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侯選和程銀的匯報,劉基稍稍鬆了一口氣,隨後就對身邊的眾多將領說道:“典韋、劉猛、陳浩、陳忠,隨本太守出城,去一趟城外的營地,其他人嚴守城池!”

旁邊的偏將軍鞏一聽,不禁說道:“太守大人,現在已經是深夜,契丹騎兵又已經被城外我們自己的騎兵擊退,老夫看太守大人不必再出城了,而且說不定城外還有逃散的契丹騎兵,會有一些危險。”

劉基馬上說道:“看情況我們玳安軍和回鶻族的騎兵剛才損失不小,本太守不去一趟,放心不下,根本睡不著覺!鞏將軍放心,有典韋、劉猛、陳浩、陳忠四人跟著,一些潰散的契丹騎兵不足掛齒。”

劉基從侯選和程銀那裏,並沒有得到玳安軍騎兵和回鶻族騎兵的具體損失情況,己方有多大的傷亡,目前還在統計之中,不過劉基要去城外營地的真正目的,卻是為了要吸收靈魂值。

這裏劉基最大,他堅決要現在出城,其他人也不可能阻攔,於是劉基就帶著典韋、劉猛、陳浩、陳忠,還有侯選和程銀,騎著戰馬從東城門出城,直奔城外玳安軍和回鶻族的騎兵臨時大營。

在墨溪城外北麵的契丹大營一個巨型氈包之中,契丹右禮王耶律齊麾下四大金剛之一的巴必格,有些灰頭土臉的跪在地上,身後還跪著另外一位契丹萬夫長審密信,在巴必格麵前坐著的,就是契丹大軍的三位統帥,耶律齊、耶律阿木和耶律格,而在巴必格的兩側還有十幾位契丹將領。

今晚對墨溪城外玳安軍和回鶻族的騎兵臨時大營進行夜襲,契丹大軍出動的三個萬人隊都是耶律齊麾下的,其中巴必格和登格日勒這兩個萬人隊更是耶律齊麾下精銳之中的精銳,另外這三個萬人隊雖然在之前的攻城以及白天的戰鬥中,都有不小的損失,不過這三個萬人隊的總兵力依然超過了三萬二千人。

耶律齊聲音冰冷的對巴必格問道:“這麽說晉人在墨溪城外的騎兵部隊早有準備,這次夜襲不但讓本王的三個騎兵萬人隊損失過半,登格日勒也不知所蹤?”

巴必格苦澀的點了點頭說道:“主上,確實如此,屬下也不知道登格日勒萬夫長是死是活,我們衝進晉人騎兵大營之後,發現中了晉人騎兵的埋伏,就奮力向外衝殺,等屬下和審密信萬夫長帶兵突圍出來,卻已經找不到登格日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