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基麾下的十位武將,帶領六百名魏國武卒,在對蘭堡城北城門外高昌國的三個騎兵千人隊,以及須句國一千五百騎兵發動夜襲的過程中,蘭堡城外東、南、西三個方向的須句國騎兵,都沒有過來進行支援,依然老實的待在營地內。

這三個方向的須句國將領,都沒有經曆過戰事,碰到這種情況,一下子都不知道應該怎麽辦,隻能守住各自的營地,等待他們國王的命令。

等蘭堡城北城門外的戰事結束之後,劉基麾下的武將們,押著須句國國王董晟,很輕鬆就接管了蘭堡城外東、南、西三個方向的一千五百名須句國騎兵,至此蘭堡城外的高昌國軍隊和須句國軍隊全都被解決了。

而在整個夜襲的過程中,劉基麾下隻有九位魏國武卒戰死,雙方的戰損比簡直不成比例。

隨後劉基通過對須句國國王董晟的審問,得知須句國其他兩座城池,須句城和夏洛城,此時已經沒有了高昌國的駐軍,隻剩下須句國自己的步兵守城,於是劉基在大晉426年十一月九日的一大早,就派出了高寵、杜寧、鄧禹、吳漢四位武將,帶領二百名魏國武卒,押著須句國國王董晟直奔須句國的都城須句城。

同時又派遣伍雲召、肖峰、賈複、寇恂四位武將,帶領二百名魏國武卒,押著國王董晟的弟弟董茗,趕往了夏洛城。

等到了十一月九日的晚上,包括須句城和夏洛城在內的整個須句國,就都落入了劉基之手,因為有董晟和董茗在手,須句城和夏洛城都是不戰而降。

雖然整個須句國落入了劉基手中,不過劉基此時手中真正能信賴的軍隊,隻有魏國武卒和陷陣營的九百多人,要知道整個須句國的人口可是有三十萬,僅僅投降的須句國軍隊就高達七千二百人,另外還有一千多的高昌國戰俘。

隻靠著九百多人,要守衛須句國的三個城池,以及超過八千的俘虜,就算這九百多人都是精銳之士,也是捉襟見肘,還好在十一月十日的上午,就有玳安軍的八個騎兵營,來到了蘭堡城外。

這八個騎兵營分別是陳武、潘璋、臧霸、曹休、嚴顏、馮勝、林衝和關勝所統領的騎兵營,經過了與契丹大軍在墨溪城的大戰,劉基麾下各個騎兵營雖然補充了一些士兵,不過相對於損失隻是杯水車薪,如今劉基麾下十六個騎兵營都縮編到了六千人左右。

另外跟隨八個騎兵營一起來到蘭堡城的,還有一個人,就是劉基麾下的謀士丁霖。

八個騎兵營抵達了蘭堡城之後,劉基就立即向須句城和夏洛城各派遣了兩個騎兵營,其餘四個騎兵營則留在了蘭堡城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