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基祭拜了一下劉鐵的屍後,就來到了周蘭琪所住的院子,此時周蘭馨正在陪著自己的姐姐,兩姐妹都是雙眼紅腫,一看就是哭的。

躺在**的周蘭琪臉色蒼白,看到劉基之後,不禁掙紮著坐了起來,潸然淚下的說道:“嗚嗚,夫君,我們的孩子沒有了,嗚嗚……”

劉基幾步走到床邊,把周蘭琪抱在懷裏安慰的說道:“不要緊,蘭琪,我們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孩子的!”

劉基雖然安慰著周蘭琪,可是他自己心裏卻如刀絞一般,自從服用了係統出品的金槍不倒丸之後,劉基幾乎夜夜**,但劉基的女人們卻一直沒有出現懷孕的征兆,這讓劉基都有些犯嘀咕,不會那個金槍不倒丸有什麽副作用吧!

現在周蘭琪終於證明劉基沒有問題,但是劉基還沒有體會成為父親的喜悅,自己的孩子就沒有了,這讓劉基的憤怒,簡直快要把他撐爆了。

周蘭琪在劉基懷裏嚎啕大哭了一陣之後,周蘭琪哽咽著說道:“夫君,你一定要為我們的孩子報仇啊!父親和妞妞還被那夥蒙麵人給抓走了!”

旁邊一隻胳膊纏著白布的周蘭馨,也抽泣的對劉基說道:“夫君,一定要報仇!把父親和妞妞救回來!”

劉基眼中冒出一絲寒光說道:“父親和妞妞一定會救回來!我那未出生孩子的仇,我劉基也一定會報的!”

就在十一月四日的下午,追蹤那夥蒙麵人的符存審終於回來了,不過符存審卻是帶著傷回來的。

符存審得知劉基已經返回了成陰城,立即趕到成陰城內的將軍府,見到劉基之後,就把一張羊皮紙呈給了劉基。

“主公,屬下跟蹤那夥蒙麵人一路進入到了永靖郡境內,可惜屬下無能,最終被那夥蒙麵人現了,還被其中一名蒙麵人打傷,不過那名打傷屬下的蒙麵人,卻給了屬下這張羊皮紙,主公,原來這夥人竟然是西域高昌國的人!”符存審一臉羞愧的對劉基說道。

劉基展開羊皮紙,不禁暗歎一聲,自己的那個猜測果然是對的,原來這夥襲擊將軍府的蒙麵人,是高昌國東方大都督的四兒子哈那提拉木派來的,而哈那提拉木就是劉基去安興山脈招收童斌等人,所遇到那夥高昌人的領頭之人。

劉基當時突下殺手,可是把哈那提拉木麾下三十多人都給收拾了,隻有哈那提拉木自己一個人逃走,劉基的傀儡保鏢劉烈,原本就是哈那提拉木麾下的頂級武將。

這封用羊皮紙寫的信,是哈那提拉木親手寫的,他告訴劉基,劉基的父親和妹妹,將會被他帶到高昌國塔拉斯城,如果劉基想要見他的父親和妹妹,就去塔拉斯城,哈那提拉木將會在塔拉斯城恭候劉基的大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