城算是安全了!”

劉基的話,頓時讓周蘭琪五女鬆了一口氣,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林熙雅看到劉基依然不太高興,不禁猶豫了一下問道:“夫君,莫非我們騎兵昨夜損失很大?還是哪位將領昨夜……”

劉基搖了搖頭說道:“騎兵的損失雖然還沒有統計出來,不過應該不會太大,昨夜也沒有哪位將領陣亡。”

周蘭馨奇怪的問道:“那麽夫君,你怎麽愁眉不展的?”

劉基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沒有愁眉不展,我現在很高興!”

周蘭琪、周蘭馨、林熙雅、林熙雯和蘇和娜五女互相看看,都猜不到劉基是因為什麽不高興,不過既然劉基不願意說出來,她們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隨即陪著劉基一起返回了城內的縣衙。

烏恒大汗舒爾哈帶著逃出來的烏恒騎兵,以及沙陀族、烏孫族、龜茲族、若羌族、卑陸族、戎盧族、渠勒族、疏勒族八族的殘餘騎兵,一路逃過了溪山口才停下來休息一下,這時九族騎兵加在一起也就剩下不足六萬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