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齊這麽快就改變了態度,倒是弄的劉基一愣,不過劉基很快就對著城外的耶律齊喊道:“既然右禮王這麽痛快,那我劉基也就不墨跡了,右禮王隻需要拿出六千匹戰馬,就可以把近三千被我們玳安軍抓獲的契丹俘虜換回去,想必六千匹戰馬,對於右禮王來說,一定問題也沒有。”

耶律齊之所以很痛快答應付贖金,是因為耶律齊已經徹底想清楚,他們這支契丹大軍絕對不能繼續在墨溪城這裏,與劉基的軍隊死拚了。

這次三位契丹宗王帶領二十二萬大軍討伐劉基,本質上隻是意氣之爭,就算他們這支契丹大軍真的把劉基剿滅了,玳安郡也不會成為契丹人的地盤,他們這支契丹大軍所得到的好處也有限,畢竟玳安郡距離契丹人的勢力範圍,實在是太遠。

如今他們這支契丹大軍的損失已經超過九萬人,再繼續打下去根本毫無意義,不如趁早退兵,至於自己的父汗會不會咽不下這口氣,再派兵討伐劉基,則是以後的事情了。

聽到劉基隻開出六千匹戰馬的贖金,耶律齊倒是不禁有些出乎意料,其實六千匹戰馬對於晉國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特別是大晉北方四州的各城邊軍,對戰馬的需求更是奇缺,但是劉基提出用六千匹戰馬換回近三千契丹戰俘,就讓人不免有些奇怪,要知道劉基麾下騎兵十幾萬,基本上都是一人雙馬的配備,根本不會在乎六千匹戰馬。

耶律齊已經做好了劉基獅子大開口的準備,可是卻沒有想到,劉基竟然隻要六千匹戰馬,耶律齊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感覺事情應該不會如此簡單。

果然劉基接下來就喊道:“右禮王,還有一件事情得和你說一下,你的那兩位部下,登格日勒、述律和,昨天本太守麾下騎兵把戰俘押往墨溪城內之時,他們趁亂逃走了,你可別再管本太守要人,本太守可交不出這兩個人!”

耶律齊一聽,眼中的怒氣瞬間飆升,不過耶律齊深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才對城牆上的劉基喊道:“劉太守,明人不說暗話,登格日勒還有述律和,就算是真的能逃走,他們一定會返回墨溪城北麵的契丹營地,可是本王卻沒有見過他們,劉太守作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