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晉427年一月二十四日的清晨,一臉疲憊的劉基,直接坐在了沙地上,一手拿著肉幹,一手拿著水囊,吃一口肉幹喝一口水,不過劉基雖然麵露疲憊,但是臉上卻一直帶著笑容。

在劉基周圍則站著劉德等十二名傀儡保鏢,此時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是血跡斑斑,甚至有幾個人還受了傷,而劉基與十二名傀儡保鏢所在的位置,正是昨夜高昌國大軍安營紮寨的地方。

昨夜劉基看似魯莽的行為,卻一下子扭轉了整個戰局,十二名傀儡保鏢護著劉基,帶著玳安軍的騎兵部隊,連續衝垮了多股聚起來的高昌軍隊,甚至高昌國的軍團長阿奈斯,也死在了傀儡保鏢劉格的手裏。

高昌國另外一位軍團長賽倆木也被騎兵都尉伍雲召所斬殺,兩位高昌軍團長相繼戰死,對高昌軍隊士氣的打擊是非常致命的,唯一幸存的高昌國軍團長穆台遲勒,最終不得不下達撤退的命令,隨後穆台遲勒就帶兵逃離了戰場。

劉基當然不會放過痛打落水狗的機會,立即下令讓二十個騎兵營,分出一些部隊,向逃走的高昌軍隊進行追擊,甚至劉基也帶著十二名傀儡保鏢以及兩千多名近衛營將士,向一個方向追出了十幾裏,最終斬殺了一千多名敵人,還押回來了近三千名俘虜。

這場夜襲不但一戰就徹底擊潰了高昌國這支數十萬的大軍,劉基還狂收了超過二十六萬的靈魂值,目前劉基的靈魂值已經達到了266793點。

劉基把手中的肉幹吃光了之後,高寵走了過來興奮的說道:“主公,多虧您昨夜親自帶兵上陣,一下子打垮了高昌人最後的抵抗,不然我們不可能取得這樣的大勝!”

劉基瞧了瞧十二名傀儡保鏢,才笑著對高寵說道:“昨天衝殺了半宿,把我累的夠嗆,結果一個敵人也沒有親手殺死,我們能取得這樣的大勝,其實多虧劉德他們這些猛將,正是劉德他們衝垮了一股有一股聚起來的高昌軍隊,才讓高昌人徹底喪失了抵抗的勇氣!”

高寵感慨的說道:“主公這十二名貼身保鏢,確實個個都是猛將!主公,您用不用休息一會兒,很多騎兵營派出的追擊部隊,還沒有返回呢!”

劉基打了一個哈欠說道:“行,我先找個帳篷小睡一會兒,讓將士們盡快把戰場打掃完,然後抓緊時間進行休息。”

隨後劉基找了一個完好的帳篷,鑽進去呼呼大睡起來,雖然劉基說是小睡,結果卻一覺睡到了中午。

等劉基從帳篷走出來之後,發現帳篷外已經聚集了數十名騎兵營的將領,看到劉基走出來,紛紛對劉基拱手喊道:“主公!”